第1373章 進宮二

向銘學高高的挑了挑眉,笑問:“怎麼這麼急,你們這兒還沒安頓下來就想聽八卦了?”

白善道:“滿寶被叫進宮了。”

向銘學臉上的笑容就淺淡了些,他思索了一下後道:“應該沒事,別擔心。”

他坐到院子裏的石凳上,道:“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聽說太子年後飲宴,大醉,很多人都說他功虧一簣,怕是壞了身子。”

白善:……

此時,吳公公也正在給滿寶解釋這件事,但和向銘學淡淡的語氣不同,他非常的憂慮,而且講解得更為詳細,“……皇宴上的酒誰知道會有問題?殿下知道不宜飲酒,從需要飲宴時便一直喝的是黃酒,也不多喝。可那天酒壺裏的酒卻不是黃酒,卻也不是白酒,初飲味道很淺淡,殿下喝著覺得跟白水差不多,還有點兒甜。”

吳公公道:“殿下以為是番邦進貢的新酒,又沒多少味道,甜滋滋的,喝著跟糖水似的,就沒叫人換。”

“結果漸喝漸多,後頭酒勁兒一下沖上來,殿下就醉了,當時還吐了不少。”吳公公小心翼翼的道:“當時便請了太醫看,太醫說殿下喝得太多,竟是中了酒毒,之後殿下身上盜汗,又不小心吹了寒風,一下就病了。”

吳公公提起這事來還心有余悸,小心翼翼的問滿寶,“周小大夫,這破了戒,殿下的身體是不是就不好了?”

滿寶問,“那一次之後殿下還喝酒嗎?”

吳公公喏喏了兩聲,還是小聲道:“殿下氣壞了,那幾日脾氣有些不好,就不小心喝了一些。”

說白了,就是他自己覺得前功盡棄了,所以破罐子破摔了。

見滿寶皺眉,他又立即道:“不過太子妃很快勸住了,這十來日殿下滴酒未沾。”

滿寶點了點頭,“等見了殿下再說吧。”

吳公公忐忑不已,只能暗示道:“周小大夫,若是殿下病情有變,不如先與太子妃言說。”

至於要不要告訴太子,還是讓主子們來決定吧,不然說的不盡人意,被遷怒了怎麼辦?

到了宮門,滿寶和吳公公經過檢查後進宮,倆人就開始步行往東宮去。

進了東宮,提早一步收到消息的宮人已經候著了,連忙引了他們去見太子。

太子現在不跟太子妃住在一起,而是自己搬空了一個書房在裏面住著,顯然,他們夫妻因為這一件事也有了裂痕,要知道,之前她每次來給太子看病,都是在正房那裏,太子妃都在屋中的。

滿寶才走上臺階,太子妃便急急忙忙的從另一邊趕了過來,看到滿寶,她大松一口氣,心中不知為何竟還有些委屈。

她上前一把抓住滿寶的手道:“周小大夫,你可算回來了……”

中途她一度想要人去綿州把人請回來,可是想想,從京城到綿州,便是快馬也需要四五天,而回程的時候,周滿是不可能和侍衛們一樣快馬回來的。

所以坐馬車少說也要八九天,這樣一算,幾乎就和她原說好要回來的時間差不多。

她這才沒有讓人多走這一遭。

太子妃親自拉著滿寶進屋,一推開門,一股熱氣便撲面而來,滿寶站定適應了一下才隨著太子妃轉過屏風,看到了穿著中衣大喇喇半靠在榻上的太子。

太子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伸出手道:“來了?來來來,給孤看一看,孤這一輩子還能生出個一兒半女來嗎?”

太子妃眼眶一紅,眼淚差點就下來了,不過有外人在,她還是強忍住了,拉著滿寶對一旁伺候的內侍道:“去取脈枕來。”

滿寶覺得太子的神態不太對,但還是先與他行了禮,這才坐在榻邊的凳子上,她仔細的聞了聞,確認太子沒喝酒以後才放下一顆心來。

她觀察了一下太子的臉色,雖然覺得他神態有異,但面色還不錯,於是沒說什麼,等宮人取了藥箱來,她便接過脈枕放到榻上的矮桌上,仔細地給太子把脈。

滿寶問,“殿下這段時間沒有縱欲吧?”

太子臉色瞬間鐵青,問道:“孤有沒有縱欲,你看不出來嗎?”

一旁的太子妃連忙順毛,“周小大夫也是為了確定。”

她扭頭回答滿寶的話,“太子很節制,並沒有縱欲。”

滿寶就點了點頭,收回手道:“沒事,多紮上一個月的針就差不多了。”

太子一臉懷疑的看著他,“孤醉酒也沒事?”

滿寶道:“只是一次,又不是時常嗜酒,不過是需要多花費一些時間調養回來而已。”

她道:“殿下要是心急,我可以將針灸的時間縮回到隔天紮一次,這樣效果好一些。”

太子眼中隱含怒氣,“既然隔天紮針效果好,你之前為何放慢到隔上兩天紮一次,三天紮一次,還要每五天紮一次?”

滿寶語氣輕緩的解釋,“殿下,紮針之後身體需要有一段恢復的時間,它會自己調理,適應之後再進行下一療程,如此積累了足夠的時間後,身體的底子才能打好,此為本。”

“您的病不是急癥,因此治療時也急不得,”她道:“您如今的狀態有先天之因,但更多的是後天形成,皆因您過早接觸女色,又不知節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您又怎能要求短時化去這三尺冰凍?”

“但我看,比起厚本,您現在或許更想要的是即時的效果罷了,如何取舍還得殿下拿主意。”

太子瞳孔一縮,不由擡頭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太子妃。

太子妃也沒想到還有這樣的選擇,一時和太子脈脈對視起來,夫妻兩個一直沈默,似乎在安靜中達成了某種共識。

太子收回了手,一直歪著的身子不由坐直了,他冷淡的道:“你們都退下吧。”

吳公公立即帶著殿內的宮人都退了出去,滿寶遲疑著站起來,正想著是不是也跟著一塊兒出去時,被太子妃一把抓住了手。

太子瞪了她一眼,滿寶便站住了。

等人都出去,門也給關上以後,太子便問道:“孤要是選了後一種,幾時能使人有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