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混亂

大吉跟著嶽家的馬車走,秋月只慌了一下,見馬車緊緊地跟著他們家的馬車,一顆心便半放下,開始抓著滿寶的手哭。

滿寶連忙安撫她,“你快別哭了,是傅二姐姐生產嗎?她不是嫁到臺州去了嗎?怎麼來了京城?不對,她現在懷孕幾月了,難產可請了穩婆?穩婆是怎麼說的?”

秋月就一邊擦著眼淚一邊道:“十月了,昨晚一發動就請了穩婆的,今天一早開始生產,但怎麼生也生不下,穩婆說孩子是橫著的,根本生不下來,我出來的時候小姐已經沒有力氣了,嶽家那老虔婆說什麼也不願意請大夫,我是偷偷溜了出來,帶了常樂出來請大夫,本來是要就近請醫館的大夫,可他們一聽是去嶽家出診就不太樂意,這才到濟世堂來的。”

白善都忍不住驚詫,“嶽家……有什麼問題嗎?”

秋月顯然是恨極了,啐了一口道:“都是老太太他們那兒的惡習,覺著女子叫男子摸一下就好似要了命似的,連大夫上門看病都要隔著簾子看,我們在綿州從來沒有這樣的規矩。”

秋月緊緊地握著滿寶的手,哭道:“我雖來請大夫,但也知道,大夫未必就能進產房看小姐,不過是求著他在外頭指導一兩句,我們心裏有底氣些也好,卻沒想到正好就遇到了滿小姐,早知道你是神醫,早兩天,我們說什麼也要找到你的。”

滿寶:……早兩天找到也沒用啊,她昨天剛出獄。

馬車進了松子巷,這條巷子比他們住的常青巷要偏僻許多,已在外城,也比較窄小,一進到巷子裏,還沒到嶽家門口他們便聽到了喧嘩聲。

滿寶掀起簾子去看,就見不少人圍在嶽家門前,裏面正傳來爭吵聲,秋月聽出傅嬤嬤的叫聲,立即拉了滿寶跳下車。

大家擠開人群,秋月直接推開門進去,就見傅嬤嬤正帶著小姐的陪嫁與人在爭執。

大門一被推開,大家的目光便看過來,傅嬤嬤看到秋月眼睛便一亮,目光在人群中一掃便精準的落在了陶大夫身上。

她立即沖上前去一把扯住陶大夫,“大夫來了,快去看一下我們太太。”

“放肆!”一個老太太扶著一個丫頭的手快步從二院裏出來,斥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傅氏在生產,你攔著穩婆做什麼?還不快放穩婆進去?”

斥責完傅嬤嬤,她這才沈著臉和陶大夫道:“這位大夫,我們家暫且不用大夫,請你先回去吧。”

“老太太,太太都那樣了,您就讓她看一看大夫吧。”

“男女授受不親,他一個男人怎能進產房?你這是要害你們太太呀,以後你讓她還怎麼出來見人?”

滿寶氣得磨牙,但這會兒不是爭論這個的時候,她轉身從小芍手裏接過藥箱,沈聲道:“老太太,我也是大夫,陶大夫你不給看,我進去總可以吧?”

秋月一屈膝,拉了滿寶就要進去。

“等一等,”老太太連忙讓人攔住他們,掃了滿寶一眼後道:“你是誰?小姑娘家家的怎麼能進產房?你們還要胡鬧到什麼時候?快讓穩婆進去……”

秋月一邊把攔住滿寶的婆子往旁邊推,一邊喊道:“她是京城盛名的小神醫……”

說著話的功夫,穩婆已經瞅準了空避過傅嬤嬤的攔截,拿了手上的東西就奔進去。

傅嬤嬤看見,三魂沒了兩魂,尖叫道:“快攔住她,她拿著剪刀,要開小姐的肚子……”

傅家的陪嫁就奔過去攔,嶽家的下人又著急忙慌的去擋,秋月都慌了起來,白善和滿寶一人抓住秋月的一邊,瞅準了空從旁邊溜進去……

白善見有婆子張了手臂要來攔他們,他就伸手一把將人推倒,喊道:“快跑——”

秋月一咬牙,拉著滿寶就往二院跑。

一進院裏的人亂成一堆,連陶大夫都被擠得差點摔在地上,最後只有秋月和滿寶跟在穩婆後面擠了出來,三人一前一後的跑進二院。

嶽家的房子也只有二進,比他們現在租住的房子還小呢,只一眼滿寶就看到了產房所在,因為只有那裏有聲息和喊叫聲。

滿寶拎著藥箱沖進去,就見一個丫頭正張著雙臂護在床前,擋住剛沖進來的穩婆,尖叫道:“不能剪,不能剪,你們這是想要我們小姐的命!”

穩婆著急的跺腳道:“哎呦,姑奶奶你怎麼就不明白,你們太太不行了,孩子是橫著的,她是生不下來的,現在孩子還活著,剪了肚子還能活一個,再耽擱下去,兩個都活不成了。”

“那我們也要保大的,”丫頭尖叫道:“打掉孩子,我們保大的!”

“你一個丫頭能做主人家的主嗎,這是當家老太太的意思,就是要保小的……哎呦,你幹什麼?”

話未說完,她就被秋月一把推開,她把滿寶拉上前去,對那丫頭道:“春草,這是滿小姐,是小神醫,快讓她給小姐看看。”

滿寶已經沖到床前,見傅文蕓雙目緊閉,挺著個大肚子,呼吸微弱,便立即去摸她的脈,然後打開藥箱取出針來紮她的人中。

傅文蕓吃痛,緩緩醒過來,滿寶看到她眼睛一亮,握住她的手道:“傅二姐姐,你還記得我嗎,我是滿寶呀。”

“滿寶?”傅文蕓望著她,喃喃輕語,“我這是要死了,所以見著了你?”

滿寶搖頭,“我做了大夫了,我是來給你接生的。”

說罷她伸手去摸她的肚子,每按一下傅文蕓就痛一下,因為疼痛,她總算是回過神來了,“你,你是真的……”

滿寶掀開被子看了一眼,忙不疊的點頭道:“對,我是真的,傅二姐姐,你得醒著才能把孩子生下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傅文蕓輕輕地道:“我沒力氣了。”

“沒關系,我有藥。”

滿寶從懷裏將那瓶子拿出來,倒出一粒藥丸,獻寶一樣的給傅文蕓看:“這是濟世堂的救命良藥,現在鋪子裏也只有這一顆了,你吃下去就有力氣了。”

她把藥塞進傅文蕓的嘴裏。

傅文蕓含在嘴裏,看著滿寶,一點一點的咬碎咽下,眼眶漸漸濕潤起來。

滿寶已經開了針袋,解開她的衣服,快速的在她身上紮了好幾針,鼓勵她道:“傅二姐姐,孩子橫著了,但沒關系,我手小,我現在把孩子轉回去,我們重新來一次,他一定可以生下來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