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秋月

正在濟世堂裏等著看病的病人看到滿寶,有常來看病的便和她打招呼,“周小大夫回來看病了?”

滿寶一路招呼過去,“沒有,等再過一段時間。”

滿寶蹲了大牢,這件大事有人知道了,但更多的人不知道。

因為事情發生在太後的壽辰上,現在京城的官眷基本上都聽說了,濟世堂當然也知道,但普通老百姓現在還不知道。

滿寶不來坐堂了,濟世堂給出的原因是她家裏出了些事兒,所以暫時不來。

老周家的飯館兒還是照常開著,用周五郎的話說,這事兒並不是他們能夠左右的,還不如抓緊時間多掙點兒錢?

實在不行了,最後還能用錢撈人。

而坐牢也不是什麼好事兒,所以老周家的人絕口不提,而劉老夫人覺得此時還不到利用民聲的時候,所以也沒說。

滿寶一路招呼著來到櫃臺邊上,小鄭掌櫃一邊給人抓藥一邊問道:“你又要買啥?”

今天早上她來可是買了不少的藥回去了,說是以後十天半月的恐怕都不會來了,結果這才幾個時辰啊就又來了。

滿寶道:“我來買點兒藥膏和藥丸子。”

滿寶拉過櫃臺上的紙筆,直接寫了兩個藥膏的名字和一個藥丸子的名字遞過去。

小鄭掌櫃給人抓了藥後才去看她寫的方子,他皺了皺眉,“這止血止痛的藥膏也就算了,你怎麼要這樣的藥丸子?”

滿寶倒也不隱瞞,“給一個女犯人用的,她在牢裏不方便。”

“藥是能亂吃的?”

“她要秋斬了。”

小鄭掌櫃立時不說話了,而是沈吟起來,“倒也可以,但鋪子裏這樣的藥丸子沒有了。”

見滿寶瞪眼,他便道:“別這麼看我,這藥丸本就少有人用,要避孕多飲用湯藥,誰會想著服用藥丸?且那藥丸本來也不是用來推遲月事的,你這是走了偏門了。”

“那怎麼辦?”

小鄭掌櫃就提起筆刷刷的寫了藥方,不在意的道:“你自己做吧,你不是和紀大夫學過怎麼做藥丸了嗎?”

“沒太學會,而且這丸藥我沒學過。”

小鄭掌櫃:“那不要緊,你去找我爹,我爹做藥丸子最拿手了,平常鋪子裏的這丸藥也就他會做,喏,這是方子,要我幫你抓嗎?”

倆人正說著話,門口傳來馬的嘶鳴聲,小鄭掌櫃一聽這聲音就覺得不好,立即放下筆轉身出了櫃臺,疾步迎出去。

結果人才還沒走到門口,門外便沖進來一個人,看到他便拉住,叫道:“大夫呢,大夫呢——”

小鄭掌櫃這種事見得多了,不慌不忙的安撫道:“這位娘子別急,病人在哪兒,是什麼情況,需要什麼樣的大夫?”

“我家太太難產生不下孩子來,正在家中等候,快請個大夫與我家去吧,快些吧。”

小鄭掌櫃立即去敲陶大夫的門,陶大夫安撫了一下診室裏的病人,出來看到那著急得額頭冒汗的小娘子,探頭看了一眼他們家的馬車,微微皺眉,“是松子巷的嶽家?”

“是是是,大夫快與我去吧。”小娘子拉住陶大夫就要走。

陶大夫跟著走了兩步,卻遲疑的停下腳步道:“我去過你家,只是你家老太太連摸胎都不願意,她會願意讓我進產房?”

小娘子臉色煞白,整個身體都發都起來,陶大夫看了便嘆了一口氣道:“你與其來請我,不如去請城東的趙穩婆,她比我還管用些。”

“可是大夫,趙穩婆去了張大人府上,他們家的大奶奶也是今天生產啊,大夫,您救救我家太太吧,您快救救我家太太吧。”

陶大夫只是略一遲疑,看向他的藥童,他立即轉身去背藥箱,陶大夫嘆息一聲道:“我便與你走一趟,可我先說好,我若是被打出來,那就是你家太太的命了……”

一旁的病人們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一個老婆子忍不住道:“小娘子,你家老太太難纏,那你請個女大夫去呀。”

小娘子坐在地上哭,“我上哪兒找女大夫?”

濟世堂的病人們齊齊散開,將在身後攏著手和他們一起看熱鬧的白善和滿寶露了出來。

陶大夫也扭頭看向攏手站在那兒的滿寶和白善,眼睛一亮,“周小大夫什麼時候來的?”

滿寶尷尬的一笑,擡手招呼道:“大家好呀。”

她視線一低,對上軟倒在地的小娘子目光,雙方都是一怔,滿寶眨眨眼:“我總覺得在哪兒見過你。”

一旁的白善深沈的點頭,“我也覺得在哪兒見過。”

小娘子呆呆的道:“我也覺得姑娘很是眼熟。”

她又扭頭去看白善,滿臉是淚的道:“郎君也眼熟。”

三人面面相覷,然後小娘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中迸射出亮光,她幾乎是撲上前去,一把拽住了滿寶的袖子,眼睛瞪得老大,“我想起來了,滿小姐,你是滿小姐!”

滿寶連連點頭,“對,對,那你是。”

“滿小姐,我是秋月啊,我是秋月啊,我家小姐是傅縣令府上的二小姐呀!”

滿寶瞬間瞪大了眼睛,“傅二姐姐!”

秋月著急的問道:“你是小神醫?”

滿寶點頭。

秋月立即拉了她就走,“快走,快走,快去救小姐!”

滿寶跟著她走,陶大夫回過神來,連忙叫道,“等一等,等一等,帶些應急的藥。”

滿寶回過神來,立即抓住小鄭掌櫃道:“鋪子裏那救命的藥給我來一瓶。”

小鄭掌櫃,“……哪有一瓶,只有一顆了。”

“拿來,快拿來!”

小鄭掌櫃肉痛不已,但還是轉身跑到後院去拿了一個拼字來,陶大夫也去櫃臺裏把難產會用到的應急藥拿出來給滿寶,低聲道:“我去過那嶽家,不是好想與的,要我與你同去嗎?”

滿寶雖然給她大姐接生過,但也僅一次,業務不太熟練,聞言立即點頭,“他家不願意你入內,那我在內,你在外。”

陶大夫點頭。

小芍不知道從哪兒鉆出來,接過滿寶手裏的藥箱和陶大夫給的應急藥包,特別乖巧的請滿寶和白善先上了車,這才轉身和陶大夫一起去嶽家的馬車。

秋月稀裏糊塗的和滿寶坐在了一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