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7章 打探二

滿寶下意識的擡頭去看一眼陶祎,卻越過他看到靠在牢房門口的一個女子,她渾身是傷,正睜著大眼睛看白善手裏的包子。

滿寶指了她問道:“那她犯了什麼事?”

陶祎轉頭看她,皺了皺眉後面色和緩了些,半響後道:“殺夫。”

他頓了頓後道:“她丈夫有毆人的惡習,然後她毒殺了他,此乃大罪,被判了斬刑。”

滿寶和白善楞了一下。

白善順著她的目光看了一下懷中抱著的另一個紙袋,轉而遞給滿寶,滿寶接過,走上前去塞給她。

女子一楞,下意識的抱住紙袋,擡頭看向滿寶。

滿寶對她笑了笑,轉身回到白善身邊。

巴菩不滿起來,道:“餵,這不是給我的嗎?你們怎麼亂給人?”

白善笑道:“那一袋本來是買來給我們吃的,巴爺,這一袋五個呢,還不夠你吃的?”

巴菩目光有些陰鷙,臉上卻帶著笑容,聲音很微憨的笑道:“夠是夠了,我這不是想著明天嗎?”

單聽這個聲音,是很容易給人好感的,但此時白善還蹲在地上盯著他的臉看,看到他的眼神,他心底微寒。

不過他笑著沒顯露出來,而是笑道:“明日我們來看我們同伴,順便再給你送些包子來。”

巴菩就道:“那你可別再拿這樣的包子來糊弄我了,平時你們家給你們送的那包子可比這個好吃多了。”

滿寶忍不住蹲下去看他吃的那包子,楞楞的道:“好多肉的呀。”

巴菩便三兩口將手中的包子啃光,最後塞了一大把道:“可這味道上差了一截。”

白善目光微深,笑著點頭,“沒問題,明天我給你送家裏做的包子,對了,巴爺,昨天晚上我們的朋友睡得還好吧?”

巴菩便靠在牢門上笑問,“怎麼,你們沒過去看他們?”

白善淺笑道:“我們去沒去,巴爺聽不出來嗎?”

巴菩微怔,擡頭看向白善,知道他是見著人後,覺得他年紀小便小看了對方,他一笑,很快反應過來,他用油膩膩的大手摸了摸腦袋後笑道:“對,你們沒去,我隱約聽到人說,上面不讓人再進去探望他們了。”

白善笑問,“除此之外,你還聽到了什麼動靜?”

巴菩目光微微一轉,掃到牢房入口處那一抹若隱若現的陰影後面色如常的笑道:“還有什麼動靜?就是些窸窸窣窣的小聲音,那邊本來也就你們兩個愛說話點兒,唉,你們這一出去,巴爺我還挺寂寞的。”

白善沒發現他那隱晦的視線,但滿寶是大夫,她發現了。

滿寶微微轉身看向牢房入口處,見那裏一片黑暗,似乎什麼也沒有。

在滿寶的側後方,女犯人靠在木欄上,伸手拿出一個包子聞了聞,也掃了一眼入口處的陰影,然後低頭慢慢的啃了起來。

白善從巴菩那裏問不出什麼來,他也不急,又聊了一點兒話題後便告辭離開了。

陶祎將倆人送到門外,有氣無力的揮手道:“這天牢晦氣,你們沒事還是別來了,送東西這樣的活兒讓下人來做就是。”

白善笑道:“我們住都住過了,還怕停留這一時半刻的晦氣嗎?反正我們現在在家也沒事做,幹脆便來這裏看看朋友吧,陶大人,周六哥做的菜很好吃的,明天要不要給你帶一些來?”

陶祎沈默了。

他可比白善他們累多了,自從太後壽宴之後,他一天十二個時辰都守在這裏,除了偶爾偷著空兒跑回家洗漱一番外,吃住都在此,早煩了。

不過,白善他們家的飯菜似乎是挺不錯的。

白善看他沈默便當他默認了,笑了笑後和他告別,拉著滿寶上車。

車簾子才放下,白善臉上的笑容就落了下來,滿寶平淡的表情也垮了,倆人都有些沮喪。

馬車咕嚕咕嚕的跑起來,等跑出老遠了,白善才道:“巴菩騙我們。”

滿寶一臉憂心,“他們不會對向銘學用刑吧?”

白善想了想後搖頭,“不會,現在主審的還是魏大人和老唐大人,他們不是會嚴刑逼供的人,而且向銘學也沒什麼可隱瞞他們的。”

他壓低了聲音道:“我懷疑他們把向銘學換地方了?”

“為什麼?”滿寶疑惑。

白善沈吟道:“為了保護他們的安全吧,向銘學的情況和我們的不一樣,他刺殺過益州王,比起我們,益州王更想殺的恐怕是他,也有可能向銘學還知道什麼他的秘密。”

滿寶思考起來,“所以這是連我們都要瞞?那明天我們還來嗎?”

白善狠狠地點頭,果斷的道:“來,如果是為了向銘學的安全,那我們就陪他們做這一場戲又如何?”

滿寶點頭,“反正最近我們也沒事兒做。”

白善再度點頭,“沒錯。”

他們是真的沒事做,今天一大早白善便和白二郎先去了一趟國子監,然後孔祭酒親自見了他,並給他批了長假,讓他在家裏先好好休息,養一養因為坐牢而破敗的身體。

胖了一小圈兒,面色紅潤的白善默默地接過了假條。

孔祭酒顯然也看到了他的身體狀況,頗有些不甘,於是在他臨走前,還拉上他們的甲三班的先生們一起臨時給白善布置了一堆課業,給他寫了一張書單,讓他回去把那些課文給讀了。

可要命的是,先生們列的課文,他大部分都已經讀過且背下了。

不過當時出於一種很隱秘的心理,白善沒有告訴孔祭酒和先生們,而是默默地收了書單和布置的課業告辭回去了。

這讓孔祭酒和一眾先生對他很滿意,一直不太喜歡他的吳學官甚至還把人送到了國子監門口,一臉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雖然布置的課業看著多,但白善對比了一下自己的假期,是會很無聊啊。

倆人坐在馬車裏面面相覷,滿寶掀起窗簾看了一眼外面,見這兒距離濟世堂不是很遠,拐個彎兒再走一段就是了,立即道:“大吉,我們先去一趟濟世堂。”

“去濟世堂幹什麼,你今天早上不是已經去過一次,把需要的藥都抓好了嗎?”

滿寶道:“既然明天還要去天牢,那我給那個女犯人帶點藥膏去。”

白善沒有表示反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