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6章 打探一

滿寶提著藥箱瞪大了眼睛看陶祎,不可置信的問道:“什麼,不能見?”

陶祎目光落在他們提來的籃子和藥箱上,道:“這是今天一早我們收到的命令,我們也是遵命行事,不過雖然你們不能見,但你們送來的食物和藥還是能幫忙遞進去的。”

滿寶就扭頭和白善對視一眼,一起低頭看了一下籃子裏的食物和她拿的藥包,齊齊皺眉。

陶祎大概知道他們在憂心什麼,道:“放心,藥和食物過我的手,就絕對不會再讓第三個人碰到,我會直接送到牢房裏。”

倆人只能糾結的把籃子和藥包給他,“陶大人,您幫我們問一問向朝和向銘學,看他們有什麼特別需要的,我們明天給他們送來。”

陶祎應下,提著東西進去了,不一會兒他就出來對倆人搖頭道:“他們沒什麼要求。”

白善眼珠子一轉,輕咳一聲道:“陶大人,我們這次還給巴菩帶了點兒東西來,我們能進去看看他嗎?”

滿寶立即點頭,“是啊,是啊,素來只聞其聲,不見其人,這次可得好好的見一見。”

陶祎便深深地看了他們一眼後點頭道:“可以一見。”

白善便扭頭對滿寶道:“你且等一等我,我回車上去拿東西。”

滿寶點頭。

就見白善跑出去,找到等在外面的大吉道:“快去買幾個包子來,要大肉包子,嗯,買上十個八個,甭管好不好吃,只要個大肉多就行。”

大吉雖然不知道少爺要幹什麼,但還是轉身就打著馬車跑了。

天牢門前沒有攤位,沒誰會找這個晦氣,但出了這條街一拐彎就有賣包子的。

大吉以很快的速度去買了包子又讓馬車飛奔回來,將兩紙袋的包子交給白善。

包子才從蒸籠裏拿出來,還熱騰騰的,白善拿著都有些燙手。

他抱著紙袋便飛奔進天牢,已經等得快無聊的陶祎看見他提著兩袋熱氣騰騰的包子進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是現買的。

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當沒看見,轉身領他們進去。

天牢裏分三條道兒,平時他們這些當差的官吏在大堂裏活動,這裏也很陰暗,隔壁就是用刑的刑房,白善他們以前住在第一條道兒裏,現在他直接領著他們進第二條道兒。

和他們那條道兒只關了他們四個人不同,這邊不少牢房裏都塞了人,而且牢房都很小,基本上一個牢房裏就蹲著一個人。

滿寶一路看過去,忍不住小聲問走在前邊的陶祎,“陶大人,為何這邊的牢房都這麼小?”

陶祎面無表情的道:“這些都是底下押送進京來的重犯,已經核準過要秋斬的。”

他瞥了一眼滿寶道:“你們住的那邊,一般是留給犯官的,當然,會送到天牢裏的,最後多半也是要上刑場的。”

滿寶和白善同時覺得脖子有點兒涼,咽了咽口水後問道:“那少半呢?”

“少半會被流放,能夠全身而退的寥寥無幾,所以你們運氣不錯。”

滿寶忍不住嘀咕,“我們又不是犯人。”

陶祎目不斜視,“若你們給出的證據不能確定為真,那便是誣告皇親,那是誅族的罪名,到時候這天牢裏就只會添人,不會少人。好了,到了,這就是巴菩。”

靠在炕上黑乎乎的一團人聽到自己的名字,擡起頭來看向外面,對上白善和滿寶二人的目光,他有些疑惑,“找我的?”

白善輕咳一聲道:“巴爺,我是……”

“哦,我知道,隔壁的,”巴菩雖然也沒見過他們,但他認得他們的聲音,忍不住笑道:“你們昨兒就出去了吧,怎麼今兒又進來了?”

白善將手中的包子往前一遞,道:“我們來看看你,順便給你送點兒吃的。”

巴菩立即上前,和白善他們不一樣,他即便是在牢中,手腳上也栓著鐵鏈,走過來叮鈴當啷作響,走到牢門,他一屁股坐下,從白善手裏接過紙袋,直接捏起一個又白又胖的包子一咬,肉香味兒頓時飄出,附近牢房的人都躁動起來,紛紛趴到門邊去看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白善面上有些不忍,躊躇著看了一眼手中的紙袋。

陶祎看了便冷冷的道:“同情他們?那卻是不必,能被押到這牢裏來的人,哪一個身上不背著人命案子?”

各地判了斬刑的案子都要遞交刑部復核,因為人命關天,除特別緊要的外,比如為抗災,安撫民心需要等縣令才能奪情越過刑部判決外,所有死刑的案子都必須經過刑部復核。

為了節省時間,提高效率,刑部一般會在年中過後統一復核,秋收前會把復核後的公文發下去,各地再行刑,所以一般犯人問斬都是在秋後。

只有影響特別惡劣的案子,或有爭議的案子,地方才需要把犯人和案卷一同押運進京,由刑部再次審理一遍,若有冤假錯案,便平反,若確認,則是為震懾天下惡人,而在京行刑,以儆效尤。

所以最後能被關在刑部天牢裏等待秋決的犯人,要麼是在京城附近犯下惡行的,要麼就是影響特別惡劣的大惡之人。

比如巴菩,他身上共有四條人命,都是在偷盜過程中被發現後殺的人,其中一人還是追捕他的衙役,影響極其惡劣,所以被刑部提到京城來的。

巴菩毫不在意,一邊啃包子一邊道:“小郎君和小娘子心善,大人也不要嚇唬人家嘛,我們雖然都殺過人,但此時人關在牢房裏,總不能再害他們,何況,他們給我送吃的,我感激還來不及,又怎麼會害人呢?”

陶祎冷笑,“劍南道茂州戚家村的班老嫗不也收留過你,給你吃了兩頓飯嗎?就因為她兒子從縣城裏回來,狀似看過你的通緝畫像,你便心狠手辣的殺了他們母子,一飯之恩在你這兒似乎也沒那麼重要。”

巴菩不說話了。

陶祎扭頭對白善和滿寶道:“你們聊著吧,我在外面等你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