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4章 出獄

天牢裏不點蠟燭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是黑的,白善的時間感受基本上就來自於聽差役們的動靜。

當他聽到外面傳來當當的敲門聲和呼和聲時,他就知道卯正了,是各牢房吃早飯的時候了。

現在差役們除了中午遞送東西外,基本上不會往他們這邊來,反正他們又不吃牢裏的飯。

白善聽到動靜便一點困難都沒有的從炕上爬起來,洗臉,凈手,涑口,然後就開始生火煮面,他們今天還有最後一頓臊子面吃,到中午,按照白善總結出來的規律,今天中午家裏應該會給他們送做好的大白饅頭和好下飯的酸菜和燉好的大肉。

兩者是分開的,等他們要吃時就撥一些酸菜和大肉一起燉,再把饅頭架在甕上熱,方便,簡單,還好吃。

滿寶也起身洗漱了,然後就在牢房中央扭扭身子,因為屋裏還有兩個人睡著,她便在心裏默背詩句,一切都特別的正常。

他們以為今天又是平常的一天,最多一會兒要再過一次堂,結果吃完早食沒多久,陶祎便拿了一封公文進來,領著人打開了牢房後對白善三人道:“白善、周滿、向朝,你們可以出去了。”

三人沒想到驚喜來得這麼突然,紛紛瞪大了眼睛。

陶祎輕咳一聲,“還不快出去?”

向朝最先反應過來,指了向銘學問,“那我堂弟呢?”

陶祎瞥了坐在炕上的向銘學一眼,道:“陛下沒說,大人們也沒說,所以還得收押在天牢內,你們到底走不走?”

滿寶就糾結起來,“那我以後能每天來給他看病嗎?”

陶祎瞥了她一眼,沒說話。

白善換個方式問,“那以後我們每天中午還能來給他送飯嗎?”

陶祎道:“陛下的手書沒有限定時間。”

大家這才松了一口氣,白善便把牢房裏的書送給向銘學看,以免他在牢裏寂寞。

滿寶也只把一些東西帶上,絕大部分東西都留在了牢房裏。

向朝有些猶豫,“不然我不出去了,留在牢裏照顧二公子?我能留下嗎?”

向銘學連忙道:“你快出去吧,我一人可以的。”

“那不行,您的腳筋被挑斷了,行走不便。”向朝眼巴巴的看著陶祎。

陶祎道:“你此時若不走,下次再要走可不知是何時了。”

向朝咬牙道:“我不走了。”

向銘學正要說話,滿寶就拍掌贊道:“好,那你好好在這兒陪他,等明天我們來看你們。”

白善也點頭,“明天給你帶好吃的來,你想吃什麼?”

向朝:……你們不勸勸我嗎?

白善和滿寶已經歡快的鉆出牢房去了。

向朝眼巴巴的看著倆人跑遠,陶祎回頭看了他們兄弟倆一眼,微微一笑,讓人把牢房門重新關上了。

白善和滿寶在文書上簽了字,然後就一起踏出了天牢的大門。

外面正是艷陽高照,已經許久沒見到太陽的倆人忍不住瞇起眼睛來看向灑滿人間的陽光。

早早站在馬車前的白二郎一看到他們出現便大叫一聲,白善和滿寶回神,一起擡頭看向前方。

三人目光相撞,立即歡呼起來,沖上前去抱成了一團。

殷或見他們手搭著肩膀的團團跳躍,也忍不住笑瞇了眼。

送他們出來的陶祎見他們喊了半天都沒停下,忍不住收起笑容,重重的咳嗽兩聲,道:“既然出來了就趕緊走,在天牢跟前這樣大喊大叫像什麼話?”

白善和滿寶便回身笑容滿面的沖陶祎行了一禮,然後搭著白二郎的肩膀便沖殷或他們跑去。

周五郎領著周立君,殷或帶著長壽,讓白善他們驚訝的是,封宗平和季浩、劉煥也來了,馬車排成一排的在天牢門前的馬路對面,還是很壯觀的。

三人跑過來,殷或和封宗平等人都上前來,“你可總算是出來了,我怎麼看著你們還胖了一點兒?”

“來來來,我特意準備的艾草水,洗一洗,再往身上灑一灑,也不知道你家準備了火盆沒有。”封宗平顯然對這種事很熟練,端了一盆還冒著熱氣的艾草水上前來,大家就七手八腳的揚起來往倆人身上灑。

白善和滿寶想說可以了,結果也不知道是誰那麼狠,直接就捧起來水往他們臉上潑,氣得倆人哇哇大叫起來,幹脆就把木盆搶過去,甭管對面是誰都往他們身上招回去。

一群少年人頓時在天牢大門前鬧開了。

正要轉身回天牢的陶祎運了運氣,正想大吼一聲,也不知道是誰手滑了,還是故意的,木盆裏剩下的那點兒艾草水嘩的一下潑過來,直接當頭潑了陶祎一臉。

場面頓時一靜。

陶祎伸手將臉上的艾草水抹凈,睜開眼睛看向面前的一群少年。

封宗平最先反應過來,叫道:“陶叔叔,這艾水是除晦氣用的,潑的好,回頭我再給你送一盆,我現在先走了。”

“我也先走了——”

白善也拉住滿寶道:“我們身上都濕了,也先回去換衣服了,陶大人不用送……”

少年少女們轟然而散,陶祎胸膛急劇起伏了兩下,生生的忍住了,有什麼辦法呢,一群少年裏,不僅有他上官的孫子,還有他上官的上官的孫子,他忍!

天牢門前的馬車不多會兒就跑沒影了,直接把一直盯著天牢大門的不少人也給帶走了,許久,等所有人都散了,不遠處的一輛馬車撩起簾子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前面,失笑一聲後道:“好了,上前去吧。”

駕車的人將馬車趕到了天牢門前,魏知從車上下來,直接進到牢裏去。

向朝才把白善的那些書都移到向銘學的跟前,牢門外便傳來了腳步聲。

大家擡頭看去,就見魏知帶著人過來,將牢房門打開。

對上向家兄弟的目光,魏知微微一笑,道:“向銘學,我們換個地方吧。”

向朝面色一變,擋在向銘學前面道:“你,你們要幹什麼?”

魏知攏著手道:“別怕,只是這天牢裏也並不是那麼安全的,所以給你們倆人換一個地方。”

說罷,他拍了拍手,有兩個身穿囚衣,和他們身形差不多的人走上前來,在向朝的瞪視中走進牢房。

魏知道:“從今天開始,他們代你們住在這兒。”

向銘學倒是波瀾不驚,深深地看了一眼魏知後對向朝道:“走吧,背我出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