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隔壁獄友

科科掃描了一下,道:“有劇毒的烏頭你挑幹凈了,但多挑了兩塊炮制好的出去。”

滿寶一聽,立即在他的指點下將那兩小塊找了出來,放回了藥包裏。

向朝看得很憂心,有些不太敢吃她熬的藥了,“你真的挑幹凈了嗎?我看這兩種藥完全長得一樣,沒看出有什麼不同啊。”

滿寶道:“一樣才是對的,它們都是川烏,只是這邊的炮制好了,這邊的,我不知道他是怎麼炮制的。”

滿寶將藥材掰開,讓他們看斷面,“外面看著是炮制好的,裏面看著也沒多大差別,但仔細的聞一聞,摸一摸,就可以摸出來它還是生的,或是半生的。”

白善沒有伸手拿,而是先確定,“用手摸和用鼻子聞不會中毒吧?”

已經又摸又聞的向朝手一顫,烏頭就從他手上跌落。

滿寶撿起來塞進他的手裏,安慰他道:“沒事,別怕,你只要不舔,也不吃手指就沒事。”

她和白善解釋道:“烏頭有毒,尤其是生烏頭,有劇毒,有些烏頭質量好,僅用三分就可死人,次一點的,一般一錢也就能殺人了。”

滿寶稱了一小塊烏頭給他們看,那麼一點兒便是一錢了,混在一大堆中藥裏面根本就毫不起眼。

向朝的手又抖了,他咽了咽口水,舉起手裏兩塊被他掰成兩半的烏頭問,“那,你幹嘛用這樣的藥?”

滿寶接過,將它丟在有毒的那堆裏,道:“它有毒,但它也能治病啊,你們兩個關節上都有傷,特別是向銘學,你受刑的時候沒少被潑冷水吧?你腳筋都被挑了,以後每逢刮風下雨一定會很難受,烏頭可治風濕痹痛和關節疼痛,所以你們的藥方裏我都有添加。”

“不過你們放心,我開的都是炮制好的烏頭,”滿寶強調道:“微毒,我還加了幹姜和甘草,基本上就沒多少毒性了,不過吃藥嘛,怎麼會沒有毒呢?”

白善也安慰他們,“是藥三分毒嘛,多吃就習慣了。”

向銘學就去看其他的藥材,“周小大夫,你要不要再檢查一下其他的藥?”

滿寶道:“好,我這就檢查。”

但查了一遍,也沒再發現有毒的藥材來,她還讓科科幫忙掃了一遍呢。

畢竟她開的草藥裏,天生便擁有劇毒的也不多。

滿寶稱好了藥便開始熬起來,兩個藥罐一起,沒多久就咕嚕咕嚕的往外冒藥香味兒。

與他們一墻之隔的犯人總算是忍不住了,開始咚咚的敲起墻來,白善他們驚奇得不行。

坐牢那麼多天,這還是第一次聽到其他獄友的動靜呢。

其他人還沒動靜,白善先興奮的爬到炕上敲墻以回應了,對面的人顯然也沒想到他們這麼積極回應,於是靠著墻大喊,“我說你們對面是幹啥的,怎麼每天不是藥味兒,就是各種香味兒的,你們今天中午是不是又喝雞湯了?”

白善很好奇,“隔著墻你們都能聞到?”

“那麼大的味兒,我們鼻子又不塞,怎麼會聞不到?”對面的人吼道:“小子你往頭上看一看,你們就沒聞到我們這邊飄過去的屎尿味兒?”

四人一起擡頭看向墻頭,這才發現,屋頂下來似乎有個洞兒,只是對面也是黑乎乎的天牢,所以看不出來那是個洞兒。

“每天我們就聞著對面傳過來的味兒,話說你們是官兒呀,還是家裏富可敵國呀,怎麼都到天牢裏來了還天天有藥吃?”

對於天牢裏的人來說,有好飯菜吃不算特別稀奇的,有錢嘛,買就是了,雖然比外頭的貴上好幾倍,但都到天牢裏來了,基本上就是死人了,錢那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自然是活著的用最好;

沒錢也不要緊,有權也行啊。

而天牢裏有錢有權的人還真不少。

可能在天牢裏吃上藥的就很稀奇了,便是外面的人敢送,天牢裏的差役也不敢傳遞啊,牢裏坐著的人更不敢輕易喝,誰知道什麼時候就送命了?

所以他們每天聞著藥味兒心裏可稀奇可稀奇了,當然,他們不饞這個,他們饞的是每天都能從那氣窗裏傳過來的飯菜香味兒。

“我說隔壁的兄弟,你們是犯了什麼事進來的?大家好歹同獄一場,這也算是緣分,你讓外面那些差爺幫個忙兒,傳兩個包子過來給我們嘗嘗味兒?”

白善道:“沒有了。”

“騙鬼呢你,我都聞到了,你們早食吃的就是包子,昨天晚上也是!”

白善:“都吃完了,今天中午我們要吃面,高湯面加青菜和雞蛋。”

“我去,送我一碗,趕緊的。”

送是不可能送的,不過白善正無聊,便想與他聊聊天,“你是幹什麼的?”

“我?我是冤枉的啊,兄弟,我是好人,給點兒吃的吧……”

向銘學朝天翻了一個白眼,對白善道:“與這樣的人有什麼好說的?”

隔著一道歉,向銘學雖沒有特意壓低聲音,但也沒有高聲,按說對面該聽得不是很清楚的,誰知道他話音才落對面就很不客氣的道:“我說小子,你這話就不好聽了,都是坐牢的,誰看不起誰呀?”

他停頓了好久後道:“我想起來了,你是最後送來的那小子吧?聽聲音就是,嘿,你沒死啊,那天晚上那些大人們不是說你活不了幾天嗎?怎麼,你們牢裏那小姑娘真把你給救活了?”

白善面色一變,瞬間跪坐在地上,趴著墻頭問:“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

“笑話,就隔著一堵墻,老子聽到的!”他大言不慚的道:“你們那邊什麼動靜,來過什麼人,說過什麼話,老子都聽得一清二楚!”

四人對視,皆有些驚疑不定。

白善眼珠子一轉,問道:“那我問你,你知道一個時辰前我和那個小姑娘說了什麼話嗎?”

對面安靜下來,許久不說話。

白善和滿寶對視一眼,正要松一口氣,就聽到對面的人道:“你說,那小子又夾帶信件進來了……”

白善張大了嘴巴。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