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安全

滿寶懨懨的接過籃子,問道:“五哥他們在家裏忙什麼?”

差役沒讓他們多說話,喝道:“拿了東西就快走,當大牢是你們家嗎?”

白善和滿寶默默地想道:就快是了。

周立君便沖他們揮手,喊了一句,“五叔他們沒寫信告訴家裏,小姑放心吧。”

刑部侍郎檢查了一下他們的籃子,見都是大包子,就揮手讓他們帶進去。

見他們懨懨的,他便沒好氣的道:“別一副我們虧待了你的樣子,我們刑部還不想收押你們呢。”

滿寶他們剛吃完晚食就明白刑部侍郎為何這麼說了,因為滿寶正給兩個病人紮針,外面便傳來喧嘩聲,倆人立即丟下炕上滿是針的倆人跑到牢門那裏豎起耳朵聽。

就聽到外面有尖利的生意喝道:“陶祎,你好大的膽子,敢無視太後娘娘的懿旨?”

“封尚書說了,除非三高官官親至,或有三位大人的手書和陛下的旨意,不然誰也見不著他們,還請公公見諒。”

“可咱家怎麼聽說白家的人進出天牢猶入無人之境?來去自如?”

“公公一定是聽岔了,白家的人只是往這裏送了東西,並沒有見到人,所有進來的東西我們都要檢查過,只有沒問題才能交給天牢裏的人,公公不見人,若想給牢裏送東西我們也可代為轉交的……”

聲音漸漸低了,滿寶他們努力的豎著耳朵聽才能隱約聽到一些。

扒拉著牢門的倆人忍不住相視一眼,特別小聲的道:“不知道這位刑部侍郎能不能攔住。”

“原來他叫陶祎呀,倒是好名字,肯定能攔住的。”

動彈不得的向銘學和向朝:……

向朝輕咳一聲,也壓低了聲音問道:“周小大夫,我們身上的針可以拔了嗎?“

滿寶掃了一眼系統內的時間,頭也不回的道:“不能,還早著呢,你先睡一覺。”

外面的動靜慢慢沒了,倆人等了許久都沒等到有人進來和他們說明一下。

倆人站直來,對視一眼後聳了聳肩,上前去看向家兄弟身上紮的針,一起嘆氣道:“看來我們都待在牢裏才是安全的。”

滿寶看了一下時間,一邊把向朝身上的針拔了,一邊道:“可如果再不出去,藥也不進來,你們就要沒藥了。”

向朝立即道:“那就別給我用藥了,都給二公子吧。”

向銘學臉色一變,“不行!”

白善不是很著急,他拿了一本書道:“這些事外面的人會著急的,我們就老實的坐牢吧。”

是真的老實,從今天晚上以後,四人在牢房裏特別的老實,從不主動給差役們惹麻煩,每天還拿出錢來請他們幫忙給牢房裏添水。

雖然在牢裏生活很不方便,但每天周立君都會把吃的送到大牢,她這會兒也進不來了,只能通過差役陶祎轉交。

差役們的好處就是,每次周立君來的時候都會帶兩個籃子的吃的,豐盛的那一籃子是給差役們的,清淡單調的那一籃子是給滿寶他們的。

周六郎給他們準備的吃食都特別簡單,不是可以自己下的面條,便是大白饅頭配上熱一熱就能吃的清爽菜,菜多油水少。

但牢裏的四人都吃得津津有味,胃口一直還不錯。

當然,也一直有人想進來見他們,或把他們帶出去審問,可是基本上除了魏知等人,至今還沒人能夠突破刑部大牢的關口進來看到他們,或是把他們提出去過堂。

昨天晚上最驚險,蹲牢的四人扒拉在牢門上,甚至聽到外面兵器相交的聲音,那一刻四人的心同時高高的提起。

一直到外面混亂了好長時間,最後他們聽到了封尚書的怒吼聲,動靜才慢慢小下來。

但扒拉在牢門上的三人一個都沒動。

滿寶目瞪口呆,“誰啊,膽子這麼大,帶著兵器沖牢?”

白善臉色有些不好看,“不知道祖母和先生他們怎樣了。”

唯一坐在炕上的向銘學譏諷一笑,“這便是權貴了。”

牢裏一片寂靜。

滿寶咽了咽口水道:“但是,我們也沒被帶出去不是?”

所以現在還是算他們占上風?

向朝現在已經能下地走路了,他扶著腰一瘸一拐的回到炕上趴好,嘆氣道:“看來還是牢裏安全。”

的確是牢裏安全,魏知總算是拿到了皇帝的手書,交給了封尚書,然後滿寶可以寫方子給周立君,由周立君去濟世堂裏買了藥後送到天牢。

在此途中,周立君不假與人手,一路上又有大吉護持,濟世堂也是信得過的,按說不會再出什麼事。

可滿寶還是在第三次送進來的藥上發現了不對,因為知道有很多人想弄死他們,所以滿寶每次熬藥時都要自己撿藥,將藥包打開,然後用一桿小稱稱出適合的藥量。

滿寶在抓一味藥時隱隱覺得不對,她聞了聞,覺得藥味兒是一樣的,卻又似乎不太一樣,她再對比,也沒發現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她就是覺得手中的這炮制好的烏頭不太對,最後還是問了科科才確定,“外形看差不多,但炮制的方法應該不一樣,其中一些有毒。”

滿寶驚嘆不已,一邊將她認為不太對的烏頭挑選出來,一邊道:“難怪鄭大掌櫃總是說,醫很重要,藥也很重要,是真的很重要呀。”

白善好奇的湊上去,聞言道:“這不是廢話嗎,藥入口,當然重要了。”

“你不懂,”滿寶搖頭道:“士人看不起醫者,醫者隱隱又瞧不上藥商,藥商又壓著藥農,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只是從事的事不一樣而已,為何要互相看不起?”

向銘學理所當然的道:“地位不一樣,這不是很正常的嗎?”

白善反倒莫名其故的看著他,“這是正常的嗎?”

三人對視,向銘學皺眉,“這不正常嗎?”

向朝頭疼道:“現在我們不應該討論下毒的事嗎?誰往我們的藥裏下毒?”

滿寶把她認為有毒的烏頭都挑出來了,然後讓科科檢查,不在意的道:“這有什麼好討論的,當然是想殺我們的人下的。”

白善點頭,“就是,這麼多人,怎麼查?只要益州王的案子定了,我們也就安全了,回頭把這個交給封尚書就好。”

向朝連忙看向向銘學。

誰知道向銘學也點頭,並不覺得這件事需要查。

向朝:……為什麼他理解不了他們的想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