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9章 過堂

朝廷的動作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快,也還要大,滿寶他們以為要過個兩三天才能有人來提問他們,結果十九那天他們才吃過早食沒多久,刑部侍郎便親自來提他們出去過堂了。

他看到向銘學除了腦袋外全被包起來的樣子,沈默了一下後揮手,讓人擡了塊床板來把向家兄弟擡出去。

正看著書的白善和滿寶默默地看著。

見他們動也不動,刑部侍郎忍不住道:“兩位總不會也要叫人擡吧?”

倆人這才放下書跟著往外走。

天牢旁邊的刑部大堂被收拾得幹幹凈凈,此時上面正坐著季相、魏知和老唐大人。

季相管著尚書省的事兒,現在朝中中書令缺失,所以是由魏知來管的,門下省的侍中老大人早就臥病在家求告老了,所以現在是唐輝在管兒。

益州王豢養私兵的事兒不小,所以便由三人為首齊審,當然,這其中有沒有皇帝的私心就不知道了。

除了他們,刑部的封尚書,戶部的劉會都在此。

之所以他們兩個會被單獨安排進來,那是因為在這個案子中,他們將會被大量的使喚。

到了大堂上,白善拱手行禮,滿寶一見,便也只拱手,沒有跪下,至於被擡出來的倆人更不用說了,他們爬都爬不起來。

魏知和老唐大人沒意見,季相只要想到昨天晚上在他書房裏打滾掃地的小孫子就頭疼,於是也睜只眼閉只眼的沒為難他們。

他雖然坐在正中間,但是……

他左右看了看倆人,抽了抽嘴角道:“魏大人和老唐大人有什麼問題就開口問吧。”

魏知和老唐大人連忙謙讓,“大人先請。”

“還是你們請吧,我就聽著就好。”打量誰不知道似的,事情發生後,一個被皇帝單獨留到深夜,一個則是隔上一個時辰就被召見,他又不傻,用腳趾頭想也知道,皇帝更屬意他們來查這個案子。

魏知和老唐大人沈默下來,這個他們怎麼開口呢?

這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他們都知道了呀?

可要緊的是季相等人不知啊,而他們才能代表百官,老唐大人目光一轉,落在了封尚書身上,直接道:“審案這樣的事,自然是刑部尚書最為擅長,還是封尚書開口問吧,到時候我們再斟酌著補充就是了。”

眾人心中冷哼:好似你沒當過刑部尚書似的?

不過對於這位明明比自己年紀小,卻是前長官的老唐大人,封尚書沒敢說出口,他看了一眼他的現任長官季相大人。

見他微微頷首,便站起來沖三位大人一揖,然後掃了眼躺在木板上的向朝和向銘學,一揮手,決定先不問他們。

於是差役們把兩張木板移到了旁邊,讓白善和滿寶一下暴露在了眾人的最前面和最中間。

封尚書的目光落在白善身上,問道:“姓名、祖籍,全都報一遍吧。”

白善已經快把大晉的律書看完了,且還背了不少,知道這是問訊的工具,於是一五一十的說了。

封尚書便問,“你既是隴州人,學籍怎麼填的是綿州?”

白善便拱手道:“學生五歲時祖母便帶著母親和我投奔了在綿州的堂伯,因此我是在綿州上學讀書的,而後又去了益州考府學,所以學籍一直在綿州。”

“你是何時得知益州王為你殺父仇人的?”

白善頓了頓後擡頭看向上方,見老唐大人垂著眼眸,便道:“今年方知的。”

封尚書眉眼一跳,“今年才知道?”

白善應了一聲“是。”

“怎麼知道的?”

“我祖母告訴我的。”

“你祖母是如何知道的……”

白善將唐縣令和楊縣令摘出,只提了他祖母,告訴封尚書,其實他祖母一直有懷疑,並將當年他父親逃到羅江縣外偶遇周銀的事也說了。

如此一來,封尚書就不得不召劉老夫人來問話。

在等待的時候,封尚書喝了一口茶便問滿寶,“你呢,將你的姓名,戶籍也都報一遍。”

滿寶如實報了。

封尚書同樣問了一連串的問題,很多都是和白善重復的,他問道:“你又是怎麼知道你父母的事的?”

滿寶指著白善道:“劉祖母告訴我的,我以前並不知道我爹娘不是我的親生父母,是劉祖母說了,我爹娘才告訴我的。”

得,所以還是得等劉老夫人來。

封尚書便去問躺在木板上的倆人。

白家這邊還有許多未曾呈現上來的人證和物證,雖然滿寶已經交過一波證據了,但劉老夫人手上還有很多呢,比如當年白啟給家裏去的信,二吉的口供,當年假冒官差去七裏村的三個刺客的口供,甚至人,封尚書要,劉老夫人也是可以轉交的。

那些人現在魏知的手上,但總要交出來過了明路才好。

但相比之下,向家能給出來的證據就少得可憐了,絕大部分都是自己的推測,因為他連自己是東溪莊真正的主人這一點兒證據都沒有。

地契房契全被洪水或人為的毀損了,甚至縣衙和府衙裏的檔案都遺失了,除了向銘學後來自己默寫出來的族譜外,他連個人證的證詞都沒有。

所以要想他說的是真是假,還得派人去一趟遂州才行。

低頭看了一眼被包成大粽子的向銘學,雖然封尚書的內心很信任了,但刑案講的就是證據。

不過他們可以確定白善他們前天在大殿上交的證據沒有假的跡象,所以他們是可以離開的了。

於是封尚書提了一句,白善和周滿可以釋放了。

季相正要答應,老唐大人卻突然道:“只是劉老夫人手上不是還有人證嗎?不如等人證到案了再說吧。”

魏知也點頭,“先將倆人暫且收押在牢內吧,等人證到案後再說。”

白善和滿寶張大了嘴巴。

又被關回了牢裏。

前來作證的劉老夫人倒不怎麼焦急,對兩個孩子微微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了刑部大堂。

四人被差役押送回去時,正巧在門口碰到了周立君,她正在大門外等著他們呢,她討好的沖差役們一笑,然後把一個大籃子交給他們道:“小姑,這是你們今天和明天一早的吃食,你們有沒有特別想吃的東西,我讓六叔給你們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