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8章 醒來

滿寶去琢磨病例去了,她拿了一本醫書,意識卻是沈在系統裏和莫老師聊天,向朝精神比昨天剛被杖刑時好多了,但也略微能動而已。

煮東西這樣的事還是落到了白善身上。

或許是怕他們油鹽不夠,周立君還給他們帶了兩小罐的油鹽,是真的只有兩小罐,只有巴掌大小,是平時家裏拿來裝蜂蜜的。

白善看了眼向朝,便在甕裏加了一勺水,等水一開就給他下了一把面,然後手忙腳亂的抓了一把青菜扔進去,發現水不太夠,他便咕嚕咕嚕往裏加了小半的雞湯。

煮了半響,他將第一次煮出來的面給向朝端去,“你吃吧。”

向朝就看向桌子上的臊子。

白善道:“你不能吃,竹筍和羊肉都是發物,我特意多給你加了一把青菜呢。”

向朝:“……”

煮過一次,白善略微有了點兒經驗,他加了兩勺水,想了想,又少放了一點兒面,等面看著似乎要熟了的時候才丟一把青菜進去。

白善將還算成行的面條倒出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在上面加了一大勺的臊子,略微一拌,香氣就出來了。

滿寶聞著香味,意識從系統內退出,正巧看見白善要下第三國面,她連忙叫道:“不是水開了才下面嗎?”

白善低頭看了一眼甕裏的水,問道:“是嗎?我剛才沒開也下了,也煮熟了。”

滿寶看了一眼桌上的那碗面,當機立斷,“這碗你吃吧,再下這碗要水開。”

倆人就蹲在火爐前等著水開,一旁的向朝低頭看著自己碗裏糊成一團的面條,憤憤的吃了一口,他吃這樣的面,他說什麼了嗎?

還別說,水燒開後下的面要幾乎是一根一根的分開了,比第二鍋還要好,滿寶也給自己加了好多臊子,然後倆人就招呼上向朝一起高興的吃起來。

吃完了滿寶便去招惹昏迷中的向銘學,“你要是再不醒,連雞湯都沒有的喝了。”

話音才落,向銘學的眼睫毛就顫了顫,一直關註的向朝立即叫道:“醒了,醒了!”

白善也立即跑過來看,向銘學努力了好久,終於在三雙眼睛的註視下慢慢張開了眼睛。

他才睜開眼睛還有些迷糊,和三人大眼瞪小眼了半響,還是在滿寶的一聲“你還有哪兒不舒服”的聲音中回過神來。

向銘學本來是想淡漠的移開目光,結果才移到一半就對上了向朝關切的目光,他一頓,眼睛慢慢瞪大,他擡起手來一把抓住向朝,目眥欲裂,“你怎麼在這兒?”

“二公子,你終於醒了!”向朝抱著他的手哭。

向銘學胸膛急劇起伏,白善生怕他給氣死,連忙解釋,“向二公子,這不是益州王府的地牢,這是刑部的天牢。”

向銘學一楞,“天牢?我怎麼到天牢來了?益州王把他受刺的案子交給了朝廷?”

“當然沒有了,”白善快速的給他解釋一遍,“益州王被抓了,我和滿寶告狀,他去告禦狀,一起告益州王豢養私兵,意圖造反。”

向銘學楞了半天都沒回過神來,他轉頭看向向朝,向朝連連點頭,“白公子說的沒錯。”

向銘學便收回了手,又閉上了眼睛,呼吸漸漸被放輕,似乎又睡著了一樣。

三人瞪大了眼睛,一起瞪著他的睡顏。

半響,向銘學又睜開眼睛,對上的還是三個人的臉,他微微皺了皺眉,又重重的閉上眼睛,手還微微擡起掐了自己一把……

白善總算是知道哪兒不對勁兒了,默默地道:“別掐了,不是做夢。”

向銘學便睜開眼睛,向朝也回過神了,立即把他半邊的被子掀開,讓他看他後背的杖刑,“二公子,不是做夢,這就是真的,我們昨天告的禦狀,昨天晚上您被魏知大人從益州王府裏搜出來送過來的,這會兒都過去一天了。”

向銘學看向白善和周滿的目光便淩厲起來,問道:“那你們是誰?”

滿寶仔細地看了看他的臉色,起身和白善道:“我去給他抓新的藥,還有熱雞湯,你和他解釋解釋?”

白善點頭,其實也沒什麼可解釋的,他只道:“我父親是前蜀縣縣令,十二年前因發現益州王造反的證據被殘害,除了我父親,還有我師姐的父母,當時蜀縣的縣丞既一眾衙役,八月,益州王把你們藏匿於馬車中帶到京城時滿寶聞到了血腥味,查到了你們向氏,所以我們兩家便結盟了。”

一旁的向朝連連點頭。

向銘學很懷疑,“現在是幾月?”

“今日是九月十八,昨日是太後千秋。”

向銘學就冷笑,“只一月多的時間你們就查到了我們向家,還談攏了結盟?我在益州一帶活動多年,從沒聽說過一戶白氏的。”

白善道:“我祖籍隴州,你應該聽說過綿州白家吧?”

向銘學眉頭一動,擡起頭來看向白善,半響後道:“白老爺有如此能量?”

“他沒有,但唐縣令有,你們向氏是唐縣令查到的,不信問你族人便是。”

向朝連連點頭,壓低了聲音道:“二公子,就是華陽縣的唐縣令查到了我們,差點把我們連鍋端了,但他後來沒抓我們,而是讓我們去綿州找楊縣令和白家,六爺和白家的老夫人一商量,兩家便結成了同盟……“

向銘學:……

向朝想起當初的驚懼,此時眼圈還有點兒紅,他抹了抹眼睛道:“當時實在是怕得很,二公子你沒回來,六爺覺著還不如冒險一試,成了,好歹能把你救出來,不成,咱向家也不剩下幾個人了,早晚都要到地下一聚……”

向銘學這才不說話,再面對白善時就和善了許多,他歉然道:“白公子見諒,是我多疑了。”

白善並不以為意,“是我,我也會懷疑的。”

滿寶把熱好的雞湯端過來了,道:“先吃點東西吧,白善,下面去,填一填肚子好喝藥,人醒了就好,一會兒我們要再做一次詳盡的問診。”

向銘學這才發現自己被包成了一團,而且一間牢房裏為什麼還有個女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