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推測

白善看了一下信封,上頭都寫著他和滿寶的名字,他把那封一眼便看出是白二郎字跡的信遞給滿寶,自己盤腿坐在炕上拆開另一封。

這是殷或給他們寫的信,足足有五張紙,不過這和白二郎的比起來還是差遠了,因為白二郎厚厚的一沓,一展開還是很厚,滿寶數了數,足有十二張。

她展信看起來,看了半天都沒看完,見白善看完了另一封信沈思起來,便把白二郎的信放到一邊,問道:“誰寫的?”

白善將信遞給她道:“殷或寫的,他說七月份時,因他三個姐姐在街上堵我們和派人去濟世堂鬧事的緣故,有禦史彈劾他父親,沒兩天他父親便被派出去巡查了。”

白善道:“他懷疑他父親是去調兵了。”

滿寶瞪大了眼睛。

因怕隔墻有耳,白善將聲音壓得很低,就是一旁的向朝都聽不太清他們在說什麼。

但見他們拆了信後便在嘀嘀咕咕,知道他們是防著牢裏的其他人,所以雖然心急知道,卻也什麼都沒說。

白善壓低聲音道:“他說以前他姐姐和姐夫們也闖過禍,雖然禦史也彈劾,但多是算在我姐夫們的頭上,便是父親被罵,大不了上折自辯,拉扯上一二月事情多半會被不了了之,不是什麼大事。”

“但像七月份那樣,皇帝直接讓他父親出去巡查的,是第一次。”白善小聲道:“他昨天晚上讓長壽悄悄的去找近段時間給家裏送平安信的小廝家,打聽出他父親每隔一旬便給家裏送信,從沒間斷過,一問,都是從幽州那邊送來的。”

滿寶眨眨眼,小聲問道:“他們要從幽州調兵?”

白善搖頭,他仔細的想了想道:“殷或說這恐怕是惑人視線的,我覺著也是,如果皇帝果真早早的派殷禮去調兵,那應該是從岷州或松州一帶調兵,那裏比幽州更方便。”

白善沈吟片刻後道:“不過松州距離茂州過近,益州王既然連遂州都掌握其中了,松州應該也沒放過,如果我是皇帝,該從岷州調兵,那樣更安全。”

滿寶:“七月出去的,八月就應該到了,就算他們行軍慢,九月初的時候也該到益州了。”

白善小聲道:“岷州兵馬還要戒備吐蕃,他們肯定要安排妥當才走,而且行軍需要糧草,皇帝想要避過兵部和戶部也不容易,更何況,九月就是太後壽辰,我想皇帝原意還是想給太後過好壽辰的。”

他道:“我們剛進京的時候他不是一點兒也不著急嗎?是出了三皇子和太子相爭的局面,他這才想禍水東引的。”

白善道:“我猜,他原先應該是想定在十月,或十一月動手。”

滿寶略一想便也明白了,“那時候益州王應該要離京回益州了,卻又沒回去到,路上消息不通,他直接抄了益州王的後路,他一進益州城便撞在了手裏,且殷禮在益州城裏抓益州王,甚至是處決,太後鞭長莫及,阻力要小很多。”

白善點頭,小聲道:“我們也會安全很多。而且,十月和十一月,吐蕃該下雪了,這兩年兩邊的關系還不錯,天寒地凍的,應該不會打仗,邊關外緊內松迷惑上一兩月問題不大。”

滿寶咬牙切齒,“全被太子和三皇子害了。”

白善道:“其中固有益州王挑撥之故,但三皇子野心勃勃也是真的,聽國子學裏那些同窗的議論,這兩年太子和三皇子沒少發生爭鬥,明明是同母出,關系卻一直不好。”

滿寶好奇:“那兩年以前呢?”

“以前關系還是不錯的,太子雖嚴厲,但對幾個兄弟姐妹都不錯,可太子成親多年卻一直無子,連個女兒都沒有,而兩年前三皇子生下長子,本來他在成親之後就該就藩的,但皇帝疼他,一直沒讓他去,開始太子也不覺得有什麼,但……”

白善擡眼看向滿寶,小聲道:“人心異變,你知道嗎?”

好歹讀過好多史書,還看過不少科科給她找的野史話本,她當然知道了,她很快找到癥結所在。

“太子自卑,先自己亂了陣腳,三皇子野心太大,坑了自個的親大哥和親爹娘,把我們也給坑了,然後皇帝這也愛,那也愛,他當皇帝的,還想一碗水端平?”

白善點頭,“就是,他是皇帝,怎麼能想著一碗水端平呢?難道想把這天下平分成幾分給嫡子?”

滿寶咬牙切齒了一會兒,不過這是上位者的事兒了,雖然他們被波及了,但就算知道了也沒辦法。

滿寶看向白善,“所以怎麼辦?”

“現在我們都在牢裏了,就看殷禮現在的動作快不快了,若是快,不僅我們,就是他們兩個應該也可以出牢過冬。”

倆人看了一眼殷禮寫來的信,拿到火爐那裏燒了,這上頭寫的東西太多,且猜測的東西也太機密,可是不能往外泄露的。

向朝看見連忙問,“這是誰的信,信上寫什麼了?”

滿寶又重新摸出白二郎的信來看,白善回道:“我們朋友的,說一些朝上的情況,他有幫忙的意思,我們怕漏出去給人知道了找他父兄的麻煩,所以給燒了。”

滿寶點頭。

白二郎信上寫了很多東西,他本來是想親自來的,結果家裏攔著不給。

堂祖母說他去了沒用,向昌是要去看向家兄弟的情況,以安向氏的心,畢竟現在三家結盟,一家只能出一個。

所以老周家也要去一個人,非得親眼看到滿寶安全才可以。

而白家這邊,堂祖母覺得大吉比白二郎更靠譜,且還能著重看一下牢裏的環境,所以兩次都把白二郎給壓下了。

甚至連信都不樂意給他傳遞,白二郎也不傻,直接給白善他們收拾書,然後把信給夾在裏面了。

白二郎表示,白善書房裏的字他都給他收好了,滿寶的那些花花草草他也會照顧好,濟世堂那邊也請了假,而他也不能再去上學了,連他大哥都不能去了,因為從今天早上開始便有陌生人在他們家門外徘徊不去。

不過白二郎也不是什麼都沒做,他打算和殷或一起,把他們學裏玩得要好的同窗串聯起來,到時候證據一確認,他們就去找孔祭酒,讓他從牢裏要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