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6章 能幹

周立君抹著眼淚道:“五叔和六叔也是這麼說的,他們說告訴家裏也沒用,成就是成,不成到時候我們只能扶棺回家了。”

滿寶:“……你們給我打好棺材了?”

“那倒沒有,不過五叔去看了,說是如果太兇險,風聲一不對就買回來,說不定沖一沖就又好了。”

滿寶:“……好主意,記得沖喜的時候要拜天尊老爺。”

周立君轉著看了一下他們才收拾好的牢房,一臉的嫌棄,“這牢房可真夠亂的,小姑,我給你收拾收拾吧。”

說罷挽了袖子就動起來,順便把在一旁說話不動彈的三人也叫過來,“大吉叔,這道簾子撐起來掛在這個墻角上,那位向大……哥,你來幫忙收一下桌上的殘羹剩飯……”

滿寶見她一來就把他們規整好的藥罐,木盆等都給挪了地方,立即張嘴要阻止,那可是她和白善好容易弄好的。

結果她已經從背簍裏拿出了好幾根木條,刑部侍郎也抱著手臂站在一旁看,他就是想看看他們拿這木條來幹什麼。

滿寶一看就明白了,立即上前幫忙扶住,果然木條上都有缺口,一進,再塞個鉚釘,木條便固定住了。

很快,一個三層的三角木盆架子就弄好了。

周立君手腳麻利的從大木桶裏舀水將兩個木盆都清洗了一遍,放在了最下層和中間一層,然後又從一個大背簍裏拿出一個新的來放在最上面,然後和滿寶道:“小姑,這個是你的,這第二個是白善少爺的,這底下的就給向家兄弟用吧。”

滿寶楞楞的點頭。

刑部侍郎和跑過來圍觀的差役們。

周立君手腳特別麻利,她嫌棄的把那個用來煮粥的罐子也洗幹凈,然後和藥罐收在小爐子邊上,道:“小姑,這兩個都拿來當藥罐吧,你們燒水熱東西用這個。”

她從大吉的背簍裏拿出一個開口甕,直接放在了大爐子上,不大不小,正正好。

見大吉他們把簾子都搭好了,便讓他們把那大木桶移到這邊的墻角來,而桌子上的殘羹剩飯也收拾趕緊了,她就開始往外拿東西。

先是一個大瓷碗,足有人的腦袋那麼大,上面蓋得嚴嚴實實的,她打開給滿寶看,“小姑,這是六叔給你拉好的面條,你們晚食和明天的早食都吃這個,要吃多少就下多少,這個籃子裏是已經洗好摘好的青菜,不是你說人每天都要吃青菜葉子的嗎?”

她把東西擺在桌子上放好,又拿出一個一樣大小的大瓷碗,給她打開道:“這是臊子,用的是羊肉剁塊,加了家裏帶來的幹竹筍一塊兒燉好的,油鹽都給你調好了,您下了面,燙好青菜,往上澆一勺的臊子就行。”

滿寶和白善同時咽了一口口水。

周立君給他們蓋好,道:“這個是最簡單的了,六叔說,給你們復雜的你們也不好,做好了給你們送進來,卻又麻煩看守牢房的大人們,總不好每頓都送,所以我們送一次管你們吃一天的。”

白善和滿寶連連點頭,覺得這個法子好。

周立君又小心翼翼的從背簍裏拿出一個大大的竹筒,道:“這是家裏燉好的補身子的雞湯……”

向昌立即插嘴,“這是給病人的。”

周立君橫了他一眼道:“知道,不過我們特意多盛了點兒,小姑,你和白善少爺也喝一點兒。”

除此外,她還給滿寶和白善帶了換洗的衣服,還讓向昌給差役們塞錢多買了兩只木桶。

刑部侍郎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沒管,差役們賺這份錢賺的那是心花怒放。

兩個背簍都被掏幹凈了,周立君又去掏另一個背簍,從裏面帶出了六本書,她道:“我也不知道你們正在看什麼書,這都是白誠少爺收拾的,說是你們正在看的,對了,這是你們的筆和墨,筆架不好拿來,我給你們拿了一個筆筒……”

眾人:……你們家怎麼不幹脆把家搬來?

可這麼多東西,周立君楞是收拾得整整齊齊,書和筆墨紙硯等都放在滿寶睡覺的那一側,炕沿邊上,屋裏並沒有增加多少東西。

最後周立君還拿出來一個香爐和一包香片,她道:“你們吃喝拉撒都在這屋裏,一定臭的很,這是白夫人特意讓我帶來的,讓你們在屋裏燃著,要是不夠了,我們回頭來了再給你們拿。”

這下是真的沒有了。

周立君她讓大吉和向昌把收拾出來的雜物帶走,最後東西一收,發現除了另一角裏多了一個掛著簾子的獨立空間外,這屋裏竟然比先前還整潔寬敞了。

滿寶拉著周立君的手熱淚盈眶,“立君,我都想把你留下來了。”

周立君:“……小姑,這屋裏要是再多我一個,那可就真擠了。”

向朝目瞪口呆的看著,眼見著人要走了,總算是想起了他一直惦記的事,“藥,藥……”

周立君就含著淚道:“藥的事,大人們還不肯通融。”

刑部侍郎沒好氣的道:“你們就知足吧,從昨天後半夜到現在,你們知道我給你們擋了多少波人嗎?明天你們來能不能再見到人還不一定呢,魏大人沒把手書拿來,藥方和藥材是不可能來去通暢的。”

白善聞言擡頭看了刑部侍郎一眼,然後對周立君點頭道:“沒事,你們回去吧,回去把這些事告訴先生和祖母,讓他們不要擔心。”

周立君和大吉倒沒什麼猶豫的,轉身便出去了,向昌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該說啥,一臉憂慮的走了。

白善和滿寶都恭敬的沖刑部侍郎一揖,以示謝意。

刑部侍郎看了他們一眼,微微頷首後將牢門給鎖了,然後帶著人走了。

等人一走,向朝就忍不住問,“沒有藥怎麼辦?”

白善道:“會有的,你沒聽刑部侍郎說嗎?昨晚後半夜到現在他給我們擋了很多波人,會在昨晚上來找我們的人不多,恐怕多是今天來的,到這會兒他都沒放人進來,看來局勢對我們很有利。”

滿寶點頭,“等劉祖母去找魏大人催一催,拿到手書就好了,現在的藥我們還夠用兩天的。”

白善去翻周立君帶來的書,被放在最上面的是他的《春秋》,他一翻開,書頁立即散開,露出被夾在中間的厚厚的兩封信。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