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5章 優待

滿寶往他手裏塞了一碗藥,然後便去把藥罐洗一洗,開始熬向銘學的藥。

她摸了摸向銘學的脈,見他還沒醒來的跡象,便將針包取出來,將意識沈進系統內看昨天晚上莫老師給她提供的新的針法。

她研究了一下,發現還是不夠穩妥,於是退了出來,依舊用舊法紮向銘學。

她針還沒紮完,白善便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他坐在炕上呆了一會兒,似乎才反應過來自己在天牢裏,他轉頭看了一眼滿寶,沒去打擾她,嫌棄被子下地。

先去把快要滅了火的爐子添上木柴,然後就講究的用一個幹凈的木盆去取了水洗臉,涑口……

然後就把剩下的剩飯全倒進去另外一個罐子裏煮了。

向朝松了一口氣,見滿寶全神貫註,似乎沒在意他們,便小聲和白善說話,“白公子,周小大夫要一直和我們住在一個牢房裏嗎?”

白善一邊從背簍裏翻東西,一邊道:“不然呢,她走了誰給你們治傷?”

也是。

向朝咽了咽口水,有些好奇,便壓低了聲音問,“可是,您跟周小大夫是什麼關系?”

白善臉微紅,“我們師出同門。”

向朝楞楞的道:“這樣不好吧,要不我和二公子底下不墊被子了,也墊稻草怎麼樣?”

滿寶把針紮完了,抽空問道:“為什麼不好?”

向朝沒想到她竟然有留神,一時有些尷尬,見她一臉好奇的盯著他,他便輕咳一聲道:“也,也沒什麼,就是,勞累周小大夫跟我們受苦,畢竟您正是豆蔻之年,我,我就怕這牢裏的事兒傳出去了您不好說親。”

白善皺眉,“她是跟我在一邊睡的,又不親近你們,為什麼不好說親?”

滿寶也理所當然,“就是呀。”

向朝:“……你們也不是親兄妹呀,而且你們這年紀也不小了吧?”

滿寶就扭頭和白善對上目光,倆人默默地對視了一下,一起耳朵尖發紅的轉開頭。

滿寶道:“能不能活著出去都不一定呢,你想的可真多。”

“我們二公子說若無遠慮必有近憂,這種事怎麼能等發生了再想呢?”

白善皺眉看著向朝,有些戒備,“你管那麼多幹什麼,說親不說親的,也是我們家的事。”

向朝:“你們家?”

白善肯定的點頭,“沒錯。”

滿寶就輕咳一聲,揮手道:“沒事,嫁不出去就不嫁了。”

白善扭頭看她,“誰說嫁不出去了?”

滿寶略一想後道:“也是,還有你呢。”

白善便肯定的點頭道:“也只有我了,沒別人。”

向朝:……

他啪嘰一聲趴在被子上不說話了,他到底為什麼要多嘴問這些話?

滿寶見白善又煮了稀飯,就有些嫌棄,“不想吃了,我們等劉祖母給送吃的過來吧。”

白善將燒開的稀飯攪了攪道:“先將就著吃吧,今天他們未必能進來。”

向朝又擡起了腦袋連連點頭,幫腔道:“是啊,是啊,周小大夫,你不知道他們牢裏都給犯人吃什麼,那吃的都是餿了的稀飯,比我們自己煮的還不如呢。”

三人唉聲嘆氣的一起吃了又一頓稀飯,然後就開始坐在一旁看著向銘學發呆。

白善問,“他什麼時候能醒?他總得吃東西吧?”

滿寶:“我估計晚上就能醒了。”

向朝和白善這才松了一口氣。

滿寶看了一下系統裏的時間,伸手把針拔了,這才把被子給他蓋好,轉身便把放得差不多的藥交給白善,“一回生二回熟,餵藥的事兒就交給你了。”

白善默默地接過。

白善和滿寶是睡不著了,向朝更不必說,於是倆人開始在牢房裏四處轉悠起來,主要是把屋裏收拾收拾,隔出幾個空間來。

再把他們現有的東西規整好,他們才把牢房輕輕地打掃幹凈,便聽到有人丁鈴當啷的從外頭走來。

站著的倆人,躺著的一人一起擡頭看去,就見昨天那眼熟的刑部侍郎領著三個人進來。

走在中間的周立君直接撲到牢門那裏,隔著欄桿看向滿寶,一張嘴就要哭出來,“小姑——”

刑部侍郎最怕人哭了,立即哐哐的敲了敲門道:“老實點兒,若是喧嘩,即刻趕出去。”

周立君立即捂住嘴巴不敢哭了。

刑部侍郎把鑰匙交給後面的一個差役,讓他把牢房門打開,老規矩,送進去的東西必須檢查過,帶金屬的尖銳東西一樣都不準送進去。

這一次,三人都背了不少東西來,刑部侍郎看到他們帶來的東西便有些頭疼,皺眉道:“雖說尚書優待,但也不是讓你們把牢房當自家的,你們再往裏送東西,這牢裏可裝不下了。”

周立君立即賠笑道:“大人您放心,昨天送來的一些東西我們都要帶走的,我們家裏也覺著昨日送來的東西有點兒多,又不實用,今天這才拿來換的。明日起我們再來就只送吃的,而且保證不多送,一天就送一次,還請大人通融。”

來前先生和劉老夫人都叮囑過,牢房裏做主的是侍郎大人,那不是用錢可以打動的,所以一定不能給錢。

此時他們也沒有可回饋的東西,只管把姿態做低,將來再報還就是。

刑部侍郎居高臨下的瞥了她一眼,想到今日朝會後大人回部裏的表情,以及至今都被收押在宮裏的益州王父子三個,他揮了揮手,讓他們把檢查過的東西送進去了。

他蹙眉道:“給你們一刻鐘的時間收拾,別在這牢房裏留下太多的東西。”

周立君連忙應下。

等人一走,向昌立即奔著炕上的向家兄弟去,大吉則去找白善匯報今日家裏收到的信息。

周立君則拉著滿寶哭,只是沒敢哭大聲,“小姑,你臉都出血了,還蹲了大獄,爺爺奶奶要是知道,他們一定要急死了的。”

滿寶揮手道:“放心吧,你們可別給家裏去信,沒幾天我就能出去了,你們往家裏送信,回頭我出去了還得再雇人送一趟,多費錢?家裏人知道了也白擔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