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度過

白善的小腰都快要直不起來了,站起來的動作也有點兒別扭,扭頭看見向朝醒了,他沒多少誠意的打了一個招呼,然後蹲下去把滿寶用過的那些刀、剪刀、鑷子之類的東西一股腦的丟到鍋裏的開水裏先滾一遍。

然後又洗第二遍,這才把它擦幹了裝在布包裏,向朝一直想張嘴問話,但滿寶看著比白善還疲憊,眼睛都是半閉著的,正在藥箱前撿藥,所以他張了張嘴沒敢打擾他們。

等白善把刀具都清洗好塞給了滿寶,滿寶塞到袖子裏以後,白善這才看向向朝,“人暫且活著呢,你往旁邊挪一挪,給他讓點兒位置吧。”

向朝立即艱難的朝旁邊挪了挪,給向二公子讓出大半的位置來。

白善看了看那位置,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高聲叫外面的衙役進來幫忙把人擡到炕上去。

牢裏的人也是第一次見被包成這樣的人,頗為稀奇的看了好一會兒,不過他們知道這人現在是重要的人證,或者是案犯,所以沒敢重手重腳。

畢竟傷成這樣,要是被他們一擡死了,那是算他們的,還是算這兩個看著就年紀特別小的大夫的,或是算益州王的?

所以他們輕手輕腳的往上擡,向朝立即道:“和我一樣,也頭朝外。”

等把人擡到了被子上,再蓋上被子,眾人便都呼出了一口氣。

一個差役沒忍住和滿寶搭話,“小神醫,這人能救活嗎?”

滿寶一臉深沈的道:“看天意吧。”

差役們便覺得兇多吉少了,再看一眼一旁還沒燃盡的蠟燭,忍不住嘖嘖兩聲,“兩位這是一整夜都沒睡啊。”

白善和滿寶都沒說話,白善已經把針都煮好擦幹插進了針袋裏,然後把鍋裏的水倒了再清洗一遍,他就有些嫌棄的看一眼這鍋,再看一眼桌子上的飯菜,“這個可怎麼吃?”

滿寶知道他嫌棄這鍋煮過帶血的刀具,便輕咳,眼巴巴的看向來幫忙的三個差役,“三位大哥,你們能不能再給我們來個小罐子,我們好熱點兒東西吃。”

“那不行,沒有上頭吩咐我們可不敢給你們送東西。”

白善便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三塊一兩的銀錠來塞進他們手裏,“大哥幫幫忙。”

倆人一起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看三人。

白善進宮特意穿的國子學的衣服,此時一身白衣溫潤如玉,三人在天牢裏什麼樣的人沒見過?

上,位高權重,學識豐富的,下,三教九流,窮兇極惡的,但像白善和周滿這樣,本身不是惡人,又年紀那麼小便被關進來,其中一個還是前途無量的國子學學生的,這還是第一個。

於是三人遲疑了一下便握住了手裏的銀子,點頭道:“行吧,不過新罐子沒有,只有平日我們外頭燒水喝的罐子,我們勻你一個。”

白善松了一口氣,只要沒煮過奇怪的東西就行。

他們出門去,重新給他們將牢門關上,不一會兒便把一個罐子給他們送來了,白善一邊接過一邊和他們說話,“外面天亮了嗎?”

“已經卯正過了,天色已微亮,過不了多會兒就大亮了。”

白善點了點頭,謝過。

然後看著一桌子的冷飯冷菜發起愁來,這個可怎麼弄?

他不由看向滿寶……

滿寶已經把新配的藥給熬上了,此時正坐在爐子前發呆,她有點兒用神過度,處理向二公子身上的傷本來就要高度集中,她年紀又不大,忙活了一個晚上,這會兒別說身體了,腦子都不轉了。

白善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幹脆自己決定了。

他把剩飯給倒進了罐子裏,加了水便放到另一個爐子上,然後挑揀了一下桌子上已經冷下來的菜,最後一臉嫌棄的放了點兒肉糜進去。

藥罐裏的水開了,慢慢的有藥味兒飄出來,滿寶這才慢慢回神,她回頭看見白善只撥了一點兒肉糜進去,摸了摸餓得都快痙攣的肚子,她不樂意了,上前接過盤子道:“這樣不夠吃的。”

說罷撥進去半盤,還去把一盤青菜挪到了桌子邊上,在三個人的碗底都鋪了厚厚的一層青菜,道:“一會兒稀飯好了倒進去,一熱就能吃了。”

向朝見大夫終於不發呆了,立即問,“周小大夫,我家二公子……”

“放心吧,他能活下來,只要我們的藥不斷。”

向朝就松了一口氣,“那剛才您說看天意。”

“那是迷惑外敵知道嗎?”

白善:“你想的倒挺多。”

“那是。”

白善見她終於不呆呆的了,便笑了笑,專心看火去了。

滿寶就搬了張凳子坐在向二公子的旁邊,撐著臉認真的打量他,“你們二公子可真夠能忍的,腳筋都被挑斷了,卻還是什麼都不說。”

向朝一呆,激動起來,“什麼,腳筋被挑斷了?”

“你別激動,”滿寶安撫他道:“所以我說他就是活了,也多半要落下終身殘疾。”

向朝卻是眼睛一亮,往這邊爬了兩下,“那少半呢?”

“少半就是,若我能出去,他也能出去,能夠像治療季浩和蘇堅一樣所需要用到的藥材都不缺,那或許我能給他接上,接上以後將來不說能與常人一樣,但至少是可以走路的。”

向朝就咽了咽口水,“那,那我們能出去嗎?”

滿寶嘆息一聲。

白善道:“近期是不可能的,最快兩日,他們就要提審我們了,按理來說確定了我們給出的證據是真的,我們就可以出去了,但你家二公子恐怕不行,他是刺客。”

“可我們二公子也是苦主!”

白善目光幽深,“那他也是刺客,別說太後還在,便是太後不在了,按律,刑部也不會放人的。”

滿寶問:“那要是不按律呢?”

白善垂下眼眸道:“那就要看陛下的意思了,他說可以自然就可以。”

向朝張了張嘴巴,可他們有什麼面子去求皇帝?

滿寶也在苦思,借由治療皇後的情分嗎?

似乎有點兒不夠呀。

白善也在垂眸思考,牢房裏一下安靜了下來,只有火光的映在他們臉上,讓他們有些蒼白的臉色變得有些橘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