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不眠

鄭老夫人一走,書房院外一時就安靜了下來,季維和季翔兩兄弟就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悄咪咪的進了書房。

季相看到他們時臉色已經恢復正常了,臉上的口水也擦幹凈了,他當之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瞥了兩個兒子一眼後道:“這幾日讓你們媳婦約束好府裏,別往外去,酒宴什麼的你們也少去。”

兩兒子應下,季維躬身問:“父親,浩兒在朝上鬧那麼一出……”

“事情已經出了,再懊悔也沒用,禍兮福所倚,這事未必就是禍,端看益州王做到了哪一步。”

季翔低聲道:“父親,去年因浩兒落馬之事,唐知鶴趁機從各家手中拿去了不少良田分給災民,其中我們家大半都給出去了,如今還有一些在手上,這事查起來……”

季相的臉色有些難看,“我與族老那邊去一封信,留在益州的族親做事也太沒有分寸了,當初就不該插手災民之事,好在去年捐出了大半,剩下的,趁著此時秋收結束了,也都捐出去吧。”

季維:“就怕有些人家不肯。”

季相冷哼一聲道:“這事由不得他們,實在頑固,再補償他們些錢財。”

季相本來頭發就發白了,這會兒愁得更白了,家大業大,也不是那麼好受的。

季家父子緊急商量起來,把季浩領回後院的季老夫人則擰著季浩的耳朵拍了他好幾下,氣呼呼的坐在椅子上道:“你這張嘴巴呀,這是吃的教訓還不夠?”

季浩老實的低頭。

季老夫人看著就長嘆一聲,揮手道:“行了,我懶得說你了,你回屋歇著去吧。”

季浩就跪在季老夫人的身前,攀著她的膝蓋仰頭問,“祖母,周滿他們會有事嗎?”

季老夫人還是很喜歡周滿那個小姑娘的,聞言嘆息一聲道:“這個誰知道呢,不過她所告若是真的,益州王也不好受就是了。她這也算求仁得仁了。”

季浩張大了嘴巴,小聲問:“祖父就不能保她嗎?”

“他?”季老夫人冷哼一聲,他不縮起來當王八就不錯了,不過當著孩子的面自然不能這麼說他祖父,所以季老夫人換了一個說辭,“你祖父且連自身都顧不了呢。”

季浩就坐在了地上,靠著他祖母的膝蓋不說話了。

老唐大人剛從宮裏回到家,兒媳婦已經領著人快步迎過來,十步開外便行禮道:“父親,魏大人來了,兒媳請了他在前廳等著。”

老唐大人回書房的腳步便一頓,點了點頭道:“你休息去吧,我去見他。”

“是。”

等老唐大人走了,唐夫人便瞥眼看向她身後的一個小廝,那是她娘家的陪嫁,專門給她跑腿用的。

小廝心領神會,跑去找老太爺的小廝嘮嗑去,同時一個丫鬟也跟著去了,這是打算硬的不行就來軟的。

老唐大人領著魏知去了書房,倆人關起門來一坐,齊齊的嘆了一口氣。

老唐大人問魏知,“這是陛下的意思?”

魏知道:“若不是陛下的意思,我實在想不明白兩個孩子為何要此時告狀。”

他蹙眉道:“可這是為何?”

見老唐大人不說話,魏知就皺眉,“怎麼,你知道?”

老唐大人道:“今日進宮的時候我手下有人說,私底下有官員私聯,想要在宴上提一提東宮之事。”

魏知皺眉問:“東宮什麼事?最近東宮不是很安靜嗎?”

“最近是幾近?”老唐大人道:“蘇堅落馬之事稀裏糊塗的了結了,東宮侍妾落胎之事卻沒了下文,我和老封打聽過,他也很有怨言,人已經查出來了,只是陛下壓了下來,他又不願意稀裏糊塗的結案,這事就這麼梗在那裏。”

“太子綁杜家兄弟的事算私了了,但朝臣這邊又不認,更別說砸了三皇子府的事。”老唐大人搖了搖頭道:“很多人明面上不說,私底下對東宮卻很質疑,他這樣任性妄為,將來如何為君?”

魏知皺眉,“就為這?”

老唐大人搖了搖頭道:“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有人想要聯名上書太子之事,卻不知道是何事,陛下顯然不想讓益州王再拿兩位皇子做刀,所以才提前發難。”

“那也該提前知會一聲,那兩個孩子顯然也是毫無準備……”

老唐大人卻有不一樣的想法,“看周滿身上帶的東西,你覺得他們是毫無準備嗎?”

魏知皺眉,許久後搖頭,“不對,以劉老夫人的為人,她斷不能讓白善在今天這樣的日子上告,而且她不可能不知會我。”

說到這裏,魏知擡頭看向老唐大人,問道:“東溪莊向家是怎麼回事?”

老唐大人就扶額道:“我不知道。”

魏知一臉的懷疑,“你不知道?”

老唐大人惱羞成怒:“我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那小子做的事我怎會知道?”

魏知就收回了視線。

倆人又齊齊嘆了一口氣,開始為明天的朝會發起愁來。

本來,明天他們應該休沐的,後天也應該休沐的……

可這會兒爆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休沐是不可能了,不累死都算好的了。

但此時,最累的應該是皇後。

自從將太後送回房間後,益州王妃就一直跪在地上哭,雲鳳郡主才換了衣服,都沒到大殿上就被皇後的人攔住了,等太後他們回來,知道了前殿發生的事後,她便要提著鞭子去前殿找周滿,結果卻被皇後的人攔住,帶下去休息了。

太後是真的頭疼,心也疼,根本顧及不到她,她借口休息將皇後打發走,開始不斷的派出自己的人手。

結果一番折騰下來,一直到天黑了,她才收到消息,她的人連宮門都出不去,人全被拿住或絆住,要不是天黑了,宮門落匙,她恐怕都不知道。

在後宮,能有這個能力的,也就只有皇後了。

所以太後一生氣,就把皇後叫了來跪在殿中,等皇帝終於見完了該見的人回後宮時,一直等著的明達就跑過來,“父皇,你快去救救母後吧,母後在皇祖母的宮中一直跪著呢。”

皇帝面色一變,拍了拍明達的手,讓人把明達送回宮殿休息,大步便朝太後宮中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