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合作

白善見滿寶目光專註的看著眼前的虛空,便也認真的看了看,什麼都看不到,一扭頭便見向朝也正一臉關切的看著他們,正把拳頭塞進嘴裏,生怕說話打攪他們。

他略一思索便走上前去,道:“向朝大哥,你先睡一覺吧,養好了精神傷才好得快。”

向朝搖頭,“不,我不睡,我要等二公子醒來。”

白善就伸手摸著他後脖子的一點按了按道:“睡吧,你家二公子這一時半會兒的也醒不來。”

向朝還想拒絕,但他就覺得自己越來越困,越來越困,他今天被打了一頓那麼狠的,本來就受傷不輕,還在大殿上被問了那麼多,此時被白善一按,一松懈下來,眼皮便越來越重,不多會兒就睡過去了。

白善確認他睡了,只是睡得不是很安穩,就找出一條長帕子來直接蒙他眼睛上,擋住了燈光,也擋住了他的視線。

他這才轉頭看了滿寶一眼。

見她還在看著虛空之中皺眉,也不知道在看什麼,在想什麼。

白善把燈移到她的對面來,正照著地上的向二公子。

雖然光線還不是很足夠,但這牢房裏還有兩個爐子燒著火,總比昏暗的要好。

別的牢房可沒這樣的待遇,基本上是天一黑就睡了,這一側的牢房背後正好也是重犯所住的天牢。

聽見這邊動靜不斷,便知道隔壁進了新的犯人,只不知道是什麼人,竟能分到那邊。

他們這邊還空了好幾間牢房呢。

白善專心燒水,滿寶專心和莫老師研究病情,其實就是莫老師提出一些建議,滿寶綜合考慮後確定治療方案。

科科提醒滿寶她設置的時間到了,滿寶這才將向二公子身上的針都拔了,白善捧著一塊麻布幫忙放接針,一會兒這些針還都要煮過,洗過呢。

一旁給向朝熬的藥也好了,不過他們沒給睡著了的向朝喝,而是給了向二公子。

白善負責餵藥,滿寶則開始用木盆裝了水給他擦洗傷口,她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來一個布包,一打開放在凳子上,裏面是一排排形狀各異的刀子,白善都見過,可是又沒見過。

見過是因為他知道她有一套範太醫送給她的刀具,沒見過是因為剛才那包被刑部的人檢查過後攔在了外面,不給進,這一套一看就比範太醫送的那套還要新。

白善收回了目光,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炕上趴著的向朝,有些不放心,起身順手將炕上放著的一件衣服蓋到了他的頭上,這才繼續蹲下去小心翼翼的餵向二公子藥。

但昏迷的人有些難餵,他問道:“能把他弄醒嗎?”

滿寶看了一眼後道:“有點兒難,而且我要給他處理傷口了,他這時候昏睡更好。”

她想了想道:“藥箱裏有一管包好的餵藥蘆葦,你拿來試一試。”

白善去翻藥箱。

雖然有管子餵藥,但因為白善不太熟練的操作,一碗藥起碼有一半給餵在了外面,不過他覺著能吃下一半也好了。

滿寶打了熱水來凈了手,剪了一塊幹凈的麻布便開始給他清理傷口。

從刺殺到現在,已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他身上新傷累著舊傷,顯然,益州王沒問出什麼來,所以才想吊著他的命,他身上的一些傷口敷著藥,但顯然不用心,很多傷都有了腐肉。

現在已是深秋,天氣只會越來越冷,這對他來說是壞事,卻也是好事,至少傷口發炎的概率沒那麼高了。

滿寶清理到那些傷口便要將腐肉割掉,白善拿了另一個木盆給她裝,看得小臉微白。

倒是滿寶,或許是因為見得多了,也處理過不少,面不改色不說,手法還熟練得很。

向二公子昏睡中感覺到疼痛,肌肉抽動,卻還是沒醒。

滿寶教白善怎麼在她清理後上止血止疼的藥粉,或是塗抹藥膏。

兩個人素來默契,白善又聰明,以前也沒少給滿寶打下手,這一指點便慢慢熟悉起來。

倆人低聲交談著,一個割掉腐肉,清理傷口,一個則在後面上藥,觀察病人的反應。

他身上的傷口太多,不僅前胸,後背,還有手臂,雙腿。

好在他們有爐子有炭火,將人剝光後白善將爐子移過來一些,勉強算給他取暖。

外面的看守的人大多都睡了,只有值班的人在坐著打盹,偶爾清醒過來聽到這邊還有動靜,便探頭往這邊看一眼,只見倆人正圍著地上那人不斷的動作,只是因為周滿背對著他們,白善又特意把他們吃飯的桌子移到了滿寶的身後。

所以他們沒看到滿寶手上的刀,但看到了白善手上的藥瓶,那人搖了搖頭,轉身離開,和外面的同伴道:“還在救人呢。”

“這大晚上的忙活什麼呀?那人都那樣了,擡進來的身後就剩下一口氣,給些水米,最多再活四五天。”

都是在牢裏行刑過的人,這兒還是天牢,人怎麼樣,他們一看一摸心裏就有數了。

“那可未必,知道裏頭關著的小娘子是誰嗎?邳國公府的小公爺就是她救的,當時計太醫和鄭太醫都沒辦法了,她不照樣把人救活了?”他壓低了聲音道:“連皇後娘娘都找她看病,所以我看,那人未必死。”

“難怪我們大人同意魏大人把他們關在一處,哎,你說,宮裏傳出來的事兒是真的嗎?益州王真反了?”

“真反沒有,想反估計是真的。”

“那他們說的事也是真的了?”

“誣告皇親可是誅族的大罪,誰會冒這樣的風險?”他壓低了聲音道:“裏頭那兩個大的也就算了,是刺客,亡命之徒,那周小大夫和那白小公子圖什麼?”

“一個是神醫,一個是國子學的學生,個個前途無量,誰會拿著自己的前程和一家性命來賭?”

“恐怕也賭個前程呢?”

“嗤,太後還在呢,益州王這事不管是真是假,只要太後還在,以後他們想有前程,難!”

同伴一聽還真是,心裏對這話更信了。

牢裏的倆人對這些事全然不知,他們正在搖曳的燈光和火光之下埋頭治人,桌上的飯菜慢慢冷硬,余味消散在空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