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試探

白善擡頭去看魏知,倆人默默地對視了一眼,當著封尚書的面還是什麼都沒交流,不過封尚書雖比不上老唐大人那個刑案高手,但察言觀色的能力也不差。

他目光不經意間在倆人間一掃,若有所思起來。

滿寶已經不管他們了,先去處理地上躺著的人。

魏知一低頭便看見她用剪刀將他身上的衣服剪了,露出來的胸口上有好幾個烙印,不由微微皺眉,半響也只嘆息一聲,沒有再打擾他們,轉身走了。

他一走,封尚書自然也離開的,這時候誰都不宜和他們接觸過多。

因為,誰與他們走得近,誰就有可能被卷進這件事情裏來。

要知道周滿和白善都是突然出現在京城裏的,也是很突然的出現在皇宮和壽宴之中,他們沒有足夠的家世,很多事情都經不起推敲,細查起來,誰與他們走得近,誰就有可能沾上這件麻煩事。

牢房重新被關上,白善在他們所有人都退出去前突然開口道:“魏大人,封大人,小生有一請求,還請答允。”

都快要走出去的魏知腳步一頓,回頭看向他,沈吟片刻後問道:“何事?”

白善擡起眼來看向他道:“兩位大人也看到了,我們這牢房裏有兩個重傷患,恐需要許多熱水,還請大人再給我們一個大爐子,一口大鍋燒水。”

魏知悄悄的松了一口氣,笑道:“這個沒問題,我都能代封尚書應下你,是吧封尚書?”

封尚書收回落在白善身上的目光,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道:“魏大人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封尚書當即讓下屬去安排了。

兩位老大人一同出了天牢,封尚書看向魏知,笑問,“魏大人也是第一次見白善嗎?我看他對你頗有兩分親近。”

魏知笑了笑,沒有回答。

封尚書也不追問,此時天已經全黑了,倆人站在大牢門外擡頭看了一眼星空中掛著的一輪彎月。

封尚書嘆氣道:“快要入冬了。”

魏知道:“於有些人來說,卻可能是春天。”

封尚書笑了笑後搖頭道:“春天不是那麼好來的,今晚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睡不著呢。”

魏知沒說話,因為他也是其中一個,他想,封尚書也一定是其中一個。

更大的爐子和鍋很快就送來了,正在給滿寶打下手的白善立即去接過,當下就生火燒水起來。

誰知道他們又擡進來一筐的炭,差役臉色還算不錯的道:“在牢裏用木柴,想把我們都熏死嗎?”

白善就看了一眼送進來的炭,拱手行了一禮。

牢房又被啪嗒一聲關上了。

白善去燒水,有炭,火更容易燒起來了。

他把火燒好,就去看滿寶,發現她把向二公子身上都紮滿了針,連腦袋上都沒放過,明明已是深秋,明明是在陰冷的牢裏,她額頭上楞是沁滿了汗。

白善拿了帕子給她擦掉額頭上的汗,滿寶咽了咽口水。

她還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處理這樣危重的病人,以前不管是季浩,還是邳國公府蘇堅,她身邊都有其他太醫或大夫在的。

有商量的人,且因為知道他們醫術比自己高明,她總是多些底氣。

現在卻是全靠自己判斷不說,連藥材都是有限的。

只有今天寫了讓家裏送來的藥材,所以她需要斟酌再斟酌。

滿寶讓白善擦了汗後,將最後一根針落下,摸了摸病人的脈象,發現略穩固了些,雖然沒有變強,但也沒有再持續變弱,依然是奄奄一息的模樣。

滿寶緊緊皺著眉頭,一邊等待一邊分出一股註意力讓科科聯系莫老師。

這時候正是平時滿寶上課的時間,雖然上課的視頻是提前錄好的,但未免滿寶有不懂的要請教,每次滿寶上課時,莫老師都會在線上,這樣他們可以隨時交流。

所以科科一聯系,莫老師就給出了回應。

滿寶略一思索,掃了一眼周圍,見只有另一個病人——向朝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著外,就只有白善在一旁了。

白善不是外人,所以她在心裏和科科道:“科科,你給病人拍張照片發給莫老師好不好?”

科科:“宿主,這不合規定,我只能拍攝要收錄的物種。”

“那你就拍一拍看看這牢裏有什麼草啊,蟲子啊,老鼠啊之類的,回頭我查查看適不適合收錄,拍的時候順便把地上躺著的人一並拍了唄?”

科科沈默了一下,滿寶捧著小臉蹲在地上,認真的和科科交流,“科科,幫幫忙唄,等我可以出去了,我就去找明達公主,和她把宮裏那些植物都換出來。”

科科的程序有些無奈,只能默默地拍起來,順便推薦了一下,“要不要掃描?”

滿寶遲疑。

科科忍不住道:“宿主,你這麼多積分留著也不用,有什麼用?”

滿寶看了一眼她的總積分,再低頭看一眼病人,想著現在她身邊也沒其他大夫商量,雖說她有很大的把握能保住他的性命,可也一定會留下很重的後遺癥。

尤其是在現在藥還不夠,環境也惡劣的情況下。

這人比他們還要慘,全家都被殺了,剩下他還被打成了這樣……

滿寶道:“掃吧。”

科科就好不手軟的扣了好大一筆積分,將人裏裏外外都掃描了一遍,然後展現出來給滿寶看。

滿寶道:“給莫老師一分兒。”

莫老師看到發過來的照片以及病人的掃描數據,嚇得當即從椅子上蹦了起來,瞪大了眼睛後忍不住打字,直接給滿寶發語音,“這這這,你們這是幹什麼?這是虐待啊,你們報警了嗎?”

滿寶一邊研究掃描出來的數據,對比向二公子的傷,一邊聽科科轉達的莫老師的話。

她在虛空中點了點,點了好幾個向二公子身上需要特別註意的地方,然後抽空在腦中和科科道:“告訴莫老師,我們現在就在牢裏,不用找衙役了,讓他只管研究一下怎麼救病人,最大限度的保證病人將來的恢復就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