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7章 新人

滿寶摸了一下自己的臉,笑道:“沒事,擦一擦藥過幾天就好了。”

他們簡單交流了一下兩邊的信息,見刑部侍郎走過來了,向昌和大吉非常乖巧的站起來往外走,不過出去前,大吉還是給白善塞了一大包銀子,低聲叮囑道:“若是飯菜不好,或需要熱水什麼的使喚不動,便用銀子買。”

白善明白,將塞過來的銀子悄悄藏好。

滿寶看了一眼,想說不用這麼小心的,錢嘛,她這裏多的是。

大吉他們回去復命,滿寶和白善這就便挑揀著藥材去熬藥。

看守的人也懶得過於搭理他們,給他們拎來兩桶水便睜一只眼閉著眼的讓他們在牢房裏折騰,當然,白家送來的飯菜,木盆什麼的也都送進來了。

白善把牢房收拾好,只有三床被子,他直接鋪了一床給向朝,請了衙役們幫忙把人擡到被子上,然後就小心翼翼把才擦洗上好藥的向朝給擡到被子上,一層麻布蓋好傷口和藥粉,便用被子給他小心的蓋起來。

向朝也是第一次見他們,本以為倆人年紀小,又生活富足,會嬌氣呢,沒想到卻都這麼能幹。

所有家務活裏,滿寶最擅長的就是生火了,所以她只打了三次就把火給生起來了。

她松了一口氣,將送進來的木柴慢慢就著火點燃,這才想起她還沒往藥罐裏放藥呢,連忙將還沒熱的藥罐拿起來去塞藥材和倒水。

為了方便說話和觀察,特意要求頭朝外趴著的向朝看著,默默地收回了前一句話。

白善嫌棄的把牢房中間的那張桌子擦了擦,最後發現怎麼擦也擦不幹凈,實在沒辦法了,就剪了一塊麻布鋪上去。

滿寶看了忍不住道:“浪費!”

白善堅持道:“這是為了我們未來很長一段時間的食欲著想,這也是健康。”

滿寶勉為其難的接受了他的借口,但倆人的吵鬧還是不少。

白善嫌棄她用過的東西到處亂扔,滿寶覺得他東西還沒用完,一會兒還要用呢,一轉眼他就給她收拾好了,她用得很不順手。

明明只有三個人的牢房,有一個還躺著沒動彈,楞是讓他們兩個過出了一家子的味道。

讓外頭正吃抽空吃晚食的看守人員們都忍不住踱步過來探頭看了一眼,回去稀奇的道:“都進了天牢了,他們精神倒好。”

“過了今天沒明天的,高興總比哭哭啼啼的強吧?”

“唉,人看著不大,膽子倒不小。”

“何止是不小啊,這簡直要捅破天了,也不看看今兒是什麼日子,便是普通人家,在人老娘的壽宴上告人小兒子……”

“咳。”刑部侍郎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後,眾人一驚,立即站起來行禮,直起身來才發現刑部侍郎身後還有尚書大人,立即又低下了頭,彎下了腰。

刑部侍郎斥道:“沒事幹了是不是?再讓本官聽到你們亂嚼舌根……”

眾人連忙低頭表示不敢了,刑部侍郎這才側身站到一邊,請封尚書他們入內。

這會兒,大家才看到,昏暗的入口處還站了許多人,這會兒一讓開,不斷的有人進來。

不多會兒,便有人拿木板擡進來一個血肉模糊的人,魏知竟也跟著一塊兒進來了。

一行人直接進入天牢的深處,找到白善他們。

魏知看了眼正飄散著藥味兒的罐子,再看一眼特意把桌子移到炕邊,正圍坐在桌子邊吃飯,偶爾抽空餵一口向朝的少年和少女,突然一笑,指了指木板上的人和封尚書道:“我看這房間足夠大,這天牢畢竟房間有數,不如就把他們都關在一起吧,這樣刑部也更好看管。”

封尚書:……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還能拒絕不成?

不過,他看了眼躺在木板上的人,微微搖了搖頭,恐怕就算是周滿在,這人也活不長了。

正在吃飯的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突然出現的這一群人,不過驚詫也只是一瞬,白善和滿寶最先反應過來,他們立即起身上去看躺在木板上的人,“是從王府裏帶出來的人?”

魏知頷首,“不錯,三個人,只有他還活著。”

向朝臉色微變,撐起半邊身子問:“是誰,是二公子嗎?”

魏知看向封尚書,封尚書讓人打開了牢房,木板被擡了進去,上面的人血肉模糊,連手指都沒有完整的了,但臉上卻沒多少傷,向朝一下就認出來了。

他眼淚簌簌的往下落,壓抑的哭起來,“二公子,二公子,周小大夫,你救救他,你救救他,他是我們一族的希望,是我們唯一的嫡血了,當初六爺就不答應他親自去的,應該攔住他的,應該攔住他的……”

滿寶蹲下去摸了摸他的脈,半響後她擡頭道:“沒傷到心脈,倒是可以勉強一救,可就是救起來,他現在的傷勢也會落下終身殘疾的。”

向朝都感覺不到背上的疼了,幾乎半坐起來,他抹了一把眼淚半坐起來,點頭道:“能活下去就行,能活下去就行。”

魏知便道:“需要什麼藥材,周小大夫寫了方子交給封尚書就行,你家裏應該派了人在外守著吧?”

滿寶連連點頭,“有的,有的。”

她眼睛閃閃發亮的看著封尚書,“那就有勞封尚書了。”

魏知也笑著對封尚書道:“封尚書,舉手之勞而已,應該不為難吧?”

封尚書面無表情的道:“周小大夫,本官以為他們只需送一次藥材而已,天牢不比他處,這裏到底不是醫館。”

讓他們和外面聯系一次已經是他違規了,還再來一次,而且還將是無限次的重復,他又不傻。

魏知輕咳一聲,附在封尚書耳邊道:“這也是陛下的意思。”

封尚書就瞥了他一眼道:“那就拿陛下的手書來,或是讓我聽到陛下的口諭,不然我是不會答應的。”

他掃了一眼現在的牢房,示意魏知看裏面的人和東西,低聲道:“如此,我已經算是徇私,我知道你是同情他們,我也同情,但凡事不要太過,規矩破得多了,那就不叫破規矩了。”

那叫居心叵測,叫造反!

魏知便沈思了一下道:“我會去請陛下的手書的。”

封尚書這才沒再說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