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6章 探望

刑部來的人掃了眼這屋裏的人,笑了笑後和莊先生離開。

劉老夫人目送他們離開,這才立即看向手中的藥方,只見最後兩個藥名是“平車前”和“安桂”,她便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一下跌坐在身後的椅子上,無力的將藥方遞給另一旁的倆人。

那倆人立即接過藥方看,“這是什麼意思?是出事了,還是暫且安全了?”

白二郎和殷或也在一旁巴巴的等著。

劉老夫人道:“暫且是安全的,你看藥方最後兩個藥名。”

倆人這會兒才松了一口氣,不過依舊提著一顆心,“這上面怎麼列了這麼多藥材?都是要給向朝的,那他豈不是傷得很重?”

劉老夫人道:“四十杖,比我們預想的要少了一半,應該沒問題,滿寶醫術很好的。”

劉老夫人看向老人,微微欠身道:“這次有勞向六爺了。”

向六爺搖了搖道:“只要能伸冤報仇,何況,老夫人的孫子也在這裏面呢,當不得你的謝。”

一旁的青年道:“不知道二公子怎麼樣了,能把二公子救出來嗎?”

白二郎立即道:“大吉說,魏大人已經帶著人圍了王府,我想,人只要還活著就應該能找到,就不知道找到以後會不會把人給我們。”

劉老夫人想了想,搖頭道:“連善寶和滿寶都沒放出來,向二公子涉及刺殺,更不會放了,恐怕也是要送到牢裏。”

“二公子受了刑,只怕身子……”

劉老夫人想了想道:“牢裏有滿寶,便算是有了大夫,就是少藥,二郎,你拿著藥方去藥房,趕緊把藥抓了,每一份藥都多抓些,再去滿寶屋裏找找,那些能治傷的藥罐都給她帶上……”

滿寶的東西,除了白善外,白二郎是最熟悉的了,他連忙應了一聲,結果藥方便往外跑。

殷或與他一起去抓藥。

倆人拿著藥方在庫房裏翻找,白二郎見殷或竟然比他還熟練些,便好奇道:“你怎麼也這麼熟?”

殷或淺笑道:“吃的藥多了便知道了,況且我也是看過《黃帝內經》和《百草集》的,你這是和滿寶學的?”

白二郎就一邊抓藥一邊嫌棄的道:“我才不學呢,也就白善會對這個有些興趣,我是因為家裏買了藥材,多了他們整理不來,他們逼著我幫忙,這才會的。”

他一邊將稱好的藥材放在大大的紙上,然後動作勉強算熟練的包起來,嘆息道:“這會兒也不知道他們在牢裏有吃的沒有,有喝的沒有,皇帝這人不講信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把人放出來。”

殷或小聲道:“這樣的話你少說。”

“我知道,我沒和別人說。”白二郎將所有的藥材包好,然後放進一個大大的背簍裏,小聲道:“一會兒我們往裏塞些點心吧,你看這會兒天都快黑了,大家擔驚受怕大半日,肯定沒吃什麼東西。”

殷或遲疑道:“劉老夫人應該會準備吧?”

劉老夫人何止會準備點心,她還給準備了被子,毛巾和帕子等物,當然,飯菜也是不少的。

為免天牢那邊不給東西進去,她還把東西分了好幾個檔次,先重後輕,滿寶他們最緊需的東西先送進去,實在送不進去就用錢砸。

為此她還給大吉準備了兩個小箱子的銀錠,一個箱子裏裝的全是五兩一錠的銀子,一個則是一兩一錠的小銀錠。

別說白二郎和殷或,就是向家來的兩個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一直過得有些捉襟見肘的向六爺看了,再一次在心裏感嘆起來,他們這一次結盟沒有結錯。

東西是大吉、劉貴和向昌陪著送過去的,一到大牢,劉貴就滿臉賠笑的一路撒錢過去,兩邊袖子沈甸甸的,裝了不少的銀子,一邊是一兩的,一邊是五兩的,遇著當差的差吏就給一兩,遇著有官位的官員就給五兩。

當然,遇著刑部侍郎這樣的官員,那就不能給錢了,劉貴一揖到底,好話跟不要錢似的恭維著,然後戰戰兢兢的和大吉把東西送到了天牢裏。

向朝已經醒了,他還躺在木板上,背上紮了不少針,很疼,但心裏又很舒坦。

他道:“滿朝文武呢,益州王這事瞞不住了吧?”

白善和滿寶都肯定的點頭,“肯定瞞不住了。”

向朝就長舒了一口氣,又有點兒睡覺了,正巧大吉他們這時候送東西過來。

送進來的東西刑部都要仔細檢查的,刑部侍郎見他們送進來這麼多東西,幹脆就在牢房門口檢查。

先是被子,每一床被子都被抖一抖,摸一摸,確認沒夾帶後才交給牢裏的白善和滿寶。

倆人將被子抱到靠墻的炕上,直接把被子鋪上去。

然後是送進來的衣服,刑部侍郎皺眉,問道:“你們還打算在牢裏換洗衣服?”

白善和滿寶看了一眼那衣服的大小,連連搖頭,然後一起指向木板上躺著的向朝。

刑部侍郎低頭看了向朝一眼,再看了看手裏的衣服,遞給他們。

然後是藥材,各種瓶瓶罐罐和幹凈的麻布,滿寶見他拿著麻布,立即解釋道:“包紮傷口用的。”

刑部侍郎揮了揮手,也都通過了。

等把東西都過了,刑部侍郎便讓人去給他們帶來熬藥的鍋和爐子,“藥,你們自己熬。”

他看了一眼一直默默站著不說話的大吉和向昌,收回視線道:“你們只有半刻鐘的時間。”

劉貴連連彎腰道謝。

所有人都撤了出去,不過刑部侍郎站在了不遠處,目光依舊似有似無的落在這邊。

但這也足夠了。

向昌立即沖向地上躺著的向朝,低聲詢問,“五哥,你咋樣了?”

向朝搖頭道:“沒事,四十杖而已,躺幾天就好了。比之前我們想的八十杖好多了。”

向朝問:“王府外面你叫人盯住了沒有,二公子有沒有救出來?”

“現在還沒消息。六爺和劉老夫人都說,就是救出來,二公子多半也要被送到天牢裏來的。”

向朝道:“不論在哪兒,總比在王府的地牢裏強。”

大吉也是第一時間沖到了白善和滿寶面前,小聲問道:“少爺,滿小姐,你們沒事吧?”

倆人一起搖頭。

大吉上下打量一下他們,便看向滿寶的臉,“滿小姐的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