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天牢

滿寶他們被領到天牢裏,她看了一眼躺在木板上的人,和封尚書道:“封大人,能不能把我們關在一起?”

封尚書微微皺眉,雖然天牢裏不太講究,但男女還是分開的。

滿寶道:“我是大夫,我想給他治治,或是你們會請大夫給他看傷?”

封尚書便低頭看了一眼木板上已經昏迷過去的向朝,他自然是願意給他請大夫的,現在也能請,但之後宮裏反應過來,再想給他請大夫恐怕就有些難了。

所以封尚書轉了轉眼珠子,笑道:“也好,那我給你們安排一個大點兒的房間。”

果然給他們找了一個比較大,又幹燥的房間塞進去了。

一進去,封尚書就問,“可需要我給你們準備什麽藥材嗎?”

滿寶便道:“還請封大人給我們些紙筆,我寫了方子給您,您可以派人送到常青巷白家去,讓他們把這些藥材準備好,再把我的藥箱送來就好。”

封尚書深深地看了滿寶一眼,點頭道:“好說。”

讓人去拿了筆墨來。

滿寶寫了滿滿的一張紙給封尚書,封尚書一目十行的掃過,笑了笑後應下,讓他們好好休息,拿了藥方轉身便走了。

他出去後招來被緊急召回的心腹,“從刑部裏調人,裏面那層牢房由我們的人層層守住,除了陛下和三省主審的官員拿著蓋章的公文來外,誰也不準進去。”

“是。”

封尚書看了眼手上的方子,嘆息道:“風雨欲來呀,何來的平安?”

他將房子遞給一個手下,“送到常青巷白家去,讓他們準備好這些藥材,馬上帶回來送到裏面周小大夫的手裏,對了,給他們準備好藥罐和木柴,讓他們自己熬藥去,這種要命的事,你們少沾手。”

眾手下松了一口氣,連忙應下。

人一走,滿寶就蹲下去看木板上的人,小心的推了推他,“你還清醒嗎?”

白善則去看滿寶的臉,問道:“你怎麽樣了,疼嗎?”

滿寶沒往心裏去,搖了搖頭,見木板上的人沒反應,便對白善道:“他昏過去了。”

白善就看向他後背上的傷,咽了咽口水,有些恐懼的道:“都杖打在腰上,後背和臀上,恐怕傷及了骨頭和內臟。”

滿寶點頭。

伸手去摸他的脈,半響後左右看了看,見目光所及的這一片牢房只關了他們三個,而現在一個衙役都沒有。

於是就伸手進袖子裏掏了掏,掏出一把剪刀來。

白善:……

進宮都是要檢查的,利器都不能帶進宮,這偽裝的也太不經心了吧?

不過為什麽周叔叔可以變出剪刀來?

白善想不透這個問題,又很想問一問滿寶,但低頭看了一眼向朝便打消了這個想法。

算了,這兒有第三個人呢,還是等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再問吧,不然萬一他昏迷時還能聽到話,被他聽去了怎麽辦?

滿寶已經用剪子去剪他的衣服了,白善連忙幫忙,倆人一邊幹活兒一邊聊天。

滿寶把他們在花園裏發生的事從頭到尾說了一遍,還小聲說了自己的猜測,“白二一說他的玉佩被人拿走了,我就覺著不好,你恐怕要因為我們而提前發難。”

白善同樣低聲道:“我猜出來了,是他設計的,既然他想讓我們在今天發難,那就必定要在今天發難,不然逆著他的意思,於我們是沒有好處的。”

倆人把向朝的衣服全剪了,然後看著他幾乎看不到好肉的後背和後腰許久說不出話來。

滿寶摸了摸,仔細的去感受了一下骨頭,沒摸出什麽來,便蹙眉道:“這樣不行,得讓他醒著。”

她在袖子裏摸了摸,摸出一瓶藥來,想了想,倒出兩顆來,示意白善和她一起把他的頭擡起來,給他將藥丸餵進去,藥丸很大,倆人塞進去後發現他怎麽也咽不下去,不由著急起來。

白善沖著外面喊道:“餵,有人嗎?差役大哥?”

才調派好人手的刑部侍郎走進來,蹙眉問道:“換什麽?”

白善:“有熱水嗎,給我們來一碗熱水。”

刑部侍郎見他們抱著地上躺著的人的頭,皺了皺眉道:“等著。”

說罷轉身出去,不一會兒便有一個差役端了一碗水進來。

白善接過,兩個人將兩顆藥丸丟進水裏,白善見它化得慢,一心急,直接伸拇指進去碾碎了。

滿寶:……

白善不在意的將手在向朝身上擦了擦,對滿寶道:“快餵吧,這會兒吃藥比較要緊。”

滿寶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於是也不在意這許多了,兩個人通力合作,將藥給他灌了進去。

向朝並沒有徹底昏迷,他模糊間還是有些意識的,所以吞咽並不困難。

滿寶將他放下,又從袖子裏摸了摸,摸出一個針袋來。

白善覺得,這會兒不論她從袖子裏摸出什麽來,他都不會驚奇的,好在這會兒只有他們兩個在,外面的人估計是為了避嫌,輕易不到裏面來看他們。

顯然,他們在太後壽宴上鬧這一出,在很多人來看是吉兇未蔔,所以沒人願意在此時沾手。

滿寶拿著針給他行針,先止住內血,外傷則可用藥粉,濟世堂的止血粉和止血膏在科科那裏都收有。

但她還是有些不太滿意,她嘆息道:“在牢裏就是不方便,藥太慢了,丸藥到底比不上現煎的湯藥。”

白善道:“你就知足吧,好歹我們關在了一起,你這袖子還能藏這麽多東西。”

他心裏算了一下時間,道:“這會兒,封尚書的人應該也到家裏了吧?”

刑部的人比白善預想的更快一點的到了常青巷,一直等在家裏的一眾人等看到刑部來人,幾乎是立即站起來。

除了劉老夫人和莊先生,還有兩個很陌生的人,一個是和莊先生差不多的老人,一個則是青年。

白二郎和殷或兩個小輩則是低頭坐在最邊角的位置,刑部的人一到,他們也跳了起來。

刑部的人將方子遞上前道:“白善、周滿和向朝三人暫時收押在刑部的大牢裏,這是周滿寫的藥方,要給向朝治傷的,你們家看著準備一下吧。”

白二郎立即接過,上前傳給莊先生,莊先生快速的掃了一眼後交給劉老夫人,臉上瞬間露出輕松的笑容來對刑部來人道:“有勞這位大人親自來送藥方,不如我們先到前廳做一下,我這就讓人去藥房裏準備,很快就能把藥備好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