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4章 失控四

滿殿皆靜。

“……我們很害怕,又很氣憤,可一點兒辦法也沒有,他有上萬的私軍,他在益州、遂州,甚至整個劍南道裏說一不二,我們別說告狀,連一點兒不滿也不敢露出來。”

向朝道:“被殺掉的人推進河裏,隨著洪水一起被沖走了,誰也不知道沖到了哪裏,犍尾堰決堤死了上萬人,後來又因為沒糧食,餓死,病死上千人,易子而食的事都有過,誰會在意一個莊子憑空換了主人?”

“洪水過後,無數的良田變荒地,逃難的災民還沒來得及回家,他們的房屋就被占了,田地被重新分配了主人,回來後發現一無所有,就只能繼續流浪,”向朝道:“而上面坐著益州王,各地的父母官有心的,無心的,全都無能為力,堂弟說,靠朝廷報仇是不可能的了。”

他眼睛通紅,滿懷恨意的看向益州王,往他那裏挪了挪,嗜血的恨意幾乎噴薄而出,“所以我們開始收攏一些災民,就為了有一天可以手刃益州王,可惜,兩次行刺我們都失敗了,我堂弟還被抓了。”

向朝突然扭頭看向皇帝,激動的道:“陛下,我說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去翻找益州王在京的王府,我堂弟一定還被他們關押在地牢裏。”

魏知腦海中電光閃過,瞬間便想明白了,他立即出列跪下,“陛下,臣願走這一趟。”

正遲疑的皇帝一頓,看了魏知一眼後道:“那魏卿便走這一趟吧。”

益州王眉眼巨顫,他低下頭磕在地上道:“陛下,臣冤枉,這一切都是他們的惡意揣測,並無實據,僅憑三個人的口供便要定臣弟的罪嗎?”

他擡頭道:“臣的確遭遇過刺殺,一次是去年端午,一次是今年入京之時,臣九死一生才躲過的,臣弟也疑惑,到底是哪裏挨了誰的眼,竟要對臣弟處之而後快。”

皇帝遲疑起來。

魏知知道皇帝愛面子,生怕他反悔,立即道:“王爺既然問心無愧,便是地牢裏壓著那麼個人又有何懼?待朝廷查明真相自會還你一個清白,若是這樣遮掩不從,倒像是做賊心虛。”

益州王微微偏頭冷哼一聲,“清白?只恐怕這一查我再沒有清白可言了。”

皇帝面沈如水,問道:“怎麼,五弟是在隱射朕嗎?”

益州王冷硬的回道:“臣弟不敢,但陛下,今日是母後壽辰,有什麼事不能過了今日再說嗎?”

他擡頭看向皇帝,眼中帶了淚水道:“多少年了,母後才難得高興辦一場大壽。”

皇帝沈默下來。

魏知沈聲道:“陛下,國事為重!”

老唐大人也出列跪下,“陛下,若益州王果然在遂州養有幾萬私軍,一旦他們反了,那遂州、益州、梓州、綿州、隆州都將會在第一時間淪陷,劍南道才因為水患緩過勁兒來,百姓再經不起一次動蕩了。”

一直沈默不言的太子也起身出列,跪在益州王身旁道:“兒臣附議,父皇若憂心皇祖母,不如交由兒臣去辦,父皇去寬慰一下皇祖母。”

眾臣心想:太子這話說得真好聽,恐怕皇帝去了,太後只會更氣吧?不過的確不失為轉移怒氣的一個好方法。

皇帝瞥了他一眼,沒答應他這個提議,不過卻對魏知揮了揮手,嘆息道:“魏卿去吧,帶著禁軍去。”

魏知松了一口氣,應了一聲後起身退下。

查抄這種大事也不是一時半刻能出來的,殿上這麼多人當然不可能一直等著,於是皇帝再次嘆息一聲,讓人把益州王帶下去,暫時收押在宮中。

至於白善他們則暫時住到天牢裏去,等確定了不是誣告,自然就可以放出來了。

白善擡頭看了一眼皇帝,撐著地爬了起來,伸手扶了一下也有些踉蹌的滿寶。

倆人對視一眼,皆有種劫後余生的感覺。

但能不能真的劫後余生,還得等出了天牢才知道。

天牢是刑部的天牢,封尚書親自帶著他們去。

看著這一對少年少女,再看一眼躺在木板上奄奄一息的青年,封尚書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當初他就覺得周滿一夜間名揚京城的事有古怪,卻查不出是誰幹的。

可現在看來,人家這是有組織的,不過,封尚書皺了皺眉,問周滿,“既然你們可以悄無聲息的滲透進京城,為何不早一點兒進京告狀呢?再給白善也造一個天才的名聲就是了,這樣不是更保險嗎?總比輾轉通過周滿的手入宮告狀的強吧?還選了那麼一個不好的時機。”

白善和周滿一起擡頭看他,默默地在心裏哼了一聲,什麼滲透,他們都是第一次來京城好不好,劉祖母經營多年,也只在京城有個宅子,有個鋪子而已。

名揚京城這樣的事明明是你們的皇帝陛下弄的。

不過封尚書此時顯然還沒領悟到這一點兒,還在思考白善和周滿他們在京城到底有多少幫手呢。

此時皇帝也在思考這個問題,當然不是他一人,他還帶著老唐大人,他將古忠呈上來的兩份證據放在案桌上,翻了翻後問道:“你說,他們手裏還有多少籌碼沒拿出來?”

老唐大人彎腰道:“臣不知。”

皇帝哼了一聲道:“你不知道,知鶴也不知道嗎?”

老唐大人深深地彎著腰不說話。

“東溪莊……”皇帝搖了搖頭道:“朕以為這個地方只有我們幾個知道,沒想到他們不僅知道,還能找到它的舊主人,若是沒有人幫忙牽線,兩邊是怎麼聯系上的?”

老唐大人默然不語。

“人就在眼皮子底下,看著每天忙忙碌碌,看病的看病,讀書的讀書,似乎忙得團團轉,卻原來私底下還做了這麼多事嗎?”皇帝掀起眼皮看向老唐大人,“一邊是蟄伏十二年,處事謹慎的劉老夫人,一邊是亡命天涯,滿心戒備的向家人,要是沒有信得過的人牽線,他們怎麼可能這麼快結盟?還宮裏一出事,他們立即敲了登聞鼓。”

老唐大人能怎麼辦呢,他當然只能跪下,繼續道:“臣不知。”

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皇帝冷哼一聲,揮手道:“行了,朕並不是要怪你,現在就看殷禮到什麼地方了。”

老唐大人緩緩的輸出了一口氣,在心裏罵了一聲小兔崽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