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2章 失控二

殷或和白二郎到了宮門口便被攔住了,便是他們手上有皇後的牌子也出不去。

一來,他們面生,二來,此時裏面正在舉行壽宴,看門的侍衛可不敢隨便放人出去。

這要是平常,拿著牌子進出也就算了,今天卻不行。

所以倆人糾纏了好久都出不去,而送他們過來的太監只負責送他們到宮門口,可不敢代明達公主給他們打包票。

正糾纏不清,一個小宮女低著頭走過來,拿一個牌子給守門的將衛看。

將衛檢查過牌子,看了一眼殷或和白二郎,側身讓到一旁讓他們出去。

殷或和白二郎都看著那小宮女,白二郎直接問道:“你是誰?”

小宮女將牌子收好,小聲道:“郎君們快走吧,再不走,恐怕就走不掉了。”

殷或一聽,立即拉著白二郎走了。

宮門外停了不少的馬車,車夫們都坐在自己的車轅上等候,或是相熟的幾個三三兩兩的湊在一起說話。

白二郎他們剛從宮門內出來,大家便不由一起看過去,遠遠等候的大吉看見,立即打了馬車上前,看了一眼他們的身後,驚疑不定的問,“堂少爺,少爺和滿小姐呢?”

白二郎把殷或扶上車,自己也快速的爬上去,然後低聲道:“大吉,快回家。”

大吉目光一凝,扭頭看了一眼皇宮大門,打轉馬頭便淩空抽了一鞭子,讓馬快跑起來。

整條皇城大道只有他們這一輛馬車在飛馳,所以大吉毫不顧忌的讓馬快跑起來,出了皇城便是內城,街上有了行人,他慢了一點兒速度,但速度依舊很快,他呼和著讓人讓開,一路跑回到了常青巷。

馬車還沒停穩,白二郎便撩開了簾子,馬才嘶鳴著停下腳步他便跳下馬車,推開大門便拔腿往裏跑去。

殷或才撩開簾子,只來得及看到他的背影。

白二郎一路跑到後院,莊先生正在和劉老夫人下棋,沒辦法,他們擔心孩子,又實在沒事做,便只能下棋了。

白二郎沖進後院,莊先生和劉老夫人嚇了一跳,問道:“二郎,你怎麼回來了?”

白二郎的眼淚刷的一下就下來了,他撲上去跪在地上,一邊抹眼淚一邊道:“先生,堂祖母,他們告狀去了,滿寶讓我告訴你們,今天就是個頂好的日子,朝中大臣,甚至各世家宗主都在。”

劉老夫人臉色微白,手微微顫抖起來,“可是,可是今天是太後壽辰啊,你們在宮裏出什麼事了?”

莊先生心思電轉,算了一下從皇宮到常青巷的時間,打斷劉老夫人道:“老夫人,此時不是究根底的時候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去找他們吧。”

劉老夫人反一時不能下定決心了。

這件事,她想了十二年,盼了十二年,可事到臨頭,她卻有些怕了,白善還在宮中,他還在宮中……

“老夫人,”莊先生大聲叫著讓她回神,這才壓低了聲音道:“善寶和滿寶都在宮中,箭已在弦上,若是不發,必遭反噬。”

劉老夫人這才回神,她咬了咬牙,轉身道:“我這就去。”

莊先生略一沈思便道:“老夫人稍待,我與你一同去。”

白二郎楞楞的,抹著眼淚問:“你們去哪兒?”

莊先生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道:“去給滿寶他們找幫手,你做得很好,接下來就老實留在家裏,別到處亂走,知道嗎?”

白二郎乖巧的點頭。

莊先生和劉老夫人快步往外走,正巧遇見殷或過來,倆人也沒來得及和他說話,略點了點頭便走了。

殷或行了一禮退到一旁,繼續去後院找白二郎。

一到後院便見白二郎正坐在地上哭,他走上前去拉他,“地上那麼涼,你要哭也得找個好位置呀。”

白二郎順勢被他拉起來坐在凳子上,哭道:“也不知道白善他們怎麼樣了。”

殷或問:“他們要做什麼?”

白二郎看了他一眼,今天過後,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會知道了,所以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他道:“他們要告益州王,益州王要造反。”

殷或眨眨眼,“這與他們什麼相幹?”

“益州王還殺了堂叔,殺了滿寶的父母,皇帝要他們告禦狀。”

殷或張大了嘴巴,“皇帝也知道?”

白二郎點頭。

殷或眉頭緊皺,“皇帝既然知道,為何還要他們告禦狀?”

白二郎:“白善他們說是為了名聲,皇帝得位不正,登基後為了扭轉這個印象,對僅存的幾個弟弟都很好,這時候他要是再殺益州王,別人或許不覺得益州王造反,而是會覺得他容不下手足。”

殷或:……

白二郎抹著眼淚道:“都怪我,我們計劃著先讓白善和滿寶揚名,等他們名氣大了再告禦狀,沒想到今天這麼突然,也不知道白善他們怎麼樣了。”

白善他們現在還跪在地上,不過已經沒多少人在意他們了,此時大家都在翻閱皇帝傳下去的兩本冊子。

益州王也跪著,此時他正想著事情呢,雖然對白善和周滿恨極,卻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

白善見沒人在意他們,便扭頭看向滿寶,從懷裏拿出手帕來給她擦了擦臉上的血滴。

李雲鳳的鞭子上帶著倒刺,所以才抽得這麼厲害,白善也沒敢碰到傷口,就把旁邊的血跡擦了擦。

滿寶小聲問,“你沒事吧?”

白善搖頭。

坐在上面的皇帝將殿中的一切都盡收眼底,他輕咳一聲道:“眾卿看得如何了?”

作為百官之首的季相就代表所有官員問白善和周滿兩個,“這證據你們是從何處得的?”

白善道:“山裏,當年周叔叔夫婦逃命時將東西藏在了山裏,我們進去找出來的。”

“剛才白公子說還知道益州王顯然豢養私軍的地點?”

白善看了一眼益州王後道:“不錯。”

季相問:“在哪裏?”

白善沒說話。

季相便笑問,“怎麼,滿朝文武在此,白公子此時不說,還要留待何時呢?”

皇帝也很好奇,因為他能知道是因為唐知鶴去查了,但後續是他的人接手,他記得白善不應該知道才對呀。

白善道:“我知道有人知道在哪裏。”

正說著,遠處傳來咚咚咚的鼓聲,殿中的眾人嚇了一跳,紛紛扭頭看向外面,一個侍衛進來稟報:“陛下,有人敲了登聞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