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1章 失控一

益州王也大叫一聲“母後”,沖了上去要扶住太後。

皇帝立即回神,道:“來人,快將太後扶下去,請太醫。”

說罷,他也要起身送太後下去。

白善挑了挑嘴唇,既然已經開了頭,那自然不能這麼輕易就結束,他磕下頭道:“陛下,臣這裏還有益州王現在豢養私軍的地點,人數,兵器等證據,陛下,益州百姓經五年前的水患一事已元氣大傷,當年便已十室九空,他們再經不起一次戰亂了。”

滿寶跟著趴在地上,與白善一起高聲道:“求陛下給益州百姓一條生路吧!”

皇帝臉色微變。

皇後突然從椅子上起身,走到皇帝身邊,擠開了他接過太後,低聲道:“陛下在這裏處理政務吧,臣妾去服侍母後。”

皇帝看了她一眼,收到她的眼刀,便不由松開了手,太後突然又睜開眼睛哀哀叫著醒來了。

皇後卻沒停下動作,而是將人半抱住道:“母後,妾身送您下去休息吧,朝上這些事兒讓他們頭疼去。”

太後就拉著她的手哭道:“皇後啊,我難得過一次壽,卻叫倆小兒鬧成這樣,我這做母親的被人欺負成這樣,做兒子的卻沒一個中用的。”

益州王便怒道:“母後等著,兒臣去剮了他們!”

魏知怒吼,“益州王,你這是想要殺人滅口嗎?”

太後哭起來,一把將皇後推開,指著殿下的魏知怒道:“什麼殺人滅口,子虛烏有的東西,就憑兩個黃口小兒張嘴一說你們便信了?他們才多大,他們能查得出來這些東西,結果你們卻一無所知……”

太後說到這裏福至心靈,眼睛一亮道:“對呀,你們都是吃幹飯的嗎?兩個小兒都知道的事,結果你們卻一無所知?”

滿寶道:“那是因為益州王封鎖消息做得好,太後娘娘,您不知道益州百姓的日子過得有多苦。”

滿寶仗著自己年紀小,心中此時又怕又恨,幹脆就嚎啕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道:“益州水患的時候,百姓們為了躲洪水便逃出了益州,益州的水一停他們就回來,結果回到家的時候,他們的房子被占了,田地也都被占了,全被益州王變成荒宅野地收攏,有拿不出房契地契的,就被益州王府趕走,有拿得出來的,就被打一頓,硬是把東西搶去燒掉……”

益州王瞪圓了眼睛,怒道:“你汙蔑本王——”

“這就是真的,”滿寶比他更大聲的吼回去,道:“益州城的百姓心裏不知道有多恨他,但恨也不敢說出口,就怕被王府的人聽見了抓去做苦力,罵也只敢在心裏罵。”

“不信您看,”滿寶指著臉上的傷道:“這道傷,就是剛才在花園裏,我不小心說了一句益州王的壞話,雲鳳郡主抽的,不信您問五殿下和長豫公主,我臉上的傷是不是雲鳳郡主打的。”

眾人一起看向殿上還站著的五皇子和長豫郡主等人。

倆人硬著頭皮不敢說話,季浩卻跪在了地上大聲回道:“我可以作證,就是雲鳳郡主打的。”

跪在最前面的季相:……

老唐大人跪在地上,見四下無人說話,便伸手擰了前邊的魏知一把,魏知高聲道:“季相老家便在益州,這些事情季相應該知道一些吧?季浩不是才從益州來嗎?”

季相:……

季浩擡頭看了一眼跪在最上面的白善和周滿,咬了咬牙後道:“其他的事小民不知,但小民知道,益州的流民很多,至今沒有很好的安排好。”

皇後扶著太後道:“母後,太醫來了,兒臣先扶您回屋休息吧。”

太後伸手將皇後推到一邊,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氣道:“好好好,你們是特意找了今天給我尋不自在的,我倒要在這裏聽聽,你們還準備了什麼東西?”

老唐大人知道,太後在這裏,那這案子就沒法審下去了,於是高聲道:“太後娘娘,此事涉及國本和國運,是是非非一時也說不清,不如先將人帶下去,再徹查他們帶來的證據。”

太後就指著白善和周滿問,“你們信兩個黃口小兒帶來的東西?”

“是真是假,待查過後便知了。”老唐大人堅持,“還請太後莫幹涉國事。”

“我要是硬要過問呢?”

老唐大人便看向皇帝,沈聲道:“陛下!”

皇帝便對著太後彎腰,“母後且回宮去,您放心,我一定還老五一個清白。”

太後氣得揚手就要打他,結果手擡到一半卻遲遲打不下去,她只能紅著眼低聲道:“二郎,我生了四個兒子,如今就只有你和老五了,你可不能,你可不能……”

皇帝垂著眼眸道:“母親放心,兒子都明白。”

皇後便扶著太後下去,她悄悄給尚姑姑使了一個眼色。

尚姑姑悄悄的退下。

她出了大殿,招來一個心腹小宮女,低聲在她耳邊耳語起來,她便悄悄的退下去,一出了大殿,拔腿便朝宮門那邊跑去。

太後被扶下去了。

皇帝這才嘆息一聲,回身坐回椅子上,沈聲道:“好了,有什麼話現在便說吧。”

季相磨了磨牙,只能率先拱手道:“陛下,臣想看一看他們收集的賬簿。”

皇帝瞥眼看向古忠,古忠悄悄的點了點頭,皇帝便頷首道:“傳下去吧。”

古忠便摸出一本賬冊拿下去,為免拿錯,他還悄悄的掀開看了一眼,確定是原件後便送到季相手上。

這是鐵礦的那本冊子。

季相翻了翻後轉身遞給劉會。

劉會接過翻閱……

重要的幾個大臣傳閱起來,本來就信了三分的眾臣一下便信了七分,再看向益州王時,目光全變了。

五皇子和長豫公主也跪到了地上,他們兩個到現在還有些不可置信。

所以,周滿是一開始便和皇叔有殺父殺母之仇了?

難怪她會說皇叔無恥。

五皇子悄悄的擡頭看向上面的父皇,想起現在還收在他懷裏的字條,後知後覺的想起來,白善可是他領著出去的,所以這是……

五皇子咽了咽口水。

長豫心中則只剩下滿心的驚奇,覺得哪兒哪兒都驚奇。

躲在殿外的明達拉著六皇子轉身離開。

六皇子小聲的問,“姐,我們不進去嗎?”

明達搖了搖頭,小聲道:“我們去看皇祖母和母後。”

這裏的事情,他們進去了也沒用,留在這兒也是跪著發呆而已,還不如去找母後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