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0章 證據

見滿寶拔腿往大殿跑,五皇子就感覺晴天一道霹靂砸在他頭上,緩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然後拔腿就去追。

季浩也跟著追了上去。

長豫見了便扭頭對呆住的明達道:“你慢慢走,我去看看。”

然後撒腿就跟上。

六皇子也整個人都興奮起來,跳起來就要去追,結果卻被明達叫住,她扭頭看向站在一旁的殷或和白二郎。

殷或面無表情,白二郎眼睛裏帶著淚水,卻都沒有去追滿寶。

明達不知道滿寶要做什麽,卻知道這件事一定算不上什麽好事,不然她也不會提前把殷或和白二郎送出宮去。

明達拉住六皇子,讓他再等一等,直到坐輦來了,她這才對殷或和白二郎道:“你們走吧,他們會把你們送到宮門口去。”

殷或點了點頭,拉著白二郎上坐輦。

一旁的李雲鳳拍了拍身上的臟東西,輕蔑的看了他們一眼道:“這時候出宮搬救兵?嗤,你們搬得來嗎?”

白二郎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死死的咬住嘴巴沒說話。

擡著坐輦的太監們小跑著往宮門口去。

李雲鳳不想自己出現在大殿時太過狼狽,只是打了一個平民而已,她並不覺得是多大的事,她敢去鬧皇祖母的壽宴,恐怕還沒到大殿就被人拖下去了。

所以她一點兒也不擔心,轉身扶著秋葉的手先去梳洗換衣裳去了。

滿寶一路朝大殿跑去,她這次沒有走後殿,而是朝著前殿跑去。

五皇子跑去追,他以為自己很快就能追上滿寶的,結果竟然追不上,她跑的也忒快了。

不過他想,人恐怕到了前殿門前就被攔住了吧?

畢竟她形容狼狽,還在宮中跑動。

結果她竟然一路暢通無阻的跑進了大殿,緊跟其後的五皇子、季浩和長豫公主根本來不及多想,也跟著跑了進去。

滿寶一步一步的走到白善身側跪下,用這段時間將空間裏收藏的證據縷了一遍,這才深吸一口氣擡起頭來看向坐在上面的皇帝和太後。

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幹脆一並說出來吧,真讓人把他們關起來再慢慢找證據,誰知道他們會怎麽樣呢?

只有他們拿出來的東西足夠多,他們活命的幾率才更大。

滿寶伸手進懷裏一掏,拿出一本賬冊道:“陛下,這是十二年前白縣令從益州城裏帶出來的賬簿,是益州王貪墨犍尾堰修繕款的證據。”

太後掀起眼皮來看了她一眼,問道:“你不是大夫嗎,怎麽這些東西會在你身上?”

滿寶眼裏浮上淚花,她倔強的擡著手中的賬簿道:“我是大夫,但同樣與益州王有著殺父殺母之仇。”

滿寶還就怕她不問呢,不等皇帝阻止,她既連珠炮似的道:“十二年前,白縣令查知益州王要謀反的事,故帶著證據逃命,路上偶遇了我父母,將東西交給我父母保管,可我父母也沒逃過益州王的暗殺,證據卻被他們藏了起來,最近才被我們找到。”

皇帝示意古忠去取賬簿。

太後道:“益州水患之事早有定論,是益州前節度使和刺史貪贓枉法,益州王不過是被蒙蔽,你們這些刁民,僅憑些流言就中傷益州王……”

滿寶便伸手進懷,又拿出一本冊子道:“這是益州王私開鐵礦的賬冊,僅有十二年前兩年內鐵礦的產量記錄,可憑那些產量便能提供一營軍隊所需的兵器裝備,而今,十二年過去了。”

不僅皇帝,便是眾臣都忍不住瞳孔一縮。

益州王總算繞過桌案走了出來,撩起袍子跪在地上道:“陛下,臣,冤枉!”

滿寶看了他一眼,伸手入懷,又拿出一本賬冊道:“陛下,這是十二年前益州王從各地購買糧食的冊子,從這冊子上可以推算出十二年前他豢養的私軍有多少人。”

皇帝盯著她的胸口看,很想知道她到底是怎麽把這厚厚的賬冊塞在懷裏還看不太出來的。

不對,他們不是進宮來祝壽的嗎?

難道他們與他一拍即合,也想在今天告狀?

就在皇帝沈思的時候,益州王扭頭與他們冷笑道:“十二年前的事,你們栽贓本王倒是會選好時間,十二年前的人早沒了,可以隨你們怎麽汙蔑本王。”

滿寶便看了他一眼,伸手進袖子裏拿出一封信來道:“陛下,小女這裏還有一人寫給白縣令的告發信,那人是益州王的幕僚,正是因為這封告發信,白縣令才知道益州王豢養私軍。”

滿寶挑了挑嘴唇道:“而那棄暗投明的幕僚不僅留下這一封告密信而已,還有益州王與一些富商,高官,權貴的來往信件,白縣令和我父母是死了,可那些人沒死。”

皇帝翻了翻手中的賬冊,擡頭定定的看了周滿好一會兒,示意古忠去拿。

古忠再次下來接東西,上前遞給皇帝。

滿寶伸手進袖子裏,又拿出一沓信來,“這些信便是十二年前白縣令收集的罪證,小女這次一並帶進宮來了。”

皇帝:……

眾臣也都呆住了,紛紛看向面無血色的益州王。

滿寶眼中似乎盛著光芒的盯著皇帝看,將手中的信更往上擡高了些。

皇帝無奈的看向古忠。

古忠便下去再接過。

皇帝拆開一封信來看,一模一樣的內容,只是字跡還稍嫩了些,模仿的不是很像,連紙張都沒有做舊,顯然,他們就是想抄錄一份,並不是想多一份證據。

他就說嘛,證據原件都在他這兒了,他們怎麽會又有一份證據?

皇帝嘆息一聲,這一聲嘆息落在不同的人耳裏便有了不同的意味。

魏知和老唐大人相視一眼,當然也知道周滿拿出來的那些證據一定是假的,是經不起在大殿上細究的,倆人立即出列跪下,“請陛下徹查此事。”

其他大臣也紛紛回過神來,出列跪到,“請陛下徹查此事。”

還站在大殿上的五皇子、季浩和長豫公主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不是,他們不是就打了一架嗎?

怎麽都不問一問周滿和李雲鳳打架的事?

太後握緊了椅子把手,擡手撐著頭哀哀叫道:“哎呀,我的頭……”

伺候太後的大宮女立即驚叫起來,“太後娘娘——”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