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9章 狀告

古忠立即跪下,死死的低著頭道:“回陛下,是新晉的小起居郎白小公子在哭。”

皇帝微微皺眉,扭頭過來道:“白善,今日是太後壽辰,你哭什麽?”

白善從席上站了起來,抹了抹眼淚後走到大殿上跪下,太後臉上的笑容也落了下來,正有些不悅的看著他。

白善伏地道:“回陛下,小臣見太後子孫孝順,環繞膝下,而太後也慈愛和善,便忍不住想起先父來,想著父親早早離世,小臣未能承歡膝下,而祖母年歲漸長,卻還要為小臣勞頓奔波,小臣心中一時傷感,便沒忍住。”

太後臉色稍霽,笑道:“你有這個孝心就很好了,你父親是為國捐軀,死的無憾,以後你多孝敬孝敬你祖母就是,好孩子,快別哭了。”

白善哭得更大聲了,整個人都趴伏在地上,哭聲壓抑而傷懷,瞬間傳遍寂靜的大殿。

老唐大人和魏知對視一眼,皆有不好的預感。

太後有些不悅,問道:“你這孩子,怎麽還越哭越傷心了?”

白善擡起頭來,滿臉是淚的直視坐在上面的太後和皇帝,他看了皇帝一眼,見他面無表情,並無阻攔他的意思,便明白了什麽。

白善的嘴唇微抖,手因為憤怒和恐懼顫抖起來,他強壓下對兩個小夥伴的憂心,伸手一抹眼淚道:“因為小臣並不是孝順之人,先父死得冤枉,但小臣卻因畏懼強權,一直隱而不敢發,才見陛下和各王爺、皇子皇孫們如此孝順太後,小臣心中有愧,恨不能自戕以謝先父,故一時沒忍住痛哭,請太後治罪。”

太後抿了抿嘴,道:“你有什麽冤屈……”過後去大理寺說就是……

結果她話還沒說出口,皇帝便接著道:“你父親是剿匪而死,算是為國而亡,有什麽冤屈?”

益州王握緊了手中的酒杯,正要說話,白善卻已經快速的接道:“回陛下,先父是為國而亡,卻不是剿匪而死,而是被益州王殺害的!”

滿殿皆驚。

益州王將手中的酒杯狠狠一擲,“哪裏來的黃口小兒,在我母後壽宴上如此汙蔑於我,皇兄!”

太後看了一眼益州王,也扭頭道:“皇帝,朝堂上的事兒我不懂,但今日是我的壽辰,有什麽事,不如讓人把這孩子帶下去明兒你們再問吧。”

白善伏地道:“陛下,十二年前,益州王貪下犍尾堰的河堤銀子豢養私兵,這十二年來,不斷的搜刮益州的民脂民膏用於招攬人才,豢養私兵,其私兵之精堪比禁軍,私兵之數且還在禁軍之上,這樣也不管嗎?”

眾臣大驚失色。

益州王瞪圓了眼睛,下意識的便看向皇帝。

皇帝也是一臉的驚詫,他還沒反應過來,皇帝已經呵斥,“大膽,你說這些有證據嗎?若是信口開河就是汙蔑皇親,這可是誅族的大罪!”

眾臣已經議論紛紛起來,大殿之中一下便嘈雜了起來。

老唐大人和魏知對視一眼,然後起身出列道:“陛下,豢養私軍是大事,既然這少年人言之鑿鑿,不如先將人帶下去,再派人詳查。”

今天的事兒到這個份上也足夠了,皇帝扭頭看了一眼太後,見她臉色很難看,便連忙點頭,“好,來人,將白善帶下去。”

“等一等,”太後扯了扯袖子擋住微微發抖的手,盯著白善道:“既然他說得言之鑿鑿,顯然是有證據的,那就讓他此刻拿出證據來,不然誰知他是不是空口白牙的汙蔑益州王?”

太後道:“這種事若不嚴懲,今兒我的壽辰上有人說益州王豢養私軍,明兒就有人要在皇帝的萬壽上說其他的藩王造反,難道舉國國力都要為這一二人的謊話奔波嗎?”

已經就藩的藩王們紛紛跪下,深覺自己受了無妄之災。

皇帝微微蹙眉,居高臨下的看著白善。

太後見白善跪著,便發怒道:“怎麽,你是空手進的皇宮告狀?還是沒有證據,只是因與益州王有私怨,所以才趁此機會汙蔑益州王?”

“證據在我這裏。”一道聲音從殿外傳了進來。

眾人扭頭看去,就見滿寶氣喘籲籲的跑進來,一直跑進大殿,她才慢下腳步,將臉上散亂的頭發撩到腦後,頂著臉上的一道血痕一步一步的上前來。

滿寶今天進宮時梳的是兩個包包,只在上面夾了一點兒珠花點綴,此時頭發卻散亂下來,臉上的血痕尤其明顯。

因為她先前是和明達公主坐在一起,因此大殿中有大半的人之前都留意過她,此時見她如此狼狽,便不由朝她身後看去。

五皇子、季浩和長豫公主三人追著她跑進來,他們顯然沒聽到剛才太後說的話,也不知大殿上發生了何事,見裏面一片寂靜,而周滿還仰著頭顱在往前走,他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拉住周滿,跪下道:“皇祖母,父皇,雲鳳堂妹和周小大夫起了些沖突,堂妹沖動,不小心打了周小大夫一鞭子,兒臣這就帶她出去。”

五皇子跪下了,滿寶卻沒跪下,她掙脫開五皇子的手,朝跪在地上的白善走去。

白善也早已回過頭來看她,見她形容狼狽,臉上帶著傷,整張臉便都繃緊了,他看著她朝他一步一步走過來。

大殿之上,五皇子不好硬拉周滿,只能爬起來跟上去,壓低了聲音勸道:“周滿,你不要命了,你剛才便發瘋,怎麽現在……皇祖母很疼雲鳳,她是不會為你……”

滿寶加快了腳步,五皇子不好再跟,只能咬了咬牙停下腳步。

剛才在花園裏,周滿也不知道怎麽了,他明明都把李雲鳳攔住了,她和明達直接走了就好。

結果她卻突然沖了上來將他推開,然後把李雲鳳狠狠地推倒在地。

當時不僅他和李雲鳳,其他人也呆住了,然後李雲鳳爬起來便狠狠地甩了她一鞭子。

誰知道她竟然不避不讓,就站著讓她一鞭子抽在了臉上。

當時所有人都怔住了,季浩沖上去要看她的臉,被滿寶一把揮開,然後她就當著他們的面扯開頭發,拔腿就往大殿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