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局中

“這會兒還管什麽起居錄呀,我讓一個小內監去叫他了……”

滿寶臉色微白,一把抓住他道:“哪個小內監?你讓他去叫,他就去叫了?他領的是聖旨,是不可以擅離職位的。”

白二郎一怔,心中有了不妙的感覺,他咽了咽口水,搖頭道:“不,不對,是他說要去叫白善,還問我要了信物。”

滿寶問:“什麽信物?”

“玉佩,我們的玉佩。”

滿寶便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腰上掛著的玉佩,這是去年過年的時候劉老夫人送給他們三個的,一人一塊,樣式一樣,只是內裏刻的名字不一樣而已。

滿寶心思電轉,想到了科科說的,大殿上給五皇子遞紙條的宮人,而那宮人還和古忠走得很近……

滿寶壓下慌亂的心,問科科:“科科,你能幫我找一找那個小太監嗎?看看他去了哪裏?”

科科已經在找了,不過,“宿主,我不知道那小內監長什麽樣。”

“那就去找白善,順著這裏到白善的路上找,他拿了東西一定會去找白善的,哪怕有嫌疑人也好,我們去找截住他……”

“已經遲了,”科科打斷她的話,道:“宿主,他現在就在白善身邊。”

滿寶臉色一變,然後就松開了白二郎,扭頭看向還在掙紮不停的李雲鳳。

明達也覺得不對了,問白二郎,“你在說什麽小內監?”

白二郎抖著嘴唇沒說話。

殷或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捂著胸口問道:“怎麽了?”

滿寶收回了目光,輕輕地將明達推到一邊,對殷或道:“你把白二帶出宮去。”

白二郎含著淚不願,“周八!”

滿寶咽了咽口水小聲道:“你回去找先生,找劉祖母,你告訴他們,今天就是個頂好的日子,朝中大臣,甚至各世家宗主都在。”

白二郎:“可是……”昨天晚上他們不是還商量說今天的時機不好嗎?畢竟是太後的壽辰,鬧起來,他們都得不了好不說,還有可能讓太後憐惜益州王,一求情,皇帝也不好做。

滿寶伸手將腰上的玉佩取下,掛在了他的腰上,又將懷裏一直收著的進出宮的牌子給他,低聲道:“快走吧。”

明達站在一旁聽不到她和白二郎說的話,卻聽到了她和殷或說的,不由疑惑,“你們現在就要出宮?”

滿寶回頭對明達道:“明達公主,麻煩你托人把他們兩個送出宮去。”

明達看了一下白二郎和殷或,又看了看她,沈默了好一會兒道:“你且等著,”她伸手招來一直遠遠旁觀的宮人,一個宮人立即飛奔上前,她道:“去把我的輦擡來,送兩位公子去宮門口。”

“是。”宮人應聲而去。

滿寶這才重新看向李雲鳳,這裏距離大殿太遠了,她不論怎麽跑,顯然都攔不住白善了。

果然,就在此時,科科在她腦海中輕聲道:“皇帝把白善叫到了殿上。”

白善已經把滿寶塞的兩個饅頭都吃光了,當時正坐在位置上盡心盡力的學著記錄呢,在他這個位置上可以總覽全場,所以他知道滿寶她們出去了,也知道白二他們隨後也跟出去了。

他並不怎麽擔心他們。

畢竟滿寶進宮已有一段時間了,和公主們又相處得不錯,看著就不會惹事,而白二那裏有殷或,他也穩重,五皇子和六皇子最多貪玩些,也不會跟白二起沖突。

所以他不怎麽擔心,結果他收到了小內監傳的紙條和一枚玉佩。

玉佩是白二郎的,他遲疑著不肯信。

白二那傻缺,玩的時候被人順走玉佩也是可能的,但送過來的紙條不小,上面的字卻很小,上面細細的記錄了滿寶他們和雲鳳郡主發生沖突的過程,以及白二郎出口的那些話。

這種事,滿寶和白二郎的確都做得出來,紙上說,滿寶把白二支走了,現在正一人承受著雲鳳郡主的怒火……

那小內監還沒走,見白善一目十行的掃過了紙條上的字卻還無動於衷,便湊上去低聲道:“白公子,周小大夫和白二公子正等著你救命呢。”

白善擡起頭來看向他,倆人的目光對上,小內監低下頭去,慢慢退了出去。

一旁的起居郎留意到他們的動靜,忍不住皺了皺眉,只是他是記史之人,按說不該插手任何事發生,只需如實記錄就好。

但見白善只是一少年,他還是沒忍住,低聲提醒道:“陛下讓你記史,你便老實記著便好。”

白善將手中的紙條揉成團塞進懷裏,捏著手上的玉佩許久不說話。

他心中就跟火燒似的,既怕這是個圈套,又怕這是實情,這兩個,哪一個踏進去了,或者沒踏進去都可能要人命。

白善腦中快速的閃過紙條上寫的事,又把今天進宮後發生的事細細想了一遍,想到五皇子突然拉著他出去露面,幾乎是半推半就的與益州王對上,他便忍不住苦笑一聲,恐怕實情是真,圈套也是真。

他擡頭看了一眼其樂融融的大殿,此時新安郡王正舉杯恭祝太後,好話跟不要錢似的往外倒,太後很高興,借此賞了他很多東西。

白善的眼淚就一下湧了出來,他的淚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落在了冊子上,將剛寫的字暈開,一旁的起居郎瞥見,嚇了一跳,正要提醒他收斂,就見他還啜泣出聲……

起居郎一頓,見他將筆放下,便知道他是有意為之,他張了張嘴便低下頭去當看不見。

太後才和新安郡王說完話,大殿上的眾人也順著話誇了一下新安郡王,此時才告一段落,樂聲還沒重新奏響,正是安靜的時候。

白善的啜泣聲雖不大,但也足夠不遠處的皇帝,皇後,太後和太子益州王等人聽到了。

太子心中奇怪,扭頭過來看,待看到是白善,眉頭微皺,正想讓宮人把他帶下去避一避,就聽到古忠的聲音不大不小的響起,“你好大的膽子,這是幹什麽,還不快退下?”

皇帝放下了酒杯問,“怎麽回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