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打起來了

李雲鳳對他拳打腳踢。

亭子裏觀望的五皇子握拳拍了一下掌心,跺腳道:“完了,真打起來了。”

他跳下欄桿,拔腿就往那邊跑:“快去攔住,快去攔住,可不能讓她去大殿,滿朝文武都在呢。”

白二郎只遲了一步,也拔腿就要往那邊跑,一個小內監眼疾手快的拉住他,勸告道:“白二公子,您就別去了吧,這事情還是因您而起的,您去,雲鳳郡主看到您豈不是更生氣?”

白二郎可不聽他的,掙紮道:“什麽叫因我而起,明明是李雲鳳要和公主打架,跟我們師姐弟什麽相關?你放開我,我要過去看滿寶。”

小內監緊緊地拉住他,“哎呦,您這暴脾氣過去了只會火上澆油,不如讓白公子過來處理吧。”

白二郎便道:“那你去叫白善。”

“小的倒是可以去叫,但白公子不認得小的,恐怕不信,您身上有什麽信物嗎?”

白二郎眼睛還在看著花園那邊,見李雲鳳的婢女拿著鞭子到了,場面一度混亂,便沒把這話往腦子裏過,順手便將身上一直戴的一枚玉佩給他,“你拿著這個去,他一看就知道了。”

小內監接過,躬身而去。

白二郎拔腿就往那邊跑。

秋葉沒想到自己只是去拿個鞭子,回來他們就打上了。見季浩拉著她們家郡主,她連忙上前阻攔……

李雲鳳見她拿了鞭子跑過來,伸手便從她手裏躲過鞭子,反身便是一鞭,季浩松開她的手跳開了。

李雲鳳拿到了鞭子總算是有底氣了,她也不跑了,回身瞪向他們幾個。

季浩和長豫公主都往後退了退……

明達從地上爬了起來,伸手把滿寶也扶起來了,此時就站在不遠處,李雲鳳提著鞭子,目光掃向他們每一個人,然後就定在了滿寶身上。

明達將滿寶拉到身後,對上李雲鳳的目光,“堂姐,你們之前已經定好了後日要打馬球比賽。”

李雲鳳微微擡著下巴道:“我答應了,她可沒答應。”

滿寶從明達身後探出腦袋來道:“我現在答應了。”

李雲鳳嗤笑一聲道:“我又改變主意了,我覺著今天就是個好日子。”

長豫公主道:“雲鳳,今天可是皇祖母的壽辰。”

李雲鳳冷笑道:“剛才你們怎麽不這麽說?”

長豫:“……誰說我們剛才不說的,只是你不聽而已。”

季浩也擋在周滿面前,微微仰著下巴道:“你剛才追著打的是我吧,這會兒有了鞭子倒換了另一人了,欺軟怕硬,有本事你抽我呀。”

李雲鳳氣得咬緊了牙關,握著鞭子的手松了又緊,看著季浩那張臉特別想抽下去,卻又一直遲遲抽不下去。

李雲鳳淩空抽出一鞭,鞭子打在空氣中發出一聲響,她怒道:“你讓開!”

季浩微微擡著下巴道:“我就不讓。”

他往旁邊斜睇了一眼明達公主,笑道:“便是我讓了,還有明達公主呢,你敢打明達公主嗎?”

明達可不是長豫,她跟長豫打架是打架,和明達,那就是欺負了。

而且明達不僅比她小,在大人們心裏的印象也特別好,她還體弱,她還是嫡公主,她要是真抽了明達,不論前情是什麽,那都是她的錯!

李雲鳳又不傻,才不會去動李明達呢。

可她的鞭子練得還不錯,只要季浩讓開,她就有把握越過明達抽到她想抽的人,因此她動了動鞭子威脅他,“你讓開,不然我真抽你了,你剛才還打我了。”

“放屁,明明是你自己摔的。”

李雲鳳的鞭子淩空便抽過去,季浩瞳孔一縮,跳到一邊躲開,李雲鳳的鞭子扯回,不待季浩反應過來便又沖著明達的身後抽去。

滿寶伸手輕輕地推了一下明達,讓她更讓開了一些,她也往旁邊跳去,誰知道那鞭子就跟長了眼睛似的往旁邊一掃,直沖她的面門而來。

科科道:“蹲下。”

滿寶便直接蹲下,鞭子從她的頭頂抽了過去,李雲鳳沒了余力,收回鞭子正要再出手,五皇子便跑了過來,伸手就要奪她的鞭子,他是真有些生氣了,怒斥道:“李雲鳳,你幹什麽呢,今兒是皇祖母的壽辰,你就不能讓皇祖母好好的過個壽嗎?”

李雲鳳扯住鞭子喊道:“所以我現在沒去告狀了不是嗎?你松開,讓我抽她一頓出氣,今兒你們欺負的事就算過去了,不然我跟你們沒完。”

長豫道:“你可真會顛倒黑白,誰欺負你了,你自己說不過季浩怪我們?”

季浩道:“我說的可都是實話。”

李雲鳳狂躁的“啊啊”大叫起來,五皇子氣得回頭沖長豫公主和季浩吼,“你們能不能消停會兒,真要鬧到大殿上才舒心是不是?”

倆人就閉嘴不說話了。

滿寶見五皇子搶不走鞭子,但李雲鳳的鞭子也沒法出手便悄悄松了一口氣,她拉住明達公主道:“我們先走吧。”

她走了,由她撒野去吧,反正她欺軟怕硬,走了她這個軟的,讓他們神仙自打架去。

明達也覺得滿寶先避開比較好,於是伸手拉住她便要走。

李雲鳳見他們要走,便叫道:“周滿,有本事你別走!”

滿寶揮了揮手笑道:“我沒本事。”

長豫沒想到她這麽無恥,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五皇子緊緊地抓住她的鞭子,見周滿她們果然轉身要走,便悄悄松了一口氣。

現在他覺得什麽辱罵皇親之類的已經不算什麽大事了,正如白二郎所說,他們總不能防民之口。

正想著白二郎,白二郎便先六皇子和殷或一步飛奔而到了。

明明六皇子和殷或他們是和五皇子一塊兒跑過來的,只是一個年紀小,一個身體弱,所以慢了許多,沒想到看著身強力壯的白二郎也耽擱了這麽久。

白二郎氣喘籲籲的跑到滿寶身側,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見她的衣服有點兒臟,就問道:“你沒事吧?”

滿寶搖頭,“沒事,就是摔了一下。”

白二郎松了一口氣,“那就好,白善就快要過來了,我們再頂一頂。”

滿寶一怔,問道:“白善為什麽要過來?他不是在記錄起居錄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