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哭

他眼圈發紅的道:“犍尾堰決堤就是他的罪過,劍南道為此死了多少人?朝廷不判,不代表大家心中都不明白,說是皇親,所以奪了丁點封地就算懲罰了,可劍南道,尤其是益州城下十室九空,誰死了至親還能如此心裏平和?”

五皇子和六皇子怔住,看著白二郎說不出話來。

半響,五皇子才遲疑的問道:“你,你家裏也有至親死在水患之中了?”

白二郎扭過頭去不理他們。

他也知道他又闖禍了,滿寶現在陷在那邊肯定出不來了,她進宮都這麼長時間了,一直很收斂自己的脾氣,一點兒禍也沒闖。

每次從宮裏回家她都要和他們說,進宮真的是太難受了,話都要在大腦裏過兩邊,連呼吸都是輕的。

雖說皇後很好,從不見為難她,但不知為何,她就是一直提著半顆心,不管臉上笑得多開心,她都不敢放下,不像是在家裏,她不高興了,可以直接甩臉就回自己的房間。

也可以找他們打一架。

今天進宮前,他們三個其實都信心滿滿的,不覺得自己會闖禍,反正今天的目的很明確,低調不闖禍為主,然後瞅準機會讓白善揚名,為今後的告狀打下堅實的基礎。

結果他剛才一個沒忍住……

見遠處的滿寶站在李雲鳳的前面,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李雲鳳擡手就要打,又被滿寶抓住了手腕。

白二郎的眼淚一下就沒忍住簌簌的往下落,他直接蹲到了地上哭。

五皇子怔了一下,語氣也軟了下來,他忙道:“你,你別哭呀,我又沒說會和大人告狀。”

殷或也蹲了下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滿寶會沒事的,剛才那個過去的好像是季相的小孫子,我曾見過他一面。”

六皇子見他哭得這麼傷心,連忙也道:“李雲鳳要是真的告到皇祖母跟前,我也替你師姐求情,你別傷心了。”

說罷,他還拉了一把五皇子,“五哥你說是不是?”

五皇子點頭道:“沒錯,你別哭了。”

白二郎覺得特別丟人,畢竟五皇子和六皇子都是今天才認識的人,所以他抹了抹眼淚道:“我沒哭,是眼睛裏進沙子了你們懂不懂?”

殷或微微點頭,表示懂。

五皇子和六皇子則是一臉無語的看著他。

倆人一起轉身看著遠處的花園,招手又叫來一個宮人,“他們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你也去聽一聽,看他們都說什麼了,別真的打起來了。”

五皇子對白二郎道:“只要不是真動手,口角而已,皇祖母就算要罰也不會罰得很重的。”

但動手的性質就不一樣了。

白二郎顯然也知道這一點,他躊躇道:“要不我過去吧,滿寶的脾氣比我還不好呢,萬一真的打起來呢?”

六皇子不信,“騙人的吧你,我看你師姐比你穩重多了,怎麼會打起來呢?”

五皇子已經站到了亭子裏的欄桿上向那邊望,點頭道:“的確不會打起來了,因為雲鳳好像要和季浩打起來了,周小大夫已經讓到一邊了。”

白二郎聽說,也立即竄到了欄桿上,抱著一根柱子就朝那邊望,果然,滿寶已經退到了一邊,李雲鳳和季浩吵起來了。

白二郎若有所思道:“以季浩的嘴巴……糟了,他們兩個真的會打起來的,他的嘴巴可是出了名的毒。”

六皇子還罷,他年紀小,但五皇子顯然也聽說過,或者是領教過的,點了點頭道:“真的要完了,來來來,你們誰,去把大嫂或者三嫂叫來,不然把我母妃叫來也行,趕緊把他們分開吧。”

季浩正與李雲鳳針鋒相對。

周滿畏懼事情鬧大於她不利,季浩卻不多擔心的,他們季氏是世族,他祖父是右相,益州王也只是個王爺而已,他就跟他閨女吵怎麼了?

他和益州王妃還有仇呢。

季浩的嘴巴毒起來,那是十個滿寶都及不上的,所以李雲鳳是真的要氣瘋了,她揚手要打,滿寶替他擋了一下,將她的手抓住一推,然後看向季浩,“你也少說兩句吧,真把她氣出毛病來,看你怎麼辦?”

季浩冷笑道:“我不過說的真話,她氣出病來那是她氣量小,不過這卻是她家的一脈相承,與我什麼相幹?”

這話一出,長豫公主也不高興了,上前一步道:“你這話什麼意思?罵我們李氏?”

季浩拱了拱手後回道:“她又不是公主母妃生的,也不是皇後娘娘養的,我怎敢罵皇族?”

長豫公主琢磨過來,“哦,你在說皇嬸呀。”

她疑惑的問道:“你跟應家有仇?”

李雲鳳已經氣瘋了,她“啊啊啊”的大叫起來,直接沖著季浩就打去,季浩躲避,他也知道,今天是太後壽辰,不好動手,但以他的功夫,躲避還是綽綽有余的。

但他也不樂意一直躲著呀,於是瞅準了時機在她劈腿踢過來的時候飛快的轉身閃到一邊,李雲鳳落腳踩到了石子,腳下不穩,啪嘰一下就摔進了花壇裏。

長豫公主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季浩也樂,他跳到一邊叫道:“喏,你們都看到了啊,這是她自己摔的,可不是我打的。”

明達和滿寶也忍不住捂嘴笑了一下,明達最先反應過來,連忙上前將李雲鳳扶起來。

李雲鳳頭發都亂了,這一跤摔得不輕,腳崴了一下,加上在他們面前出了這麼大一個糗,她氣惱的將扶她的明達狠狠的往後一推,“不用你假好心!”

明達沒有防備,被推得往後一倒,滿寶眼疾手快的接住,倆人倒成了一堆。

長豫見妹妹被欺負,氣得上前推了一把李雲鳳,重新把她推倒在花壇裏,“不識好歹,明達是要扶你,你推她做什麼?”

李雲鳳大哭出聲,叫道:“好呀,你們聯合起來欺負我一人,我要告訴皇祖母!”

她從地上爬起來就要往大殿跑,明達大驚失色,叫道:“快拉住她!”

她要真去了大殿,他們這些人不會有什麼事,但滿寶便是不死也會脫層皮的。

季浩也知道這一點兒,伸手拉住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