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2章 為難

長豫顯然對楊和書很有好感,挑開了這個話題後就拉著滿寶吧啦吧啦的說起來,滿寶一心二用,一邊回復她,一邊掃了全大殿一眼,見皇帝正在和大臣們說話,偶爾說些話討太後開心。

她便去盯著五皇子看。

她覺得很奇怪,五皇子為什麼會突然把白善拉出來呢?

她抽空回答了長豫一個問題,便扭過頭去問明達,“你五哥跟你關系很好?”

明達給她夾了一筷子肉,笑道:“我們兄妹間的感情都不錯。”

那真是為了明達出氣。

一直沈寂的科科道:“上水果的時候,有人給了他一張字條。”

滿寶眼睛一亮,連忙在心裏問道:“科科,能幫我看看字條上寫什麼嗎?”

“他收起來了,看不到。”

科科它是不能冒犯人類的。

“不過給他傳字條的人剛才和皇帝身邊站著的那個人說話了。”

滿寶便扭頭去看皇帝身邊的古忠,若有所思起來。

明達給滿寶夾了好多她想吃,卻不能多吃的東西,小聲叮囑道:“你快吃,一會兒冷了就不好吃了。”

滿寶便轉了轉眼珠子,看了一下桌子上的東西,小聲和明達道:“有沒有紙袋子?”

“什麼?”

滿寶指著桌子上的饅頭和菜道:“我給我師弟送一些過去。”

長豫道:“不好吧,他現在幹的可是起居郎的活兒,怎能中途吃東西?”

明達卻經常幹這樣規矩不允許的事,抿嘴一笑道:“你等一下。”

她轉身招來一個宮人,低聲吩咐他去拿幾個紙袋子來。

紙袋子送來,明達就看著一桌子的菜道:“這菜也放到紙袋子裏面嗎?”

長豫嫌棄的道:“一定不好吃。”

滿寶就把饅頭掰開一個大口子,然後挑揀著燉好的肉和菜塞進去,知道他們容易口渴,還先往袋子裏塞了七八顆的葡萄。

長豫和明達看得目瞪口呆。

滿寶伸長了脖子去看,然後小聲道:“還有兩個起居郎呢,也給他們準備點兒東西吃。”

滿寶一人給塞了兩個饅頭,每個饅頭都掰開了塞肉和菜,都裝進紙袋後便看向明達。

明達抿嘴一樂,見大家正陶醉在歌舞之中,便悄悄拉了拉滿寶和長豫,三人一人抱了一個紙袋便起身溜到殿後。

從殿後繞到另一邊起居郎他們坐著的地方,正在做記錄的起居郎立即起身行禮。

白善還在寫,慢了一步,但也很快站起來了。

他偷偷看了一眼離得不遠的皇帝和益州王,小聲和滿寶道:“你們怎麼過來了?”

滿寶笑著把手中的紙袋塞進他手裏,低聲道:“來給你送吃的。”

白善接過,卻看向另外兩個起居郎。

起居郎們一邊留意著大殿上的動靜,一邊看著他們這邊。

明達公主便也把手上的紙袋遞給他們,笑道:“這是給你們的。”

長豫便把手上的紙袋也給他們。

起居郎們顯然沒少收明達公主的東西,笑著接過,行了一禮後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白善便也對滿寶微微點頭,以只有他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我總覺著益州王知道我們了,你小心些。”

滿寶點頭,看了一眼他寫的東西,也小聲道:“你也小心點兒。”

白善微微點頭,不過他現在坐在起居郎的位置上,天然便多了一層保護,大殿之上,別說朝臣和益州王,就是皇帝也不敢當著眾人的面和他們說話的。

因為有篡改歷史之嫌呀。

倒是滿寶更危險些,因為她在外面,誰都可以找她說話,益州王當然不好當面跟一個小姑娘計較。

但他也有女兒呀。

今天跟著雲鳳郡主的是秋葉,她一看到周滿和白善就想起來了,當年她可是因為他們三個被打了二十板子呢。

秋葉磨了磨牙,便小聲和雲鳳郡主道:“郡主,他們當年搶過您的風箏,您還記得嗎?”

雲鳳郡主想了好久才想起這事來,看向已經重新回到座位上的滿寶三人,皺了皺眉道:“這就是那幾個賤民?她怎麼到宮裏來了,還坐到了明達和長豫的身邊?”

秋葉小聲道:“聽說她有些本事,會給人看病,所以進宮給皇後娘娘看病呢。”

雲鳳郡主便冷哼道:“醫者也是下九流的行業,什麼時候也可奉為上座了?”

秋葉深以為然的點頭,小聲道:“王爺也很不喜歡他們呢,剛才小公主和五皇子還為這事頂撞了王爺。”

雲鳳郡主便抿了抿嘴,她自進京後就一直住在宮裏陪太後。

雖然她只是郡主,但論受寵程度,並不比明達幾個弱。

就是他們幾個堂姐妹吵架了,皇後和太後也多是站在她這邊,因此她並不覺得自己比明達和長豫的身份低。

她扭頭去看,見長豫和明達正和周滿湊在一起嘀嘀咕咕,也不知在說什麼,眉眼都笑彎了。

她冷哼了一聲,放下筷子,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和酒,伸手取了一杯酒便走過去找明達。

“明達,堂姐敬你一杯酒。”

正說笑的明達楞了一下後連忙看向桌上空空的酒杯,她遲疑了一下,還是伸手提起酒壺倒了一杯酒。

滿寶看見,笑著先她執起酒杯,起身沖雲鳳郡主笑道:“郡主,公主她不能飲酒,不如這杯酒我替她。”

雲鳳郡主居高臨下的瞥了她一眼道:“你是什麼人,配與我喝酒嗎?”

一旁的長豫聽了,不高興了,從滿寶手裏奪過酒杯,冷笑道:“她不配,我配不配?這杯我來替明達喝。”

雲鳳郡主便笑道:“一會兒我還要敬你呢,你現在就喝了,一會兒醉了怎麼辦?”

長豫道:“一杯酒而已,我便是多喝兩杯也不會醉,你喝不喝,不喝我先和周滿喝了,周滿,來,我敬你一杯。”

滿寶憋住笑容,竟然真的伸手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和長豫碰杯,“好呀,明達,你要不要以茶代酒,我們都來碰一杯?”

明達看了眼一點畏懼之意都沒有的滿寶,忍不住抿嘴一笑,伸手倒了一杯茶,笑道:“好呀。”

雲鳳瞪著眼睛看她們三個當著她的面碰杯,氣得說不出話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