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羨慕

大人嘛,尤其是有相當年紀的大人,看到這樣年紀的孩子就忍不住考校功課,大家都很理解。

只是考校的人是皇帝,而且還是在這樣隆重的場合中,那就不平常了。

甭管大家面上是怎麼表現的,其實心裏不知有多羨慕嫉妒,在這上面和皇帝說一句話,可比得上在外籌謀多年啊。

不知道多少人費盡了心思才能換得到這一個機會。

白善也不傻,他不知道五皇子為何會突然把他拉出來,但這的確是他的一個機會。

因此他腦中快速的過了一遍自己要說的話,未免自己出錯,還特意放慢了語速。

他本還有些緊張,手心有些冒汗,但一擡頭看見皇帝那陌生又有點兒熟悉的臉,之前他們在路上相遇的場景在腦海中一閃而過,再想到他步步安排他們走到了這裏,他的心一下就靜了下來。

白善嘴角微挑,怕什麼呢?

這一切不都是他的安排嗎?

白善的大腦急速運轉起來,瞬間摒棄掉了許多書,只道:“學生在讀《春秋》。”

國子學一級生能讀什麼書,在場的人誰不知道?

主要是他想讓皇帝問什麼內容。

皇帝見他只說了《春秋》,微微一揚眉,笑道:“朕記得齊景公問政過孔子,不知孔子是如何答的?”

白善拱手道:“孔子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皇帝笑了笑問,“你覺得孔子說得對嗎?”

白善擡頭看了皇帝一眼,垂下眼眸道:“聖人之言,自然是對的。”

皇帝便大笑起來,摸著胡子頷首道:“不錯,的確不錯,老五,你總算是交了一個好朋友。來,你坐到起居郎那裏去,且代他記今日之春秋如何?”

白善立即跪下,行禮應諾道:“是。”

坐在皇帝身邊的起居郎高高的挑了挑眉,和一旁協助他的同僚對看一眼後便提筆在冊子上寫道:“君問少年,《春秋》齊景公之惑,少年答曰……”

等他把這一段記下,這才對走上前來的白善點了點頭,起身給他讓了一個位置。

這個冊子當然是不可能給白善記錄和看的,所以他重新翻了一個空白的冊子給他,順便給了他一套筆墨。

白善謝過,跪坐在他身邊,也擡頭觀察著大殿內的情況。

他這個位置特別好,因為可以縱覽全場,包括皇帝和太後的神色都能看到。

起居郎是幹什麼的?

那就是史學家,專門記載皇帝和所有人的言行舉止的,記錄好後封存,等到這個皇帝死了,下一任皇帝登基後,這些封存的起居錄就會被翻出來修撰,修成史書傳下去。

將來皇帝的功過是非大多是從這裏出的。

所以作為起居郎,最主要的一點兒就是紀實,白善他們從讀史書看是就被教過這一點兒的。

先生說過,寫文章只要記住要點兒,不管怎麼寫,總不會脫離了根本就算贏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就看文采了。

而沒少寫策論,也沒少看滿寶翻出來的那些話本的白善自認為文筆還可以。

作為史學家,最要緊的不就是文筆平鋪易懂,卻又有畫面感嗎?

主要記得是皇帝的言行,其次是一些大臣的重要言辭。

白善在心裏給自己定下了兩個要點兒,便光明正大的觀察起這大殿的人來,尤其是喜歡盯著益州王。

熟知內情的白善看著皇帝和益州王的友好互動,他特別的想提筆寫一些東西,可惜,沒膽子。

他怕他寫了,事情也就敗了。

白善提著筆,盡量不帶個人情緒的將皇帝和益州王的對話寫下來,心裏卻不斷的哼哼哼。

明達見她探頭探腦的,便提醒她道:“別看了,父皇這是在栽培你師弟呢。”

滿寶點頭,“我知道。”

可還是忍不住擔心啊,這個皇宮真的好危險呀,而且白善好像還沒吃東西吧?

滿寶看了眼面前放著的羊肉,拿起筷子嘗了一口,別說,還真好吃。

她看了眼對面的白二郎和殷或一眼,給他們使了個眼色,讓他們趕緊吃,一會兒再想辦法給白善送一點兒吃的過去。

她順便看了眼對面已經和白二郎說起話來的五皇子,扭頭問明達:“他表哥叫長博?不會是叫楊長博吧?”

明達正在吃東西,一時沒來得及回答,她上首的長豫公主便拉了一把滿寶,眼睛亮晶晶的道:“你知道楊表兄?”

明達忍不住用手帕捂住嘴巴,悶笑了一會兒才道:“羞也不羞,那可不是你表兄。”

“這有什麼,我跟老五是姐弟,他表哥我自然也能叫一聲表哥。”

滿寶道:“我們羅江縣的縣令,他的字便是長博,名諱和書。”

長豫就忍不住撫掌笑道:“那就是楊表哥了,你見著他了?”

滿寶點頭。

長豫就忍不住搖著她的胳膊問,“你覺著他長得好看嗎?”

滿寶想了想後點頭道:“的確好看。”

“什麼叫的確好看呀,”長豫公主有些不滿,道:“這世上還有比楊表哥更好看的人嗎?”

明達認真的想了想,搖頭道:“似乎沒有了。”

滿寶也認真的想了想,“還真是,楊縣令的確是我見過的長得最好看的人了。”

長豫就得意起來,一揚頭道:“怎麼樣,我沒說錯吧?”

說完以後又惋惜不已,“可惜我晚生了幾年,我要是早生幾年就好了,我一定讓父皇給我賜婚。”

明達:“你未必就能搶得過別的世家女,聽說早些年崔氏女和王氏女為了搶他差點沒打起來,也虧得盧氏嫡支沒有適齡的小娘子了,不然打得更厲害。”

滿寶:“……”

長豫不服氣,“我是公主,難道我還比不上她們嗎?”

明達笑道:“姐姐在我們心裏自然是千好萬好的,但父皇也不能硬下旨賜婚,還是得問過楊家的。”

長豫自然也明白這一點兒,這世間的人也不是她想嫁誰就可以嫁給誰的。

而今,她也到了說親的年紀了。

她擡起頭看向對面那些大臣身後坐著的子侄,一一掃過後嘆息道:“和楊表哥比起來差得太多了。”

滿寶也跟著仰頭看去,雖然他們長的是沒有楊和書好看,但其實俊朗的也有不少,她覺得沒什麼惋惜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