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送禮

其他大臣沒覺著有什麼,知道內情的魏知和老唐大人卻微微皺眉,然後默默地回到自己的魏知上,再行一禮後坐下。

滿寶和白善也擡起頭來看向益州王,這還是他們知道自己的身世後第一次見到益州王。

他們以為自己會流露出恨意,但真見到益州王時,他們竟然沒多少感覺,亮晶晶的眼睛裏不帶多少情緒的看著站在上面的益州王。

益州王沒留意他們,畢竟這麼多人在看著他們呢。

太後牽著他的手坐在正中的位置,今天她是壽星,所以坐在正中,皇帝略偏些,但遠遠看著,他們母子的座椅是差不多的。

太後坐下後就拍著益州王的手笑道:“你也快坐下吧,讓你媳婦他們和皇後坐在一起,新安呢,快讓他過來。”

落在後面的新安郡王立即笑著上前,深深的一揖,叫了一聲“皇祖母”。

“好好好,”太後笑瞇了眼,拉著他的手道:“去和你太子哥哥坐在一塊兒,一會兒,朝臣奉上來的禮物你幫祖母看看。”

新安郡王笑著應下。

太子看了他爹一眼,默默地起身往上挪了挪,讓堂弟坐在了他的下首。

二皇子和三皇子:……

四皇子和底下的兩個弟弟是不在意這一點兒的,反正他們神仙打架,只要不殃及他們就可以了。

皇帝一臉樂呵呵的,似乎一點兒也不在意這些事,等他們坐定了,這才擡手示意壽宴開始。

然後就是送禮環節了。

能被擡上來的壽禮自然不是滿寶他們這些名不見經傳還濫竽充數的禮物了,先是皇帝的禮。

他從他的皇莊裏挑出兩個最好的來送給太後,皇後則是送了太後一尊玉佛。

太後信佛。

滿寶坐在明達身側,從眼前的果盤裏揪出一顆葡萄來吃,這在外面也是很難吃得上的。

見大家送的禮物都很貴重,滿寶便小聲的問明達,“你只送了自己繡的東西,這樣可以嗎?”

明達湊到她耳邊小聲解釋道:“我年紀還不大,又沒出嫁,手上沒什麼錢的,於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心意,等以後我嫁人了,送的東西就不可以這樣了。”

滿寶點頭,看見益州王送了太後一株比她還高的珊瑚樹,紅燦燦的珊瑚樹,像玉一般剔透,沒怎麼見過世面的滿寶目瞪口呆。

便是明達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小聲道:“皇叔的手筆真大,這樣的珊瑚樹就是宮中也沒有的。”

滿寶暗道:這可都是他們劍南道,尤其是益州百姓的汗血呀。

皇帝也看了那珊瑚樹好幾眼。

太後高興不已,笑得臉上的褶子都深了幾分,底下眾臣不管心裏怎麼想的,反正順著太後的意贊了一通益州王的孝心。

益州王之後就是其他王爺的獻禮了,等叔叔們都送完禮,太子這才開了他們這一輩的頭。

滿寶木呆呆的看著那些見都沒見過,有些甚至沒聽說過的奇珍流水一樣的流向太後,逐漸琢磨過味兒來了,太後過這一次壽,這得賺多少錢呀。

滿寶扭頭問明達,“太後每年都過壽嗎?”

明達楞了一下搖頭,“也沒有,往年過壽都是家宴,就是皇叔他們也不怎麼進京來的,只有過大壽才會如此,上一次祖母過大壽我還小呢,記得的事不多。”

滿寶就松了一口氣。

結果明達道:“但今年也不是皇祖母的大壽,只是皇祖母說自己的身體很不好了,想趁此機會全家再吃一頓團圓飯,所以父皇才給祖母過大壽的。”

滿寶便朝上仔細的看了一下太後的臉色,她坐的不算遠,所以看的還聽清楚,再聽她說話,滿寶便小聲和明達道:“放心吧,太後身體很好的。”

明達:……

她當然知道皇祖母身體好啦,至少比她母後還要好,但是……

她瞥了一眼滿寶,你不要說出來嘛。

滿寶和她對視,眨了眨眼,有點兒領悟了。

能夠把禮物擡到大殿上來的大臣不多,大家準備的禮物都很貴重,除了兩個人的。

一個是魏知,一個是虞縣公。

魏知是真窮,所以他送給太後一盒筆,那還是他兒子送給她的,他一直舍不得用呢,轉送給太後他還是很心痛的。

不過太後都這把年紀了,很少再動筆寫些什麼了,所以她笑呵呵的讓人收了禮物,並沒有多看。

比魏知的禮物還要輕的是虞縣公。

滿寶是這麼覺著的,因為虞縣公給太後寫了祝壽表。

她還以為太後也不會很喜歡,可誰知太後非常的高興,是真情實意的高興,讓新安郡王去接禮物時身子還往前傾了呢。

她接過折子便打開看了一眼,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敬佩的沖虞縣公道了一個謝。

明達見滿寶小臉上帶著疑惑,便微微一笑,小聲和她道:“虞縣公的文章寫得很有名的,皇祖母很喜歡讀他寫的文章和詩詞,而且他還長壽,他給皇祖母寫祝壽表,這是千金求都求不來的。”

滿寶這會兒就明白了,“先生說的果然沒錯,讀書厲害了,掙錢不過是自己想不想而已。”

明達一想還真是。

倆人相視一眼,都忍不住抿嘴一笑。

等虞縣公獻完禮物,這才輪到她們這邊沒出嫁的小公主。

大家送的都是自己手工的東西,明達送了繡的壽字,長豫則送了一卷手抄的經文……

太後也很高興,笑瞇瞇的接受了,因為輪到明達她們,大家的目光便不由集中在她們身上,益州王這才發現坐在她身側的周滿、

他眉頭皺了皺,不太想提起此事,畢竟當眾提起,相當於給她揚名,可他忍了忍,再轉眼看到坐在五皇子六皇子身後的白善和白誠時還是沒忍住。

他笑著和明達公主道:“明達,坐你身旁的小娘子是誰?”

明達回頭看了一眼滿寶後行禮回道:“回皇叔,她是我的好友。”

益州王問:“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娘子,竟可以坐到我們李家的席位上來。”

明達頓了頓後道:“她姓周,我和六姐姐與她都投緣,所以就讓她坐到我身邊來了,父皇和母後都沒反對。”

她看向太後,有些撒嬌的道:“皇祖母,我想和我的朋友坐在一起,可以嗎?”

太後也很喜歡明達的,她看了一眼周滿,發現是和明達差不大的小女孩兒,小臉蛋圓圓的,又白又嫩,便笑著頷首,“當然可以了,你身子弱,別久站,快回去坐著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