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7章 入宴

但其實還是耽誤了會兒,加上她們一早就要先提前去給太後賀一遍壽,所以回宮的時候才看到宮人奉上來的東西。

她們時間緊,又實在好奇,加上同樣還住在宮裏的兄弟姐妹們來找她們,她們便把箱子帶到這裏來了。

長豫公主把滿寶拉進屋裏,大家都在皇後那裏見過,所以也沒有多禮,只擡手打了招呼。

可是白善他們三個卻是第一次進宮來,眾人不免好奇。

滿寶就替他們做介紹,“這是我二師弟,這是我三師弟,這是我朋友殷或。”

然後介紹各皇子和公主,當然最主要是和她玩得比較好的明達和長豫公主。

皇子公主們略過白善和白二郎,主要盯著殷或看。

對於殷或,他們雖然也沒見過,卻也是聽過他的大名的,長豫更是毫不客氣的上下打量他,問道:“不是說殷公子的身體不好嗎,現在看著也還好呀。”

殷或便躬身行禮後回道:“多虧了小神醫的妙手,身子已好多了些。”

長豫便點頭道:“周小大夫的醫術的確好,母後這幾天臉色也好看多了。”

坐在中間的明達深以為然的點頭,和滿寶招手,輕聲道:“滿寶,你快過來看這幾個是什麼?”

滿寶上前去看,拿起一個道:“這不是蜈蚣嗎?”

她將竹蜈蚣拉長,讓它的關節伸長出來,笑道:“你看,這樣一節一節的,這叫蜈蚣,有堵的,也能當藥材。”

年紀和他們差不多大的五皇子和六皇子嚇得齊齊往後一退,見姐妹們玩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忍不住用袖子擋住目光,“你們竟喜歡玩蟲子。”

長豫便拿了竹蜈蚣湊到他們臉上讓他們看,一邊嚇一邊開心的大笑道:“膽子真小,連假的都怕。”

五皇子和六皇子都覺得與她們道不同,於是紛紛逃出房間,卻又不肯走遠,只站在門口和滿寶喊話,“你就不能拿些好東西進宮來?”

滿寶道:“我覺著這個挺好的。”

“哪兒好了?對了,你帶來的那木劍有沒有大,且雕花好看的?”五皇子問,“你幫我買一柄更好,更大的進來。”

滿寶直接搖頭,“沒有。”

白善和白二郎便一起看向她。

六皇子看到了他們的神色,立即指著滿寶道:“好呀,你騙我們。”

白善輕咳一聲道:“她還真沒騙你們,街面上沒有那樣好的木劍的,畢竟就十文錢左右,能做得多好?”

“但是你們可以定做,”白善道:“不過很麻煩。”

五皇子立即道:“麻煩怕什麼?我們最不怕的就是麻煩了,怎麼定做?”

白善問:“你們想做成什麼樣的?”

他們家跟進京的下人中有擅長木工的,平日裏也沒少替他們做東西。玩具嘛,他們也是讓做過的,尤其是木劍,在他們還沒去益州城讀書時他們就玩過了。

現在他們玩的玩具全都是他們玩剩下的。

五皇子和六皇子見長豫又回到了桌子前,已經不管他們了,這才把腦袋探進來,悄咪咪的伸進一條腿,見她還是沒反應,就立即樂呵呵的上前拉住白善,“走,我們一旁說去。”

既然要訂做,那做的劍鞘,劍身和劍柄可都要合他們的心意才好,白善教他們怎麼設計自己的劍。

五皇子和六皇子一開始只是想要一把劍而已,見白善提了筆在紙上刷刷的畫出一柄特別好看的木劍來,一時都有些驚呆了。

“這上面可以刻雲紋?”

白善點頭:“當然可以。”

五皇子眼珠子便一轉,問道:“那能刻饕餮嗎?”

白善頓了頓後問:“可以是可以,但為什麼要在劍上刻饕餮?”

五皇子理直氣壯的道:“我喜歡!”

白二郎想象了一下那劍柄的模樣,忍不住撲哧一聲樂出來,問道:“刻了饕餮你還能拿住劍嗎?”

“那我不在劍柄上刻,我要在劍身上刻。”

白善把筆遞給他,“你會畫嗎?畫出來看看。”

五皇子瞪著眼睛看遞到跟前的筆,問道:“我為什麼要畫?”

“我家的木匠說過,只要我能畫出來的東西,他基本上都可以做出來,所以你得先畫出來。”

五皇子就接過筆,一臉的苦惱,“我不會呀,要不去找三哥幫忙畫?”

六皇子道:“三哥才不會幫你畫這種東西呢,他這會兒忙著呢,去東宮吧,讓大哥的舍人幫忙畫。”

五皇子點頭,“有道理。”

長豫聽了就跑過來道:“一柄劍而已,還不是刷刷幾筆的事兒,還特特跑去東宮,一會兒見了三哥,直接讓三哥幫忙畫唄。”

五皇子看向她,“你開口?”

長豫道:“我開口就我開口。”

五皇子和六皇子便開心起來。

明達看著,柔聲道:“但劍身畫完還要畫劍柄,還有劍鞘,你們肯定多有要求,今天是皇祖母的壽辰,三哥恐怕沒時間,還是先記下,等回頭得了空,我們再去大哥那裏請人畫就是了。”

五皇子和六皇子覺得明達說的也很有道理,倆人立即討論起他們的劍鞘設計來。

長豫沒有再管這事,轉身繼續去翻箱子裏的其他玩具看。

滿寶和白善隔著許多人,目光在空中一碰,然後就各自散開。

明達拉住滿寶的小手道:“一會兒我坐末座,你陪我一起坐好不好?”

她看了一眼白善和白二郎,笑道:“讓你師弟們也一起。”

滿寶自然高興的點頭。

到了時間,宮人們過來請皇子公主們入席。

他們的位置是和底下眾官員的家眷們分開的,還略在他們上面。

明達年紀最小,雖為嫡女,但她堅持坐在末座,也沒人說什麼。

長豫一看,幹脆選了她上面一個座,讓滿寶坐在了他們中間,白善三人則跟著坐在了後面。

負責宮宴的管事看見,掃了他們一眼後就立即給他們添加矮桌和坐席,然後低聲問手下,“跟在小公主身後的那三個少年是誰?”

手下下去了一會兒,立即回來報,“一個是殷家的小郎君,另兩個則是周小大夫的師弟,皇後娘娘給的帖子。”

管事便微微點頭,低聲道:“讓人註意照看,也不必太拘束,不出大錯就可以。”

這是優待的意思了,宮人應了一聲,記在了心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