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 威脅

白善覺得那人影有些眼熟,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滿寶也回頭看了一眼,也覺著眼熟,便上前了兩步,待看清站在陰影裏的人時忍不住挑了挑眉,“陳大人?”

陳福林這才驚醒過來,自己竟站在常青巷裏發起呆來了,看到莊洵的三個弟子正看著他,他轉身便要走。

白善見他終於肯放下虛偽的架子,表露出自己想表露的姿態,便叫住他道:“陳大人既然來了不進去坐坐嗎?”

他道:“我家先生在裏面。”

陳福林便站到了莊洵面前。

莊洵正捧著一本書在余陽中優哉遊哉的讀書呢,一擡頭,看到陳福林被他三個弟子領進來,他自己都驚呆了好嗎?

不過弟子們給他的驚嚇一直不少,驚著驚著也就習慣了,他很快收斂了神色,從躺椅上站起來,順手將手中的書放在了不遠處的桌子上,笑著沖陳福林道:“陳大人怎麼來了?請坐。”

說罷看向三個弟子。

滿寶看向白善,白善都不看白二郎,直接看向一旁的下人,吩咐道:“給陳大人搬張椅子來。

下人微楞後應聲而去。

因為後院這裏基本上是主子們的活動範圍,他們很少在這兒停留,出來進去都只是送些茶點而已。

便是有客人來了,也多是主子們自己招呼,這樣吩咐他們搬椅子的,陳福林是唯一一個。

看來主子們不是很待見這位客人呀,以前少爺們和莊先生的朋友來了,都是少爺小姐們親自端座倒茶的。

莊先生瞥了他們一眼,也不讓他們在跟前了,揮了揮手道:“你們先去洗手做作業吧。”

三人齊聲應下,行禮後退下。

但滿寶和白善一回屋放下東西便鉆出來悄悄溜進了白二郎的房間,三人一起悄悄開了他的窗悄悄往外看。

沒辦法,他的房間距離先生他們坐的位置最近了。

三顆腦袋湊到窗口那裏往外看,就見陳福林已經坐到了莊先生的對面,下人給倆人上了茶水後退到一邊也沒走。

滿寶忍不住低聲贊他,“白善,阿圓真不錯,回頭給他賞錢。”

白善也點頭。

莊先生淺笑的請陳福林喝茶,一直喜歡將笑容掛在臉上的陳福林卻沒了笑容,他擡起頭來認真的看了好一會兒莊先生,拿起茶盞後輕輕滑了一下茶蓋,“洵美是拿定主意與我為敵了?”

莊先生微微搖頭,道:“說起來我們也有近三十年的交情了,我了解你,你也應該了解我的為人。”

他道:“我都這把歲數了,出仕不能出仕,名聲嘛,再壞也壞不過當年離京之時,所以我也都看淡了。這次進京並不是想出仕,也不是想討回公道,只是想帶三個弟子出來讀讀書,歷經世事而已。”

陳福林會相信嗎?

那當然是不會信的,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眼莊先生後一笑,點頭道:“洵美說的不錯,我們都這把歲數了,還求什麼呢?早些年的恩怨早已說不清,到底是我對不起你,還是你對不起我,都沒了證據,也說不清道不明了,不如糊塗而過。”

莊先生說了解他,當然不是假的,這話一聽便知道了他還是舊性不改,他忍不住失笑一聲,然後笑聲越來越大,最後幹脆哈哈大笑起來。

陳福林瞪著眼睛看他。

莊先生笑夠了,這才用泛著淚光的眼睛看向他,他臉上的笑容慢慢收了起來,雖還是坐在椅子上,卻頗有種睥睨的架勢,他有些居高臨下的看著陳福林道:“陳福林,你當真以為我沒有實證,翻不了舊案嗎?”

陳福林蹙眉道:“洵美,我說過,當年的事就是個誤會,可你一直不肯聽我的解釋……”

“你或許不知,我手上有姚戈留下來的信件。”

陳福林心中一跳,不過面色沒異常,而是蹙眉問:“什麼信件?”

莊先生便嘆息一聲,看著他道:“我不僅有姚戈留下的信件,也有黃先生的手書,你要看嗎?”

陳福林臉色微白。

“我說過,我不願追究當年的事,自然不是因為我寬宏大量原諒了你,而是覺得不值得。”莊先生道:“打了老鼠,難免傷到瓷盤,我現在有三個弟子要帶,便是當年的事可以澄清,卻總有偏聽偏信的人,多少會對他們不利。”

莊先生道:“二十多年前的舊事了,當年的舊人,死的死,散的散,能夠知道這件事的也沒有幾個了,所以澄清與否於我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不過是可以看到你落魄,出一口惡氣罷了。”

陳福林臉色微青,張嘴就要說話,莊先生卻擡手止住他的話道:“你不必狡辯,我也知道你嘴上不會承認,但你我心裏都明白我說的意思。”

“我要是了無牽掛獨身一人,我的確可以這樣做,”莊先生失笑道:“可我以前有子孫,現在有弟子,我投鼠忌器,我懦弱無能,所以願意一直背著這樁冤案,可陳福林,此不代表我就真願意由著你顛倒是非。”

“外面的事我不知道,我也不管,你若不再害我,我自然也不會把那些東西拿出來,可你若是害我,損到了我的子孫,我的弟子,”莊先生笑了笑道:“今非昔比,哪怕是借由我這三個弟子如今的人脈,我也要將此事一勞永逸的解決了。”

陳福林顫著手問:“你這會兒就不怕損你弟子的名聲了?”

莊先生笑了笑道:“之前是怕,可這會兒我那大弟子不是進宮去了嗎?你知道她是在給誰看病嗎?”

陳福林擡頭,“太子?”

莊先生微微搖了搖頭,笑道:“以前,你是上位者,可以越過我,越過黃先生,悄無聲息的把我的名額換了,你應該知道,有些事對於常人來說很難很難,但對於上位者來說,也不過一句話的事兒罷了。”

“如今,我依然是穿著草鞋的窮書生,而你這富家公子卻已經赤著腳了,要不想損了腳底,你最好別主動找事,不然,我也是會往地上撒刺的。”

陳福林沈聲問:“你在威脅我?”

莊先生笑了笑道:“算是吧,陳大人覺得這個威脅如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