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9章 塵埃

柳二老爺坐在下首喝了一口茶問,“大哥,要不要我去一趟益州城?”

柳郎中搖了搖頭,笑道:“不必,益州城不近,來回最快也要半個月,何況你還要查東西,我們只要知道是因為什麼事就好,不必要到實證。”

他道:“何況,這種事情也不必要實證,人品這種東西,一旦有人認準了就行。”

“萬一他狡辯呢?”

柳郎中笑道:“這是必然的,只是他自狡辯他的,大人們也不是傻子,任由他說什麼就信什麼,還有禦史在呢。”

他不在意的笑道:“這世上的事就是這樣,一旦大人們認定他品德有瑕,他就再難進一步了。”

柳二老爺點頭,看了眼被放在桌子上的東西後道:“就是可惜了那位姓莊的書生,聽說他當年被趕出京城後就一直不曾入京,考學考官全耽誤了。”

“事情鬧得這麼大,當年在文人間肯定鬧得很大,他拿不出來證據,再辯解,落在他人眼中也不過是狡辯,既如此,還不如離開。”柳郎中微微蹙眉,“可是很奇怪,當時他們倆人,一人是國子監的學生,一人是要考國子監,並沒有利益沖突,陳福林也並不是非這首詩不可,為何要偷他的詩呢?”

柳二老爺搖頭道:“不知道,不過就是現在去問當年聽說過這事的人,他們也都這樣說,所以都認定了是莊洵抄陳福林,畢竟陳福林並不是很需要這首詩,但莊洵很需要。”

柳郎中沈思。

見大哥沈吟,柳二老爺又道:“大哥放心吧,從我們查到的這些事情來看,心虛的分明是陳福林,不然他也不會在狀元樓裏見了人一面就讓下人滿城的找人,在莫會園裏碰到時還說了那樣的話。”

柳郎中點頭,雖然不知道緣由,但的確猜出了過程。

他沈吟道:“就不知道陛下是基於什麼考慮不同意陳福林晉升的。”

柳二老爺便輕咳一聲,小聲道:“大哥,因為要查陳福林,我便順著查了一下那位莊先生,您猜,他有個弟子是誰?”

柳郎中便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說他是陪他的學生進京讀書的嗎?一個在國子學裏,一個在太學裏。”

“還有一個呢,卻是個女弟子。”

柳郎中:“少賣關子,直接說罷。”

柳二老爺便嘿嘿一笑道:“是這段時間名揚京城的小神醫,巧的是,她這段時間頻繁進宮,聽說是為宮中的貴人看病,不過我沒打聽出來是哪位貴人。”

柳郎中一下坐直了身子,“你打聽清楚了?”

“打聽清楚了,我今天未時還跟著人到了宮門口不遠處,親眼看著她和濟世堂的小鄭掌櫃一塊兒進去的。”

柳郎中眉頭一皺,“你也太莽撞了,竟直接跟著人進了皇城?不要命了你?”

柳二老爺道:“又不止我一個跟著進去而已,好多人都混進來了。”

當然,也不是誰都能進皇城的,只是六部就在皇城裏,像他們有家人在六部當官兒的,說明來意基本上就都可以進去了。

反正皇城進去了,宮城卻不是那麼好進的,所以看守皇城幾處大門的護衛都不是很嚴格。

柳二老爺進去的時候可是看見不少人都悄悄跟在白家馬車的後面。

柳郎中就忍不住揉了揉額頭,“你傻不傻,既然你能看見他們,難道他們看不見你嗎?”

柳二老爺:……當時只顧著得意,沒想到這一點兒。

柳郎中說的不錯,柳家能查出來的事,其他人家當然也可以,甚至有幾家速度還很快呢。

於是,魏知和禦史臺不罵皇帝了,吏部去找了一趟工部,雙方談了一下後吏部重新寫了擢升的名單上去,這次他們給了兩個人選上去給皇帝選。

當然,是附上了倆人的履歷和各年的考核,以及他們的上司和同僚對他人品能力等的評價。

皇帝看了看,便提筆勾選了柳郎中的名字,然後將折子合上放到了一邊,明日這些折子中書省會復核,沒有異議後就會一級一級的遞下去。

至於陳福林,因為暫且沒有實證,已經猜出不少事的大佬們一言不發,只當不知道此事,當之前擢升的事不存在過。

因為對這些大人物們來說,目前這件事已經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太後的千秋要到了。

這些大人物,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要參加,誰還沒事去在意一個陳福林呀。

但新晉工部左侍郎的柳侍郎在意,知道這個機遇很可能是因為莊先生的弟子而來,他在擢升的折子下來後就讓他弟弟悄悄的往外放出了一些風聲。

陳福林不是喜歡玩這種把戲嗎?

他可以推一把,助那位莊先生一臂之力。

陳福林明顯感受到了同僚們對他的排斥,甚至一些和他走得比較近的朋友也開始避著他走。

雖然他還是沒聽到什麼風聲,但自從工部侍郎的位置定下後,他就頗為不安,而周滿還是天天往皇宮裏跑。

他頗有些不安,但任是他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應對之法來。

當年的事過去很久了,莊洵很難找出證據來自證清白,同樣的,他也很難再做證據來表明自己的無辜。

當初他能依仗自己手中的錢,人脈和家世壓得莊洵辯解不得,可現在不行了。

莊洵已經不是當年那個進京考學都只能和朋友同租一間房間,每日只能吃些饅頭稀粥,在京城裏不認識幾個人的窮書生了。

他現在似乎不缺錢,還有一個在國子學的學生,一個在太學的學生,隨時可結識權貴之家。

更有一個可以出入宮廷的弟子。

所以現在這種局面,這件事他只能不提,不問,不知,以求風聲悄無聲息的來,再悄無聲息的走。

京城的流言風語一直轉得很快,就算是他身邊的人,過上一段時間,大家慢慢也就忘了。

所以他只需煎熬一段時間就好。

陳福林一直是這麼告訴自己的,但多年來在莊洵面前的優越感還是讓他受不住心中的憤懣,不知不覺間便到了常青巷。

滿寶去殷或家裏給殷或紮了針,然後和白善他們一起回家,剛到家門口就看見他們家不遠處聽著一輛陌生的馬車,三人便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然後就看到有個人站在馬車的陰影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