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7章 喜事

滿寶跳下,大吉又趕著車繞了一圈回到國子監的大門口。

白善他們已經提前在那裏等著了。

他們一上車,劉煥和殷或便也擠了上來。

一輛車上擠了五個人就有些擁擠了,白善三人一起看向劉煥和殷或。

劉煥左右張望,問道:“到底是什麽喜事?”

殷或也好奇,因此當沒看見三人的目光。

白善和白二郎這才看向滿寶。

滿寶高興的道:“陳福林升不了官了。”

劉煥問,“陳福林是誰?”

白善則驚奇,“他為什麽升不了了?”

滿寶哼哼道:“我估摸著是皇後查到了點兒什麽,告訴了皇帝,皇帝不喜歡他,就把他擢升的折子打下去了。”

說罷將剛才出宮時尚姑姑和她說的話說了一遍。

劉煥問:“這人誰啊,跟你們有仇?”

滿寶哼了一聲道:“沒錯,有仇。”

白善輕咳一聲道:“其實我們是很大度的人,並不記仇的,只是一點兒小仇而已,我們可什麽都沒做啊。”

滿寶頓了頓,連連點頭,“沒錯,我們什麽都沒做。”

殷或:……都悄悄告狀了還什麽都沒做嗎?

白善撩開簾子看了一下外面的太陽,估算了一下時間後道:“時間不早了,你們回家吧。”

劉煥不走,“不行,你們得告訴我那陳福林是誰,怎麽跟你們有仇了?嘿嘿嘿,你們有沒有想套他麻袋,要不要我幫忙?”

白善看了他一眼,拒絕道:“我們不做這等違法之事。”

“騙鬼呢,張敬豪不就是你們揍的嗎?”

白二郎擡頭,驚訝的問道:“你怎麽知道?”

劉煥也一臉驚訝,“還真是你們啊。”

殷或:……

滿寶和白善沒忍住,轉身按住白二郎便一人打了他好幾下。

劉煥看著哈哈大笑起來,道:“我聽見人私底下說的,說張敬豪先前臉上帶傷,多半是被你們揍的,張敬豪也說是你們。”

滿寶一本正經的道:“瞎說,他有證據嗎?”

白善指了殷或道:“那天我們可是有人證的,我們一起回城了。”

殷或點頭,“沒錯,我們當時在一起,都過去這麽久了,他怎麽還提起這事?”

“他近來常跑到我們國子學裏來,為的是什麽你們還不知道嗎?”劉煥惋惜道:“可惜你們找他算賬時我不知,不然我一定跟著去湊熱鬧,我長這麽大,還沒套過人麻袋呢。”

幾人:……

白善嚴肅的道:“我們也不套人麻袋的,尤其是陳福林這樣的官兒,毆官可是要判刑的。”

劉煥很堅持不懈,“陳福林到底是誰呀?”

白善便冷哼了一聲道:“一個小人和偽君子罷了。”

“又是小人,又是偽君子,這得多壞呀,”劉煥問:“是小人多一些,還是偽君子多一些?”

三人回想了一下,一想到陳福林笑容滿滿,自以為溫和的說話聲音便有些想作嘔,三人異口同聲道:“偽君子多一些。”

“那更壞了,他做什麽壞事了?”

滿寶看了一眼白善,見他沒攔著,便道:“他二十多年前就占了我們先生入國子監的名額,然後為不讓我們先生考學和考官,還偷了我們先生做的詩,先我們先生一步往外傳了。”

“讓我們先生背了一輩子的黑鍋,”白善冷著臉道:“上次見面還一臉虛偽的和我們先生說,當年的事都是誤會,哼,真當我們都是傻子不成?”

別說劉煥了,就是殷或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他是知道他們和陳福林有矛盾的,也叫人查過陳福林,但只查到陳福林偶爾會在外面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他不太能聽明白。

但這會兒結合他們說的話,他一下就聽明白了,陳福林這是想要倒打一耙呢。

殷或連忙告訴他們。

白善揮手道:“這事先生早猜到了,但先生不許我們插手此事,說他還在試探,不敢做得太過,我們要是反駁了,反而會助長這流言,對我們要做的事兒反而不利。”

劉煥摸了一塊點心,一邊吃一邊好奇的問:“你們要做什麽事兒?”

三人同時一僵,滿寶輕咳一聲道:“揚名?我們沒有當年的證據,這事要是傳開了,我們就不好名揚京城了。”

“哦~~”劉煥意味深長的道:“我想起來了,你現在可是名揚京城的小神醫呢,說,你的名氣是不是也花錢請人了?”

“你怎麽知道?”

“我當然知道了,我可沒少幫我大哥幹這種事,不過你這是花了多少錢呀,竟然一夜間就名揚京城了。”

白善伸出兩根手指。

劉煥瞪大了眼睛,“兩千兩?你,你這麽有錢?”

白善沒好氣的道:“不對,再猜,我又不傻,誰會花兩千兩去揚名?”

滿寶:“那名氣也就聽著好聽,兩千兩都能買個鋪子了。”

劉煥松了一口氣,拍著胸口道:“嚇死我了,原來是二百兩呀,其實也不是很多呀,你找的誰,能把人介紹給我嗎?”

白善就收回了手指,疑惑的看著他,“二百兩,你願意?”

劉煥一臉莫名,“我願意啊,二百兩就能一夜間名揚京城,我為什麽不願意?我大哥每每比賽拿了好的名次,或是做出了好的詩文,我都要花錢給他揚名,前前後後也花了有二百兩了,但也沒見我大哥名揚京城啊。”

白善就盯著自己的兩根手指看,低聲道:“原來我們還占了便宜嗎?”

劉煥問:“什麽便宜?”

“沒什麽,不過我不是花的二百兩,我是花的二十兩。”

劉煥呆了一下,然後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那人是誰,介紹我認識認識。”

白善爽快的應下,“沒問題,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快下車吧。”

劉煥迷迷糊糊的被忽悠著下了馬車,都快忘了他最先問的問題了。

殷或卻沒忘,不過他也沒多問,跟著一起下了車後和滿寶點了點頭,“那我們先回去了,你們也小心些。”

他道:“讀書人最好名,尤其是陳福林這樣的人,小心他狗急跳墻。”

滿寶和白善表示明白,揮手和他們告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