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6章 目瞪口呆

滿寶撩開簾子跳下去,發現兩邊都是圍墻,她便好奇的問:“這是哪兒?”

“國子監的另一面,國子學就在圍墻之後。”大吉顯然來踩過點兒,畢竟少爺在裏面讀書,他得預備著有一天不能從裏面接出人的狀況來。

滿寶看了一眼比府學高上一個腦袋還多的圍墻,直接站在車轅上活動了一下手腳,然後轉身就爬上了馬背。

大吉抽了抽眼角,默默地看著。

滿寶從馬背上站起來,搓了搓手,瞄準了墻頭便一躍,直接扒在了墻頭上,馬躁動的走了幾步,被大吉拉住,它就噴了噴鼻子。

滿寶已經手腳靈活的爬上了墻頭。

滿寶坐在墻頭上,暢快的呼出了一口氣,這才摸了摸頭上的小揪揪,發現還好,便笑嘻嘻的看向院內……

一轉頭便對上一群人的目光,一群少年正拿著弓箭擡頭看她,嘴巴張得老大。

滿寶一眼便在他們之中看到了封宗平,她立即笑著和他打招呼,“封公子,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少年們齊刷刷的離封宗平三步遠,扭頭盯著他看。

封宗平顫著手指指向她道:“你你你,你少汙蔑我,你不是白善……咳咳嗎?”

“對呀,我是白善師姐,我們都見過這麽多次了,你不會不記得了吧?”

滿寶覺得跨坐不方便,幹脆把另一條腿也挪了進來,笑道:“麻煩你幫我叫一下白善,就說我來接他回家了,對了,再順便叫一下白誠。”

封宗平松了一口氣,拍著胸口道:“你要找人怎麽不讓看門的仆役進來找?不行在大門口找個同學也可呀。”

“我找了,你們國子監的仆役一點兒也不友善,不像我們益州府學的,可熱情了,這會兒大門口也沒人,所以找不到人。”

封宗平仰著脖子和她說話,“找不到人你就爬墻呀?‘

“我想找人幫我叫一下他們呀。”

封宗平沒好氣的道:“你都爬到墻頭上了,還找什麽人替你叫呀,你直接下來自己叫算了?”

滿寶坐在高高的墻上,居高臨下,正看見國子監內高樹麗畫,高粱畫棟,連墻上都圖了好些色彩鮮艷的畫,正是心中向往之時,一聽到封宗平這麽說,立即笑瞇了眼,問道:“我也能進去嗎?”

封宗平直覺不好,剛要說不能,墻上的人已經不等她回話,直接從墻頭上一躍,蹬蹬的兩步,踩在墻上一蹦,直接就蹦到了他跟前來。

少年們立即離了封宗平十步遠,恨不得在豎起一塊牌子,上書:我與此人不識。

但少年們雖然退出去了,眼睛卻亮晶晶的一直盯著他們看,恨不得就黏在他們身上一樣。

封宗平提著的那口氣就怎麽也下不去,他緊張兮兮的左右張望,見沒有學官,立即拉住她往旁邊的樹下躲。

“你你你,你要是被抓住了……”

“我自己進來的,一定不是你叫我進來的。”

封宗平呼氣,點頭道:“沒錯!”

點到一半覺著不對,半口氣就呼不出來了,“什麽叫我叫你進來的,本來就不是我叫你進來的。”

滿寶點頭,瞇著眼睛笑,“是。”

封宗平就感覺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

他當然是不敢真的讓滿寶去找白善的,那就是他鬥氣的話。

真讓滿寶跨過這半個國子學去課室那邊找白善,恐怕路還沒走到一半就被抓了。

雖然她爬進來與他無關,但他總覺得她要是被抓了,他也落不得好。

於是封宗平回頭和一群小夥伴道:“你們在這兒等著,幫忙掩護一下,我去找白善。”

眾少年見滿寶老實的站在樹底下,而樹幹還挺大,應該不會被發現,於是紛紛點頭,讓封宗平去。

封宗平一走,一群少年便圍了上去,頗為稀奇的看著滿寶問,“你和封宗平是什麽關系啊?”

滿寶:“朋友。”

“你是一級甲三班白善的師姐?”

滿寶點頭。

“可你看著比白善和白誠小呀。”

滿寶道:“沒錯,我比他們小。”

少年們還要再問,滿寶已經好奇的看著他們手中的箭問:“你們在練箭嗎?”

少年們便低頭看了眼手中的箭,笑著點了點頭,指著遠處的箭靶道:“對,我們的箭靶從不設在圍墻下,不然你從墻上爬進來,箭要是射偏了,估計你要成刺猬了。”

滿寶道:“圍墻外面就是巷子,你們的箭要是能射著我,那肯定也會射到外面去,就不怕傷了人?”

一少年笑道:“你倒聰明。”

一人則好奇的問道:“你是怎麽爬上來的,這墻這麽高。”

“這有什麽,我也能爬。”

“你那是借了梯子吧?”

滿寶道:“我踩著馬上來的,我家的馬車在外面。”

眾少年便若有所思,“這倒是個法子。”

眾人目光流轉,以後要是上學遲了……

少年們嘿嘿一笑。

滿寶也看著他們笑,封宗平許久才把人給找到,原來白善他們一起跑到藏書樓去看書和寫作業去了,他到了課室沒找到人,問了人才去藏書樓把人找過來的。

幾人跑過來,殷或還有些喘,他瞪大了眼睛看著被少年們圍在中間的滿寶,問道:“你怎麽進來的?”

“咦,封宗平沒告訴你們嗎?”

封宗平沒好氣的道:“我又不是長舌婦,而且隔墻有耳,藏書樓裏這麽多人,萬一被人聽見了怎麽辦?”

他揮手道:“行了,行了,人已經幫你找來了,你快走吧,真被學官抓到了,我們一個都得不了好。”

滿寶:“你們國子監這麽嚴格呀?”

“那是當然,你也不看看我們的祭酒是誰。”

滿寶便扭頭和白善道:“快出去,我有一件大好事要告訴你們。”

白善點頭,“行,你先走吧,我們得去拿書籃。”

劉煥還一臉懵,問道:“你怎麽走?”

滿寶指著圍墻道:“這兒呀。”

封宗平道:“可說好了,我不給你找梯子,也不給你踩。”

滿寶鄙視的看了他一眼道:“不用。”

說罷,她微微後退了幾步,助跑起來,直接蹬蹬蹬的上墻,伸手一把攀住了墻頭,在一眾少年的目瞪口呆中靈活的翻上墻頭,然後回頭和他們揮了揮手,轉身便消失在了墻頭。

白善轉頭看見封宗平嘴巴張得老大,就用手擡了一下他的下巴,幫他把嘴巴合上,然後道謝,“多謝封學兄幫忙叫我們了。”

封宗平呆呆的道:“不用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