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打下來

虞縣公沈吟片刻後問:“調任的事兒,你不讓你們的尚書再考慮考慮?”

虞侍郎:“父親,兒子我也要調任的,而且他有毛病也沒什麽不好的。”

又不是太大的問題,他沒有主見,他還更好幹活兒呢,到時候老尚書退了,他競選的壓力也能小一點兒。

要知道,尚書之職,不僅六部的侍郎都可以搶,外放的官員也能搶,只是因為他們是同部侍郎,所以更有優勢而已。

虞縣公橫了他兒子一眼,“你若有才,何懼強大的對手?你若無才,何苦為害天下?”

虞侍郎:……

這是自個爹,不能罵,也不能回嘴,於是虞侍郎運了運氣後行了一禮便走了。

長隨見老太爺把三老爺氣走了,就又坐回凳子上,問道:“老太爺,那這事還查嗎?”

“不查了,”虞縣公沒好氣的道:“還有什麽好查的?不是莊洵抄了陳福林的詩,偷雞不成蝕把米,當年被趕出京城,如今又回來了;便是陳福林抄了莊洵的詩,然後倒打一耙,把人給趕出京城去,毀了人的一生。”

“那……”

“可他們一個兩個都不是京城人氏,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怎麽查?”虞縣公頓了一下後道:“也是可以查的,派人去一趟益州城,去找他們曾經的先生和同窗,哼,詩文這種事騙得過外人,卻一定騙不過曾經朝夕相處的同窗。”

“那……”

“不去,”長隨話還沒說完虞縣公便哼道:“我這都致仕歸老了,做什麽還去找這麻煩事?”

益州城離京城很近嗎?

長隨連連點頭,“不去就對了,那小人下去歇著了?”

長隨起身剛要走,虞縣公就叫住他,“等等。”

長隨就知道,默默地回頭看他。

虞縣公抿了抿嘴,揮手道:“算了,你一把骨頭了,找個年輕機靈的往益州走一趟吧,也不用找到什麽實證,當然,能找到更好,找不到就問一下他們的風評,和他們昔日的先生和同窗打聽,尤其是親近的那些同窗,總能打聽出些什麽來的。”

長隨便笑著應下。

虞縣公人老成精,一旦想開了,那找到的法子可就多了,反正他又不是刑部和大理寺,不用證據,於是敲了敲膝蓋道:“你呢,就在京城裏打聽打聽,這二十年來陳福林都做了什麽好詩文,叫人記下一份來給我看看。”

又道:“還有,查一些,這些年有沒有益州那邊過來的學子上門拜訪他的,或者和他關系最好的。”

官場最講究人脈,同鄉,同窗,還有同門。

陳福林曾在益州府學讀書,那同一個先生教出來的學生,或者他同窗教出來的學生……這些都是人脈,一般來說,他們來京都會上他家門走一趟的。

而陳福林在他那些舊同窗,舊老師那裏人品如何,看這些年他和益州的聯系如何就知道了。

長隨聽明白了,退下去查。

這當然不是一時半會兒出來的,但宮中查這些東西卻比虞縣公要容易得多,尤其皇後還是讓古忠去查的。

讓古忠去查,就相當於是讓皇帝去查了。

因為涉及到益州王,皇帝早在知道白善和周滿的身世後就把他們身邊的人查了一遍。

莊先生在他的認知裏就是那三孩子的先生,算是他們的智囊,但教書先生嘛,大晉多的是,所以他並沒有怎麽上心。

皇後一讓古忠去查,他也上心了兩分,於是讓自己的人去查。

皇帝的人知道莊先生曾經要考國子監,便從這裏開始查起,不到半天時間便也查出了他和陳福林的糾紛。

但他們比虞縣公更快的是,他們還查到了陳福林這幾天的小動靜。

這些都被寫成了折子上報給皇帝,然後他們繼續查去。

皇帝便拿了折子背著手去找皇後。

夫妻倆吃了晚食後便靠在一起說話,皇帝把折子拿出來給她看,沈著臉道:“先帝爺的事兒,當時我朝初立,亂得很,讓人鉆了空子了。”

雖然還沒有查實,也沒有證據,但僅從陳福林和莊洵的表現來看,當年那首詩就是莊洵作的,而陳福林顯然是想再把人趕出京城去。

皇後看著嘆氣,合上折子道:“也難為這位莊先生了,竟還教出了白善和周滿這樣的人。”

皇帝也嘆氣,然後眼珠子一轉,湊到皇後身邊道:“梓童也見過周滿了,覺得她如何?”

皇後笑問:“什麽覺得她如何?”

“你不覺著她也很調皮膽大嗎?和太子小時候很像。”

皇後失笑,“是有點兒像,所以呢?”

“我想著,他既然能把周滿教好,那能不能把太子也教好?”

皇後思考了一下後搖頭,“不一樣,大郎都那麽大了,不像周滿是從小跟著他學的,而且他身上無官無爵,家中也無權勢,你覺得大郎會聽他說話?”

皇帝便憂心,“那你說怎麽辦呢?”

“你要真狠得下心,就聘孔祭酒和魏秘監為太子師,放開手讓他們去教,如何?”

皇帝便諾諾道:“朕自然是沒什麽問題的,就是怕大郎不樂意,他惱起來真把孔卿和魏卿砍了怎麽辦?尤其是孔卿,他年紀可不小了。”

皇後便冷哼了一聲,“他要是敢對先生動手,你也打他罵他不就好了?況且,大郎雖諸般不好,卻還不會對老師動手。”

皇帝便思考起來。

皇後見他聽進去了,便靠在了榻上,由著他想去。

沒兩天,皇後的病癥初見成效,開始減緩的時候,宮中一連下了兩道聖旨,一是讓孔祭酒,魏知,李藥等人一起教導太子,二是讓太子每日隨他一起處理政務。

除此外,就還有一個小插曲,吏部擢升陳福林的折子到了皇帝跟前被打回去了。

這下不僅吏部的人,就是工部和戶部的人都驚呆了。

一般這種擢升都是心照不宣的事兒,之前尚書或侍郎肯定和皇帝提過了,上的折子只是走個過程而已,為什麽會被打回來?

很多人都不由悄悄的去看陳福林。

陳福林在收到消息後臉色一下就白了,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半天動彈不得。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