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九章 只註意一點兒

滿寶心中一動,問道:“那太後……”

“皇帝和皇後都是很有孝心。”

只是一句話滿寶就明白了。

也就是說,在皇宮裏,得罪誰都可以,哪怕是皇帝都行,就是不要得罪太後。

可是……

滿寶咽了咽口水問,“聽說太後很疼益州王?”

“益州王是太後幼子,太後自然多疼他幾分。”

那完了,她天生就得罪太後了,這是不以她的意誌改變的東西。

滿寶嘆息了一聲,一臉的憂愁。

鄭太醫看得莫名其妙,不明白她憂愁什麽,但一看她還小,便又心軟了兩分,想著她是不是害怕了。

於是又安慰道:“你也別怕,皇後娘娘是個仁厚之人,你只要不闖大禍,就是對皇帝和太子說話不客氣些也沒事。”

滿寶才不擔心這一點兒呢。

太子那人雖然脾氣火爆,動不動就要砍人,但她還真沒覺得他會砍她。

皇帝嘛,哼,他們從進京就是他一手推動的,現在滿寶懷疑就連進宮可能都有他的手筆。

而在他們沒告狀前,他恐怕不會拿她怎麽樣。而且她又不傻,幹嘛去得罪這些人?

滿寶自認為不會去得罪這些人,但有的人就喜歡來惹她。

滿寶第二天再進宮給皇後看病的時候,太子也在那裏,而且就站在殿外等著。

見內官領著滿寶過來,他便招了招手,內官便屁顛屁顛的領著滿寶過去。

滿寶走過去,與太子行禮。

太子看了眼她身後拎著藥箱的小鄭掌櫃,小鄭掌櫃便看了一眼滿寶,然後和內官一起默默地退到了一邊。

太子這才看著滿寶道:“孤知道你這人不愛說謊,所以我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吧,我母後的病你能治嗎?”

滿寶道:“昨日我不是說過了嗎,我現在治不好。”

太子就盯著她問:“那你能治到什麽程度?”

滿寶沈默,內心煎熬不已,昨晚上才說了要謹慎小心,不得罪人的。

太子面無表情的道:“說吧,孤不找你算賬,也不告訴別人。”

滿寶輕咳一聲道:“皇後思慮過重。”

太子見她沒再繼續,便蹙眉道:“孤知道。”

滿寶便道:“皇後還肝氣抑郁。”

“這個孤也知道。”太子問,“然後呢?”

“若是皇後不能開懷,還加重思慮,我們下的藥再好,也只能保證這一二年而已。”

太子臉色瞬間陰沈得可怕,滿寶便往後一蹦,指著他道:“你可是說了的,我實話實說了你可不能再找我的麻煩。”

太子盯了她一眼,轉身便走。

滿寶松了一口氣,連忙回身沖小鄭掌櫃招手。

小鄭掌櫃立即抱著藥箱跑過來,滿寶道:“快快快,我們進去找皇後。”

皇後也知道了太子找滿寶的事,笑問她,“太子和你說什麽了?有沒有找你的麻煩?”

滿寶笑著搖頭,“沒有,就是問了一下娘娘的病情,讓我好好的給娘娘治病而已。”

皇後也不知道信沒信,反正她開心的笑了笑。

滿寶這一次給她行針便改了幾步針法,正是午睡的時間,針才紮了一半她便睡著了。

尚姑姑在一旁看著,忍不住嘴角翹了翹,和滿寶道:“昨晚娘娘咳的也沒以前厲害了,倒是多睡了幾刻。”

滿寶記下了,“那說明針法和藥都沒開錯。”

這一次針灸依舊是分兩次行完,滿寶一直很留意時間,和他們只能看沙漏或滴漏來算時間不同,滿寶直接看的系統內的時間,所以時間把握上要比他們強一些。

她將所有的針都拔了,皇後只是動了動腦袋,沒有醒來。

滿寶照常按了一下她的穴道,讓她感受到微微的酸疼後翻身躺好。

滿寶退出帳子,收了東西正要走,尚姑姑連忙攔住她道:“周小大夫先留步,等娘娘醒了還有話和你說呢。”

滿寶看了一下時間,再過半個時辰國子學就要下學了,她還得去給殷或紮針呢。

不過想到這邊的機會也難得,滿寶猶豫了一下便坐下等候。

尚姑姑見她似乎有些坐立不安,便給她倒了一杯茶,笑道:“周小大夫安心,我們娘娘只是與你說些家常話而已,不要擔心。”

滿寶點頭,喝了一杯茶後指了一旁的椅子道:“姐姐也坐吧。”

尚姑姑樂,“你叫我姐姐?你該叫我阿姨或姑姑才對。”

滿寶不好意思的撓頭道:“可您看著和我姐姐嫂子們差不多大,我怕把你叫老了。”

尚姑姑沒有坐下,在這個屋裏,她可沒有坐的資格,她便站著和滿寶小聲說話,“你是家裏最小的?”

滿寶應是。

“你排行幾?”

“八。”

尚姑姑便笑道:“難怪呢,中間要是有幾個隔得長一些的,那你母親年紀的確挺大的了。你家可真有福氣,生了這麽多孩子。”

滿寶深以為然的點頭,反問尚姑姑,“姐姐是哪兒的人,家裏兄弟多嗎?”

尚姑姑楞了一下後笑道:“我是太原人,我家裏只有一個兄弟,但姐妹有五個。”

“姐姐家裏人也多呀。”

尚姑姑輕輕地笑了笑,只是她不太有福而已。

尚姑姑很好奇的問滿寶:“周小大夫的醫術是跟誰學的,竟然這麽好。”

滿寶不好意思的道:“其實沒有傳言中的那麽厲害,我和很多人學過醫術,其中太醫裏現在只有範太醫,你知道範太醫嗎?”

尚姑姑笑著點頭,“知道的,範太醫離宮的時候我已經進宮好幾年了,沒想到你是範太醫的弟子。”

難怪敢開蘇堅的肚子呢,治療外傷,還是範太醫最在行。

倆人小聲的說著閑話,尚姑姑要去看皇後,見她實在無聊,便順手將皇後落在榻上的一本書拿過來給她,笑道:“你先看看書打發時間吧,我去服侍娘娘。”

滿寶點頭,低下頭去看,見是一本《氏族譜》,便好奇的翻開來看。

她在不同的人那裏聽到過氏族譜,先生提到過,唐縣令和楊縣令好像也都提到過,但滿寶真正看見還是第一次。

她好奇的翻開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