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七章 試針

滿寶提前一點兒到了蕭家,這會兒正是各家吃晚食的時間,一般客人不會在這會兒上門的。

大吉去敲蕭家的側門,才報上名字下人們便出來移開門檻讓他們趕車進去,笑道:“老爺回家的時候就吩咐小的們了,貴客請進。”

大吉把馬車趕進去,伸手將滿寶扶下來,然後把車交給他們。

有下人給他們領路。

蕭院正的確剛回到家不久,剛換下官服凈手,連飯都沒來得及吃,聽說滿寶到了,便轉身去前院,吩咐人道:“把人請到前院的書房裏去。”

蕭夫人忙追著他出去,問道:“老爺不吃飯了?”

“隨便用點兒點心填肚子就好。”

“老爺不吃,客人也是要吃的呀。”蕭夫人只知道有客到,卻還不知道客人是誰,來幹什麽的,但見丈夫如此看重,便也多重視了幾分,“客人這會兒過來,恐怕還沒吃飯呢,老爺不如和人邊吃邊說。”

蕭老爺道:“我去問問她。”

蕭夫人忙跟著他一塊兒去前院。

滿寶正站在院子裏看他藥圃裏的藥草,並沒有進書房。

聽到動靜,滿寶回頭,看到蕭院正便笑著行禮,直起身後看到緊跟在他身後的婦人,便笑問:“這是蕭夫人吧?”

蕭夫人楞楞地看著滿寶,顯然沒想到丈夫的客人是一個小姑娘。

蕭院正已經點頭,為她們二人介紹道:“這是內子,夫人,這是小周大夫。”

蕭夫人忙和滿寶見禮。

蕭院正問滿寶:“小周大夫吃過晚食了嗎?”

“吃了。”

蕭院正便扭頭和妻子道:“那就廚房給我下碗面就行,我和小周大夫邊吃邊說。”

他側身請滿寶入內。

蕭夫人忙讓她身邊的下人去廚房,自己跟著他們一塊兒去書房。

滿寶和蕭院正說話,“蕭院正,您家裏全是藥圃?”

“沒有,就這院子種了些藥草而已。”

滿寶道:“我剛看到好幾株藥草,從來只見過炮制好的,沒見過生的。”

“怎麽,小周大夫對藥草也感興趣?”

“那是當然,治病是很看藥材的質量的,不僅炮制上要求嚴格,種植上也很重要的。”

“正是,”蕭院正大為贊同,“可惜現在藥材基本上靠野外采摘,真正種植出來的藥材很少,而醫者很少在意這方面,光靠各藥鋪多藥商是不夠的。”

蕭院正請滿寶在書房內坐下,轉身去一旁的書架上找東西,蕭夫人便笑著給他們泡茶,豎起耳朵聽他們說話。

蕭院正從書架上找出來一本書,翻到其中一頁後給滿寶看,“鄭太醫他們也剛回去,恐怕還需要一點兒時間才過來,小周大夫可以先看看這個。”

滿寶接過書看,笑道:“這篇文章我看過。”

她翻到封面看了一下書名,翻了翻其他的頁面,笑道:“原來這篇文章收錄在這麽多書裏?”

蕭院正卻好奇起來,問道:“你還在那本書看到過?”

“我們紀大夫有一本《醫策輯要》,裏面收錄有這篇文章。”

“《醫策輯要》啊,”蕭院正笑道:“聽說過,似乎是鄭家的醫書,那裏收錄的病例多嗎?”

“還行,”滿寶點了點頭,那本書是她用自己的一本書和紀大夫交換來看的,當然,彼此肯定把對方的書給抄下來了,現在滿寶手上就有一本手抄的《醫策輯要》。

滿寶都將那篇文章背下來了,自然沒必要再看了,她看了眼手中的書,想了想,還是合起來還給蕭院正。

算了,這會兒他們還不太熟,還是不要亂翻別的病例了。

她知道,他們這裏的人對待醫書的態度和莫老師那裏對待醫書的態度是不一樣的。

在莫老師那裏,只要有積分,絕大部分的書都可以買到,都是可以共享的。

但在這裏,書鋪裏很少有醫學類的書籍買,就是有,也多為常見的幾本醫書。

但各藥鋪自己收藏的醫書是很多的,多為手抄本,不僅如此,他們還記錄有很多的病例和藥方,都是專門教導自家的子弟和嫡系的徒弟的。

像紀大夫,他父親便在濟世堂裏做大夫了,所以他也從小在濟世堂學習,一輩子就沒離開過濟世堂,而小紀大夫更是。

一般來說,像滿寶這樣不簽合約的大夫在濟世堂坐堂,濟世堂是不會特意教導她的,可耐不住她手上也有許多醫書呀。

濟世堂想學她手上的醫術,她也想學濟世堂手上的,大家便互相交換了起來。

但滿寶曾被紀大夫帶著參加過幾個藥鋪的交流,當然,不是交流醫術,而是交流藥材和辨別藥材方面的一些知識。

她聽著他們交流過,知道他們對醫術的傳承很有一套規矩,若不經過同意擅自看人家的醫書,那可是有偷師的嫌疑的。

蕭院正接過了醫書,既然滿寶看過,他便順著往下談了。

一旁的蕭夫人就看著他們一老一少談得火熱,一開始她還能聽懂一些,到後面就完全聽不懂了。

但這不要緊,最要緊的是,談著,談著,蕭院正就轉身叫來長隨道:“去把大爺叫來。”

吩咐完以後對滿寶道:“我這大兒子身強力壯,一會兒你就在他身上試一試。”

滿寶點頭,從大吉手上接過藥箱,打開,取出針袋來放在一旁,看了看蕭院正後笑道:“其實我安眠的針法也不錯,蕭院正要不要我幫你紮一紮?”

蕭院正笑了笑後道:“這就算了,我自己調個安眠香就好。”

滿寶便和他說起安眠香來,“我調的安眠香總有股去不掉的藥香味兒,但我見書上說,安眠香也可分為許多種香型的,蕭院正調出來的香是什麽味兒的?”

“桃花味兒,”蕭院正摸了摸胡子笑道:“其他的味兒都不適合我,聞著反倒睡不著了。”

蕭夫人幾次想插嘴都插不進去,然後還沒等她開口呢,她兒子就到了。

一聽他爹要試針,蕭大郎也沒多想,直接就要脫衣服,才接了腰帶見滿寶還站在一旁,便看向她。

蕭院正道:“脫吧,就是給她試的,這是周小大夫,近日京城裏盛傳的小神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