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二章 交談

定下了治療方案,蕭院正等人便退出內室,由滿寶給皇後第一次施針。

皇子皇女們也大多退了出去,太子站住沒動。

三皇子本來都起身要出去了,見太子沒動,也站住了不走。

皇帝看見他們就忍不住皺眉頭,揮手道:“站著幹什麼,還不快退出去?”

太子道:“我要留下看著母後。”

皇帝給了他一個眼刀,“你都多大了?帶著你弟弟妹妹們出去!”

皇後也對太子揮了揮手,笑道:“去吧,看著你弟弟妹妹們些。”

太子只能出去,不過他也懶得理三皇子就是了。

三皇子跟著他出去。

屋裏一下只剩下皇帝皇後和尚姑姑了,尚姑姑看了皇帝一眼,伸手將帳子放下來,只留皇帝一人在帳外。

滿寶示意皇後解了衣裳,取了針為她紮針。

這一次施針的時間很長,足有一個時辰,因為分了兩次紮,尚姑姑站在帳子裏盯著滿寶,見她撚了針,緩緩的一根根紮進皇後的頭部和肩頸前胸,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皇後本來還想和滿寶說說話,但紮了針後,她的心慢慢靜下來,竟然困意襲來,慢慢的睡著了。

滿寶算著時間,把針拔了,輕輕地推了推皇後,讓她翻了一個身,又在她的後背紮起來。

皇後睡得迷迷糊糊的,眼睛只掙了一下便又閉了起來。

尚姑姑看見,心底微微松了一口氣。

這段時間因為生病,皇後夜裏總是睡不著,有時候好容易睡著了又咳嗽醒了。

滿寶坐在床邊看著皇後,她知道,這個病人和以前的病人不一樣。所以雖然很想趁著紮針的功夫跑出去和皇帝聊一聊,但她還是忍住了。

滿寶撐著下巴看著皇後發呆,一轉頭見尚姑姑還端正的站著,便小聲的問道:“你不坐嗎?”

尚姑姑笑著屈膝,謝過了滿寶,她看了一眼皇後,低聲問道:“周小大夫,娘娘夜裏總不能安眠,這個有什麼辦法嗎?”

滿寶搖頭道:“若是一般人,可以用安神香或安眠的藥物,但皇後患的是氣疾,這些帶有香味的最好不要用。”

尚姑姑這才想起來,蕭院正也叮囑過,他們屋裏從不用熏香的。

尚姑姑嘆息一聲。

滿寶算著時辰將針拔了,皇後還趴著睡得香甜,尚姑姑連忙將被子輕輕的拉過來蓋住她。

滿寶看了看,伸手按了一下她腰上的一個穴道,皇後微微蹙眉,不適的動了一下身子,一下便翻了過來。

但她依然沒醒。

尚姑姑見著一楞。

滿寶示意她趕緊把被子蓋好,等她把被子按好了,便一起把帳子卷起來。

皇帝獨自坐在外面喝茶,見她們把帳子卷起來,連忙上前看,見皇後眉目舒展的睡得安然,他便松了一口氣。

知道她素來淺眠,皇帝也不說話,他看了皇後一會兒後對滿寶微微點頭,示意她與他一起出去。

太子他們都去前面大殿等著了,外面只有伺候皇後的宮人,皇帝想了想,沒有往前去,而是挑條小路往側邊去。

滿寶跟著他走。

皇帝走了一段,見她都亦步亦趨的跟著,他忍不住好笑,樂道:“你膽子倒大,也不問朕要帶你去幹什麼?”

滿寶撓了撓腦袋,“陛下不是有話要與我說嗎?”

皇帝見她和以前沒多少變化,顯然,這兩年雖然經歷得多,但她的心性並沒有改變,他笑著點了一下頭,“朕是想和你說說話。”

皇帝往後看了一眼,古忠立即朝後揮了揮手,跟隨的宮人便朝後退去,且不再跟著。

只有古忠落後幾步跟著。

滿寶落後兩步走在皇帝身後,聽見他嘆息一聲後問道:“你師弟在學裏讀書可還習慣嗎?”

滿寶回道:“挺習慣的。”

她順嘴問道:“陛下,你要見我師弟嗎?”

皇帝沒料到她會突然這樣問,頓了一下後笑道:“這就不必了,讓你師弟好好讀書吧,將來學有所成報效朝廷。”

滿寶卻極力推薦她師弟,“陛下,我師弟很有才華的,而且你現在見了他,對我們將來要做的事也有好處呀。”

皇帝:“……你們將來要做的事?”

“是啊,”滿寶擡起頭來看向皇帝,與的目光對上,她心裏瞬間想了許多,先生的叮囑,白善的叮囑,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但她並沒有退縮,而是略過許多話,直接道:“這不也是陛下所希望的嗎?”

皇帝看著她半響說不出話來。

落後幾步的古忠冷汗都快要下來了。

皇帝看了滿寶半響後轉頭,背著手繼續往前走,“你進宮來的理由還說得過去,但他憑什麼可以進宮呢?”

滿寶想了想,也是,白善可不會醫術,連忙追上去,“他不好進宮,那陛下可以出宮嘛。”

皇帝就笑道:“朕倒是想出宮,可奈何眾臣工不答應啊。”

滿寶心裏輕輕地哼了一聲,你連益州那麼遠的地方都跑去了,現在連出個宮在京城裏轉一圈都辦不到?

騙誰呢?

不過滿寶也沒敢說出口,她就苦惱的思索起來,想著有什麼好辦法讓白善可以光明正大又有恰當的理由見到皇帝。

皇帝見她一臉思索的模樣,便笑了笑,輕聲提議道:“其實你也是苦主,你告狀與他告狀也是一樣的,你先在這兒告了,他再隨告就是了。”

滿寶沈吟片刻後道:“我得回家和家裏人商量商量,而且皇後的病還得治呢。”

“對,”皇帝連忙道:“這件事不那麼急,先把皇後的病情穩定下來再說。”

滿寶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點頭。

倆人轉了一圈才回到大殿,太子連忙迎上去,略過他爹,直接問滿寶,“我母後怎樣了?”

滿寶回道:“睡著了,她睡眠不好,所以讓她睡著吧,不過也不要睡太久,再過半個時辰就叫醒吧。”

太子松了一口氣,看向皇帝道:“父皇,不如廣赦天下,度人入人道,為母後祈福。”

皇帝略一思索便答應了,“也好,再去普光寺裏請高僧入宮為皇後祈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