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一章 辯癥

滿寶一出來,一擡頭就對上了一直默默站在一側的五位太醫,鄭太醫便在其中,不過這會兒他只是個副手,正老實的站在蕭院正後面。

滿寶帶著小鄭掌櫃上前,蕭院正板著臉和滿寶行禮。

滿寶見他年長,便一揖到底,先來了個自我介紹,“我叫周滿,是綿州人,不知道幾位前輩怎麽稱呼?”

蕭院正臉色更好了些,沖她微微點頭後道:“在下姓蕭,娘娘的病是我主治的。”

滿寶一聽他這麽說,便主要與他說話,她轉了轉頭後問道:“我們要不要到外間去說?”

蕭院正看了一眼一旁正盯著他們的皇子皇女們,輕咳一聲道:“就在這裏說吧。”

反正皇後的病情什麽樣兒,不僅整個皇宮,皇後自己也是心裏有數的。

滿寶便道:“你們診斷的也是氣疾?”

“不錯,”蕭院正頓了頓後道:“還是很嚴重的氣疾,這是皇後很早前落下的病根,不好治。”

滿寶也覺得不好治,“肺、腎、肝皆有損不說,其中肝氣還郁結,我看皇後思慮過重……”

蕭院正就咳嗽起來打斷滿寶的話,站在蕭院正身後的鄭太醫也連忙沖滿寶使眼色。

滿寶頓了一下後不再敘述病情,而是問道:“蕭太醫,你有什麽好方子嗎?”

蕭院正想了想後道:“我們之前辯癥出了一道方子,不過如果小周大夫也參與進來的話,我們倒是可以換一個治法。”

滿寶眼睛一亮,問道:“比如?”

“針灸,藥浴,再加上服藥,應當比單純的服藥要好很多。”

滿寶問:“你們有方案嗎?”

蕭院正便走到一張桌子前招手,“來,我們來辯一辯。”

滿寶上前。

氣疾,滿寶也是接觸治療過的,基本上都治愈了,可那是因為病情不會重到皇後這個程度。

她這個病根太久了,已經到了犯病都會呼吸不暢的地方,想要根治,至少滿寶目前是做不到的,以她對莫老師的了解,只以他們這個時代的醫藥器械來治,恐怕也不行。

這且有的他們學呢。

相比之下,蕭太醫治療皇後多年,不僅知識儲備更豐富,經驗也更豐富。

他的腦子裏有大量的醫藥知識,滿寶則更擅長針灸治療,在這方面,蕭太醫也不及她。

所以她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蕭太醫便結合皇後的脈象稍作改變,五個太醫一個小大夫便湊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的辯起來,桌子上的治療方案寫了又改,改了又改,不斷的更換,以求做到最好。

以前因為尊卑,男女之別,很多的治療手段他們連想都不敢想,可這會兒有了滿寶,加上剛才她放下帳子那大膽的檢查方法,蕭院正如同一下打開了任督二脈,各種治療手段都冒了出來。

經過六人的激烈討論,就在皇帝都快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六人總算是定下了治療方案。

蕭院正最後再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後遞給滿寶,問道:“這沒問題了吧?”

滿寶接過來看了一遍,點頭道:“沒問題。”

蕭院正問,“這針灸和藥浴部分你確定你可以?”

滿寶自信滿滿的點頭,“我可以。”

蕭院正便點頭道:“行,那就這麽治。”

蕭院正拍板,帶著五人一起上前去見皇帝,將皇後的病情和他們的治療方案說了一遍。

皇帝微微點頭,反正他也聽不太懂,他只關心一點兒,“皇後可以治好吧?”

蕭院正彎著腰道:“臣不敢保證,只是治愈的可能性要比先前的強一些,這還得看天意。”

一旁的滿寶忍不住在心裏吐槽:神的天意。

她在心裏問科科,“為什麽太醫院的人都喜歡看天意?”

科科道:“你可以找個太醫問一下。”

算了,滿寶又不傻,才不會去問這樣的問題呢,這就跟別人問她娘,為什麽總是要拜天尊老爺一樣。

為什麽要拜?

自然是因為自身無能為力,只能寄希望於天尊老爺了。

滿寶側頭看了一下屋角的沙漏,輕聲提醒道:“時辰到了,皇後的針可以拔了。”

皇帝便微微側身,示意她去拔針。

滿寶去拔針。

尚姑姑服侍皇後整理好衣服,這才輕輕地將帳子掛起來,這會兒皇後總算是不咳嗽了。

皇子皇女們齊齊松了一口氣,有兩個年紀小些的皇女上前坐到床邊,憂心的叫了一聲“母後”。

皇後對她們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她們的手。

她也聽到了蕭院正的話,知道以後滿寶都要每日來給她紮針才行,便對滿寶笑道:“以後可要麻煩你了。”

滿寶笑道:“不麻煩。”

我還高興得很呢,總算是見到皇帝老爺子了。

滿寶悄悄看了一眼皇帝,原來李二郎就是皇帝啊,那他們這到底算不算熟人了啊?

不管了,以後進來混熟了,找機會告狀就是了,嗯,最好把白善也給帶進宮來混熟才好。

坐在皇後身側的長豫公主看了眼和她差不多年紀的滿寶,忍不住掩嘴一笑,靠在皇後身邊小聲道:“母後,你看她的臉圓嘟嘟的。”

雖然很小聲,但滿寶還是聽見了。

她努力的板著臉,好讓自己的臉上的肉更收緊些,不過她這是嬰兒肥,顯然效果不太好,一板著臉,臉頰反而更嘟了。

長豫公主忍不住抿嘴一笑,皇後也覺得可愛,沒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後笑道:“那你要不要住到宮裏來?這樣方便些。”

滿寶連忙搖頭,“我每日上午還要去藥鋪看病呢,過了午時再進宮來給娘娘看病吧。”

她還得回家和白善,和先生商量呢,這事兒不小兒,她要是住在宮裏,還怎麽和他們傳遞消息呀?

皇後也不勉強,點頭笑道:“那每日我讓宮裏人去接你?”

“在宮門口接我就行,我家有馬車。”

皇後笑道:“你倒不怕?”

滿寶疑惑的看向皇後。

皇後微微搖了搖頭,笑道:“沒什麽,對了,以前太子是不是嚇唬過你?”

太子的眼刀就沖滿寶看去。

滿寶搖了搖頭道:“沒有。”

太子嚇的是鄭太醫他們,可不是她。

太子以為她識趣,滿意的轉過頭去,繼續聽蕭院正說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