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九章 皇後

吳公公小心的引著她穿過一重重的宮殿,越往後,路兩邊的花壇所占的位置越多,廊下還放著各種花盆。

一路上,科科時不時沒有感情的播報發現了珍惜物種,但別說滿寶,就是科科都知道它的宿主不可能這會兒跑到花壇裏蹲著給它挖花花草草,所以它的電子音一點兒也不激動。

滿寶聽著這些聲音走到了一處宮殿前,她擡頭看了一眼匾額,在心裏念了一聲“立政殿”。

吳公公側身正要叮囑滿寶緊跟著,微微一擡頭就看到她仰著個小腦袋看匾額的模樣,他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拉了她袖子一下,低聲叮囑道:“快低頭啊。”

滿寶低頭,也學著他的樣子微微側頭和他說話,“擡頭也不可以?”

“不可以!”吳公公哎呀一聲,小聲道:“周小大夫,進去以後少說話,主子們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對了,鄭太醫等人也在裏面呢。”

滿寶“哦”了一聲,問道:“裏面除了太子還有誰?我是給誰看病的?”

吳公公看到有人出來了,便噓了一聲道:“您別問這麼多,進去了就知道了。”

小鄭掌櫃連連點頭,也扯了扯滿寶的袖子。

滿寶就乖巧的跟在吳公公身後進去,也低著頭,雙手老實的疊著放在腹前,但眼珠子卻忍不住靈活的轉來轉去,就看著地面。

進了一個大殿,她看得到兩邊正有人在輕手輕腳的進進出出,她聽到隔著很遠的地方傳來咳嗽聲。

滿寶到底沒忍住微微擡頭看去,就見大殿裏只有出入的宮人,沒有太子,也沒有別的看著像貴人的人。

她眨了眨眼,探頭看向側面的屏風。

一個青年女子從裏面走出來,滿寶立即低頭垂下眼眸盯著自己的腳尖看。

她看到站在自己眼前的吳公公飄離自己的視線,她低著頭沒有擡頭看人飄到哪兒去了。

一直偷偷看著滿寶的小鄭掌櫃見著松了一口氣。

倆人就聽到吳公公和那青年女子說話,“尚姑姑,殿下請的大夫到了。”

尚姑姑打量了滿寶一下,客氣的對吳公公笑了笑後上前道:“把藥箱打開我看看。”

小鄭掌櫃立即將藥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打開。

滿寶這會兒終於擡頭了,好奇的看向尚姑姑,卻沒想到要看藥箱的尚姑姑沒去看藥箱,而是盯著她看。

倆人對上目光,滿寶下意識的對她笑了笑。

尚姑姑面無表情的移開目光去看藥箱,她檢查了一下藥箱裏的東西,微微頷首道:“好了,進去吧。”

小鄭掌櫃連忙合上藥箱,暗暗松了一口氣。

滿寶跟在尚姑姑身後,小鄭掌櫃立即抱了藥箱跟上。

繞過一個正中的屏風便到了後面的一進宮殿,推開門進去,裏面正站著不少人,尚姑姑帶著他們到了一個大屏風前,讓他們候著後轉過屏風進去。

滿寶聽到她與人道:“娘娘,大夫到了。”

咳嗽聲響起,滿寶聽到一道柔和的聲音道:“不是什麼大病,怎麼還從外面請了大夫?”

“母後,您應下了要看一下的。”

滿寶聽出這是太子的聲音,她聽到那道聲音幽幽地一嘆,“既然來了,就請她進來看一看吧,我也想看一看救了蘇堅的人什麼樣兒。”

尚姑姑很快又出來,對滿寶和小鄭掌櫃道:“娘娘宣你們,進來吧。”

滿寶跟著她繞過屏風進去,便見裏面站著的人更多,正中的床上正靠著一個人,滿寶只偷偷的看了她一眼便低下頭去。

雖然只一眼,但她也覺得她很好看。

滿寶拱手深深的一揖,但她身後的小鄭掌櫃已經跪了下去,滿寶察覺到,一時有些楞,但這會兒她都彎腰了,再跪下也來不及了。

滿寶只能當自己沒看到,揖禮道:“參見皇後娘娘。”

皇後微微擡手笑道:“免禮。”

滿寶便直起腰來看向皇後,目光掃到了站在一旁的太子。

而太子身側還站著不少青年、少年和漂亮的女孩子們,他們也正好奇的看著他。

小鄭掌櫃也抱著藥箱從地上站了起來,心內忍不住嘀咕,你不跪早說呀。

皇後知道周滿年紀小,但真正見到還是驚了一下,沒想到她這麼小,忍不住招手笑道:“你就是周小大夫?上前來我看看。”

滿寶走上前去,站在了床前,更看清了皇後,見她形容憔悴,但難掩清麗,便又忍不住露出甜甜的笑容。

皇後一看到她的笑容便也忍不住笑,招手示意她更上前,“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咳咳,你多大了?”

滿寶覺著不能騙她,於是特別老實的道:“快滿十三了,我是臘月的生辰。”

皇後就笑,“那還有三個月的功夫呢,這麼小就這麼厲害了,你的醫術是跟誰學的?”

“那可多了,我五嫂的祖父,紀大夫、範禦醫、陳大夫,還有鄭大掌櫃、丁大夫和陶大夫他們。”

皇後柔聲道:“我聽說你還是儒家的弟子是嗎?”

滿寶怔了一下後遲疑的點頭,“我是學儒家的典籍,但也讀道家,法家,學了他們的本事,便算是他們的弟子了吧。”

皇後就笑,咳了一下後道:“所以啊,你見我們不必太過拘禮。”

一旁的太子道:“母後,讓她給您看一看吧。”

皇後便伸出手,對滿寶笑道:“這是老毛病了,二十多年了,吃了多少藥都根治不掉。你且隨意看看。”

滿寶轉身,小鄭掌櫃已經打開藥箱,從裏面取出脈枕來。

滿寶把她的手放在脈枕上,仔細的聽脈,屋裏也安靜了下來,除了皇後時不時的咳嗽聲外一絲動靜也沒有。

皇帝走進來,止住了眾人的動作,便背著手站在下面看著滿寶給皇後看病。

滿寶沒有把手收回來,而是看著皇後的臉色問,“娘娘第一次發病是什麼時候?”

皇後想了想後道:“十五歲的時候吧,那會兒我淋了雨便病了,但病沒好全,落下了病根。”

滿寶問道:“娘娘除了咳嗽還有哪兒不舒服?”

“犯起病來總覺得胸口疼,頭特疼,整個人懶懶的不想動彈。”

滿寶問:“可有呼吸不過來,胸悶的癥狀?”

皇後笑著點頭,“是有,不過偶爾,晚上尤其難受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