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七章 傳道

莊先生便看著兩個單純的孩子嘆氣,道:“為師知道你們在想什麼,想要虞縣公為為師出頭,可憑什麼呢?”

白善道:“虞縣公看著似個正直的人。”

滿寶點頭,“正直之人遇不平事總會為受害之人鳴不平的吧?”

“這話沒錯,”莊先生道:“要是提前十年,哪怕提前五年,那會兒虞縣公的年紀還沒那麼大,也還在任上,為師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可他現在如此高齡,又已卸任……”

“事情過去二十多年了,為師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你們也都讀過律書了,當知道,破案講究的是證據,而不應該是臆測,”莊先生道:“感情有深淺,但證據沒有,虞縣公不會僅憑我一人之言便信我,要查清這件事太難,太繁瑣,他太老了。”

莊先生嘆息,所以虞縣公不一定會管這事,而且,“為師也不想為這事太過麻煩虞縣公。”

莊先生笑了笑道:“聲譽雖重,但與我來說早已如過眼雲煙,你們也要記住,以後不要再為此事多費心。”

“先生想此事就此了了?”滿寶皺眉道:“可從他這三次的作為來看,便是先生肯,他恐怕也不肯吧?”

莊先生便對她笑道:“是啊,本來為師想著,他若真做什麼了,為了不影響你們,為師說什麼都要找他談一談的,可你如今出名了,我就沒必要去找他了。”

見兩個孩子疑惑,他便笑道:“以為師對他的了解,若沒有十足的把握,他是不敢再對我做些什麼的。”

他靠在車壁上,暢笑道:“他能考上府學,自不是蠢笨之人,但為何出仕二十余年,還只是個五品郎中?自不是無才,而是因為他失了銳氣。”

莊先生這一輩子不得誌,想的便多,他見過的人越多,想的越多,便自琢磨出了一些道理。

那些道理,他曾經想教給他兒子,只是他兒子對他有些心結,他並不想像他父親一樣一生都抱著不可能實現的抱負碌碌無為,心底卻又飽受煎熬。

他的願望很淳樸,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他沒有大的誌向,只想在縣城裏安居,以後給孩子們多留下幾個鋪子,多留些田地,給兒子女兒說一門好親事。

他想教給他孫子,可惜,他孫子的老子也不太樂意讓他教,生怕他把兒子給養成了像他父親一樣。

莊大郎雖然從不說,但他覺得他父親過得挺苦的,這種苦不在於衣食住行,而在於他的誌向,他想做的事,一直都做不成。

他不希望他兒子像他父親一樣。

所以莊先生有很多的道理想教卻沒處教。

他平時也沒少教誨他的那些學生,可有些東西,並不適合時時說,而他們與他學習的時間也有限。

也就滿寶、白善和白二郎,因為時時刻刻在他身邊,所以他得以將這些琢磨出來的道理告訴他們。

“陳福林此人,一生謹慎,但謹慎過了頭便是優柔寡斷,且他功利心太盛,無利之事不做,這樣的人雖不會有大難,卻也難有成就。”

莊先生對兩個弟子道:“你們不要學他,我雖一直讓你們謹言慎行,卻也不可失了銳氣,人這一生,除了功名外,總還要有點兒別的堅持才好。”

滿寶和白善一頭,記下了先生的話,然後把跑偏的話題拉回來,“所以先生覺得他忌憚我們,反而不會再害您了?”

莊先生見他們又把話題扯了回來,只能掰碎了和他們說,點頭道:“不錯,白善和二郎都是讀書人,他知道讀書人重名,他又在京城經營多年,自有許多辦法去對付你這兩個師弟,可你不一樣。”

莊先生笑道:“你是醫者,又受濟世堂保護,一時之間他想不到辦法來對付你,而你如今又出入公侯權貴之家,有時候你一句話便可毀了他多年的經營。與他相比,我是光腳的乞丐,他卻是一身錦綢,你說,兩者遇上了,是我更怕他,還是他更怕我呢?”

滿寶道:“我沒看出先生怕他。”

從遇見陳福林開始,莊先生臉上的表情就沒多少變化,一直淡然處之,恐怕陳福林心裏更怕吧?

滿寶忍不住笑瞇了眼。

白善卻思索道:“可先生也有軟肋,只是他還沒發現而已。”

滿寶扭頭問,“先生的軟肋是什麼?”

白善瞥了她一眼道:“你呀。”

滿寶瞪大眼睛。

“還有我,還有白二。”

莊先生笑著微微頷首,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笑道:“所以呀,以後你們也要學一學喜怒不形於色的本事知道嗎?”

說罷,他瞥了一眼滿寶,道:“尤其是你。”

滿寶立即端坐,收斂好表情。

莊先生輕哼一聲道:“等以後,你能夠在我們面前也淡然處之,喜怒不形於色,這本事就算練出來了。”

滿寶臉上就不由露出苦色,一臉的苦惱。

莊先生就輕拍了一下她腦袋,滿寶只能憋著氣把臉色縮回去,莊先生一看,更怪異了。

一旁的白善忍不住笑出聲來,一下沒忍住,伸手掐了掐她臉上的肉。

滿寶拍掉他的手,白善這才替她說情,“先生,她在家裏人面前才這樣的,她出去的時候可會裝了,端著樣子,下巴一擡,就是個小神醫的模樣。”

莊先生卻沒放過她,而是語重心長的道:“這還不夠,滿寶,這世上不是所有的朋友都可傾心相付,人要有戒備之心。”

“為師以前在這上頭吃過虧,不希望你們將來也受此所累。”

滿寶道:“先生你放心,我們在外面很謹慎的。”

這話別說莊先生,就是白善都不太相信的看著她。

滿寶想要張嘴說話,但想了想,忍下了。

哼,她可是很能保守秘密的,科科跟了她這麼多年她就沒告訴別人過。

白善想的則是:你連你爹跟在你身邊的事都沒瞞住,你還能說自己謹慎?

三人回到家中,滿寶和白善等先生進屋休息去了便湊在了一起說悄悄話,“所以這事就這麼算了?”

白善道:“聽先生的吧,我們且靜觀其變。”

滿寶想起了什麼,問道:“我真的不謹慎,喜怒很形於色嗎?”

白善沈重的點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