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六章 記得

虞縣公是特意來領東宮的福袋的,取了福袋後,一行人便要進茶館說話,但一群少年在大人們面前拘謹,大家紛紛和白善擠眉弄眼,悄悄的和幾位先生行禮過後就跑了。

劉煥拉殷或,“你走不走?”

殷或搖頭:“你走吧,我不走。”

劉煥左右看了看,見小夥伴們都跑得差不多了,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留了下來。

姜先生和陳先生等人顯然很崇敬虞縣公,在虞縣公去領福袋的時候,他們就老老實實地候在一旁,等他領了福袋,又恭恭敬敬的把人請到了茶館的二樓,等他坐下了,這才行禮落座。

只坐了三分之一的凳子,手就像滿寶他們小時候上課聽講一樣特別乖巧的放在腹前。

別說滿寶和白善,就是殷或和劉煥都看得一楞一楞的。

姜先生扭頭看見他們這麼呆,便道:“還不快來拜見虞公?”

四人楞楞的上前,虞縣公便笑著揮手道:“不要讓孩子們如此拘謹,我們前兒都見過了,來來來,都坐下。”

他笑瞇瞇的看向莊先生,“這倆孩子是你的弟子?”

莊先生躬身回道:“是。”

虞縣公笑著點頭,問道:“你從幾時教導他們的?”

莊先生回道:“從啟蒙開始。”

虞縣公恍然,臉色更溫和,“原來他們還是跟著你啟蒙的嗎?好,好,好啊,我見你面熟的很,我們以前見過?”

莊先生頓了一下後躬身道:“小子年輕的時候來過一次京城,曾向前戶部侍郎杭大人投過詩帖,當時虞公也在,所以見過。”

虞縣公想了一下才回憶起來,“杭?是杭立平吧?”

莊先生躬身應了一聲“是”。

虞縣公便嘆氣,“他早死了,死了有十一二年了吧,你給他投文,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吧?”

他也就那時候任戶部侍郎了。

莊先生又應了一聲“是”。

可虞縣公卻覺得不太對。

他的記性雖然好,但每年給他們這些人投文的人這麼多,他連給自己投文的人都不能完全記住,更別說給他朋友投文的人了。

他怎麼會覺得莊先生面熟呢?

虞縣公看著莊先生摸胡子,半響後笑問,“不知道你當年投的是哪一首詩,看你一身白衣,是那老小子沒取中你的文,又回鄉去了?”

姜先生等人沒說話,卻感覺到氣氛一滯。

滿寶張嘴要說話,白善便扯了扯她的袖子,她回頭看他,白善沖她微微搖頭。

莊先生已經笑著將他當年投的詩文念了一遍,一字不曾改。

姜先生等人忍不住在心內贊了一句好詩,虞縣公臉上的笑容卻漸漸淡了。

他記性一直好,何況莊先生寫的這首詩他還很喜歡,其中抱負可期的那種感覺他也曾有過,所以當年一聽,他便喜歡不已。

所以對後面發生的事自然也是知道的。

虞縣公上下打量莊先生,他挺直了脊背,微微低著頭任他看。

虞縣公目光轉到白善和滿寶身上,見倆人正睜著圓溜溜的眼睛一臉關切的看著他,他便收回了目光,看向莊先生,“這麼多年,你一直是白身?”

“是,”莊先生躬身回答,頓了頓後道:“小子給人做過師爺,不過沒做兩年便去做了教書先生,一直到現在。”

虞縣公微微頷首,問道:“你一共收了幾個弟子?”

“三個。”

虞縣公的目光便在劉煥和殷或身上掃來掃去。

莊先生低著頭沒看見他的目光,滿寶和白善卻看見了,連忙解釋道:“虞縣公,我們師弟今天不在,他跟他同窗玩兒去了。”

“師弟?”虞縣公便看著滿寶笑道:“這樣算來,你是大師姐了?”

滿寶點頭。

“可我看你年紀比你這師弟還要小些呀。”

為什麼大家都要關註這個?

滿寶道:“可我入門早啊。”

虞縣公就問莊先生,“這小姑娘是你家的?”

莊先生連忙解釋,“不是,這孩子從小與我讀書,她很聰慧,因此收了她做弟子。”

滿寶解釋道:“先生在我們村開學堂,我大嫂在學堂裏做飯,我打小兒就跟著一塊兒去,先生上課,我就坐在門檻上聽,因為我學得快,所以先生就收了我做弟子。”

“不收束脩,連我最開始的書本和筆墨紙硯都是先生給的呢。”

虞縣公聽明白了,笑問:“那你家怎麼也不給個束脩?”

“我家貧,一開始是沒錢。”

“家貧啊……”虞縣公看了一眼莊先生,笑著問滿寶:“你跟著你們先生讀書多少年了?”

滿寶:“十一二年了吧。”

白善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你這是一出生就去讀書了嗎?

他忍不住去瞥她。

莊先生也暗暗瞪了滿寶一眼,警告她老實一些。

滿寶便想,的確是十一二年了嘛,雖然她不記得了,但科科記得呀。

它很久以前就說過,她很小很小,才會扶著墻走路的時候就坐在學堂的門檻上了,學的第一句話就是跟著學堂裏的學生們一起叫的“先生”。

虞縣公看著笑了笑,微微頷首,摸了摸胡子後問,“我記得當年你有個同窗也做了一首好詩,他叫什麼名字?”

莊先生笑道:“時間太久遠,小子也忘記了。”

這會兒連白善都忍不住想要說話了,卻被莊先生擡頭瞥了一眼,兩個弟子便只能憋屈的低下頭去不說話。

虞縣公聽著點了點頭,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喝了點兒茶,和姜先生等人說了說話便離開了。

姜先生等人把虞縣公恭送出去,這才直起腰來,“奇怪,虞公何時回京的?他不是告老還鄉了嗎?”

陳先生卻盯著莊先生若有所思起來,虞縣公說的莊先生那個同窗不會是陳福林吧?

崇拜的人一走,大家看了一下天邊的夕陽,也沒空玩兒了,於是各自告別,各回各家。

陳先生拉著姜先生一同乘車。

殷或也看了一眼時間後道:“我也得回家去了,你們要是有事可使人傳信與我,有需要我幫忙的盡管說。”

滿寶和白善便知道他敏感的猜到了什麼,點了點頭後目送他上車。

劉煥跟著他後面擠上去,叫道:“我與你一同,反正我們兩家順路。”

等他們都走了,師生三個才上了大吉的馬車。

白善和滿寶很不解,問道:“先生,你為何不告訴虞縣公?”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