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四章 即將升遷

這句感嘆是發自肺腑的,自從中秋在莫會園裏見到莊洵後,陳福林就開始讓人去查他了。

知道他現在住在常青巷,知道他是陪著兩個弟子進京讀書。

讀書人最在乎的就是名聲了,所以他開始布置,在外慢慢露出了一些當年一些恩怨的風聲,想著等勢造起來後再挑撥他那兩個弟子離開他。

白善和白二郎只要有腦子,就不會再認一個名聲有瑕疵的人做先生。

到時候莊洵還有什麼呢?

他就只能再次離開京城。

可沒想到他剛布局,前腳才查出他們師徒關系似乎很緊密,恐怕不好離間,後腳周滿就名揚京城了。

說真的,陳福林一開始真的沒把周滿看在眼裏啊。

雖然也是莊洵的弟子,可那是個女弟子不說,家世也一般,還是學醫的,有什麼可在意的呢?

可周滿前腳名揚京城,後腳就借著蘇家出入了殷家、程家……相交的皆是權貴,哪怕她只是去治病,可能沒多少交情,但一向謹慎的陳福林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和面對白善白誠不一樣,他知道讀書人的弱點在哪裏,但面對周滿,他有些無從下手。

他和濟世堂不熟,不,是和所有的藥鋪都不熟,這是一個陌生的領域,踏進去,還是要做破壞的事,一個不慎就會被抓到把柄。

他謹慎了一輩子,寧願慢一點兒,也不願意壞事。

畢竟,莊洵在京城雖如鯁在喉,但也只吞咽時會有感覺,若是一個不慎,強除之,恐怕會劃傷咽喉,到時候才是時時痛,陳福林這會兒冒不起這個風險。

錢兄感覺到陳福林的心不在焉,便笑問:“陳兄是在想升遷之事?”

陳福林立即回神,笑道:“哪裏,哪裏,錢兄是聽到了什麼風聲嗎?”

“咦,我以為陳兄知道了,”錢兄笑道:“工部右侍郎不是致仕了嗎,陳兄資歷足夠,這些年又兢兢業業,我以為是陳兄升遷的。”

這個消息陳福林也聽到了,甚至他的上峰也找他談過了,他嘴角翹了翹後笑道:“我是戶部的郎中,與工部那邊到底隔了一層,恐怕吏部會從工部那邊挑選人選也不一定。”

“哎,工部的兩位郎中都才上任沒幾年,資歷上還是差了許多,不比陳兄,這六部之間互相輪換不是常態嗎?”

等他們走遠了,大吉便從一塊石頭後轉了出來,抱著才撿的木柴過去找他們。

白善他們這一整天光顧著玩兒了,根本沒吃什麼東西,這會兒餓得不行,正好姜先生他們帶來的吃的挺多,熟的已經吃得差不多了,生的還有許多,可以直接生了火烤。

一群少年頓時興奮起來,見大吉撿了不少木柴過來,立即卷了袖子要自己生火烤東西。

但一群少爺,誰幹過這種活兒,最後還是白善和滿寶把木柴搭起來生火,姜先生他們的小廝則負責把帶上來的食材串好,正要烤,劉煥幾個便搶了過去道:“我們自己來,我們自己來。”

順手還給了殷或一串。

滿寶跟著先生他們吃了不少了,這會兒一點兒也不餓,見了便道:“殷或你烤了也沒用,這東西你少吃,要不你吃點心吧,這兒還有些點心。”

“點心可不填肚子,肉多好吃呀,還是吃肉吧。”劉煥鼓動殷或,“就吃一塊,我不信能有事。”

殷或沒理他,雖然他沒吃肉,但還是很好奇的轉著木條烤起來,烤熟了以後大家一對比,殷或的肉在其中就尤為顯眼,因為他的肉是唯一沒有被烤成黑色的。

大家看著他手裏的肉咽口水,不太確定的問道:“這肉熟了嗎?”

殷或自己也不是很確定,“應該熟了吧。”

白善就伸手接過,“我試試看。”

於是當著眾人的面把肉全吃了。

眾人:……

白善把他的肉遞給劉煥,道:“我的這串給你吃了。”

然後對殷或道:“我吃著還行,再烤就烤成這樣的就好。”

於是特別殷勤的給他串了一串肉,讓他繼續烤。

“白善,你這就過分了,你怎麼能全都吃了呢?”

白善辯解:“也沒多少,兩口就吃完了。”

大家鬧哄哄起來,滿寶把自己的肉拿起來看了看,覺著也還行,於是拿去孝敬先生。

莊先生看了眼已經半焦黑的肉,溫和的笑了笑後道:“為師不餓,你們自去吃吧。”

滿寶就看向姜先生等人。

姜先生等連忙道:“我們也不餓,你們去吃吧。”

滿寶就拿去給白善,白善有點兒糾結,仔細的對比了一下,發現滿寶肉上的焦黑比他的還多呢。

劉煥他們毫不嫌棄的吃了自己烤的肉,他順道把白善的也給吃了,覺得還挺好吃的,反正嚼一嚼就咽下去了。

吃完以後他就看向遞到白善跟前的串,白善在他伸手之前接過,小心的嘗了一口後,在滿寶的註視下微微點頭。

滿寶就心滿意足的笑起來。

白善問道:“滿寶,你不是你大嫂帶大的嗎?”

“是呀。”

那為什麼廚藝會像你二嫂?

白善將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轉而道:“以後我們不能總是生火,也學一下怎麼做飯吧。”

“我會做飯呀,”滿寶道:“做飯不也是生火,看火而已嗎?我蒸的飯很好吃的。”

白善:“……學做菜。”

滿寶道:“你去學吧,我幫你生火。”

殷或總覺得他們的話題越來越歪。

說了要收拾東西下山給人騰位置的姜先生等人最後是山頂上最後一批離開的,把火苗都熄了,大家檢查沒什麼問題後便開始往山下沖去。

殷或自然是沖不動的,實際上,就算是下山,走了一段後他就坐到了挑椅上。

同行的人也有好幾個選擇做挑椅,滿寶背著背簍和白善落在了後面,大吉將剛才在山上聽到的話告訴了倆人。

滿寶蹙眉,“他這是要升遷了呀?”

白善已經在腦子裏捋了捋,道:“文書肯定沒下來,不然他不會這麼謙虛,所以還有轉圜的余地。”

“怎麼轉?”

白善摸了摸下巴道:“還記得那位虞縣公嗎?”

滿寶眨眨眼,“你是說他兒子?”

白善點頭道:“他不就是工部侍郎嗎?既然是右侍郎致仕,那他就是左侍郎了。”

倆人對視一眼,嘿嘿一樂。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