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四章 成效

鄭大掌櫃便笑了一聲,道:“那行,這藥膏我代鋪子與你買下來了,以後你自家用也就算了,可別給別的鋪子啊。”

他思考了一下道:“自己人,我給你個吉利數字,八十兩怎麽樣?”

滿寶一怔,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這樣不好吧……”畢竟這方子也不是她琢磨出來的,而是莫老師從書上找了出來給她的,目的就是為了治程二夫人呀。

鄭大掌櫃誤會了,以為她是不好與他開口,因此笑瞇瞇的道:“雖然我們有交情,但這私是私,公是公,這點兒還是要分清楚的。”

他堅持,滿寶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然後她就從八十兩裏摸出了一錠銀子,買了許多好吃的東西,以及炮制好的藥材塞進系統裏。

回到家後就把這些東西給莫老師寄過去。

從她這裏寄出去的東西需要經過嚴格的篩選,有生命活體的,只能在論壇內交易給有資質的人。

她要私下寄送東西給人,不僅篩選嚴格,郵費也很高。

所以滿寶從來只和莫老師交易知識,她付積分購買課程,莫老師教她,她給莫老師需要的各種病例數據,莫老師替她答疑解惑。

或者,她這邊看到了好的醫書,而莫老師那邊沒有,她會抄錄一份發送給他。

在系統裏,知識的交易和傳播應該是最便捷的了。

這一次滿寶一股腦的給莫老師寄了這麽多東西,莫老師都驚呆了,連忙在郵箱裏語音問她,“滿寶,你怎麽了?”

滿寶頗為不好意思的道:“莫老師,你給我的藥膏方子賺錢了,銀子在你們那裏應該沒什麽用處,所以我給你買了好多吃的,你上次不是說還想看一下這幾樣炮制好的藥材嗎,我給你寄過去了。”

莫老師既驚又喜,還有些無奈,“那方子也不是我的呀,是從書裏找的,你這掙了錢就給我寄東西,那我是不是也得給寫書的人寄東西?”

滿寶問:“寫書的人還在嗎?”

“不在了,早湮滅在歷史的長河中了。”莫老師好笑道:“所以以後你也沒必要給我寄東西,嗯,吃的就算了,寄點兒藥材什麽的吧。”

滿寶惋惜道:“本來我買了不少的,但篩選時被扣下了好多,說是你們那邊沒有這樣的物種,就算是炮制過的,已經沒有活性了也不能寄。”

莫老師早有預料,不在意的道:“沒事,我剛看了一下,你給我寄的藥材的炮制和我這邊的有點兒差異,我挺感興趣的。”

但其實炮制方法的差異她可以直接把炮制法子弄來給他,沒必要給他寄一堆藥材呀。

莫老師嘆息一聲,看著面前的東西,覺得很雞肋,他對滿寶道:“這就是你以前說的那個古語吧,什麽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滿寶:……

第一次送禮被這麽嫌棄,她忍不住道:“莫老師,你看一下吃的呢,我給你買的都是我覺得最好吃的東西。”

莫老師只看了一眼便道:“我自有營養師調配餐點,不過你送的我也會嘗嘗的。”

滿寶:……莫老師的生活竟然如此無趣。

莫老師略過這種生活話題,問道:“對了,程二夫人的治療情況怎麽樣了?”

滿寶便道:“已經有了成效。”

滿寶退出系統,摸出病例冊來進去和莫老師商量。

這會兒程二夫人何止是有了成效,那成效簡直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

她近來沒出門,但她的妯娌看得見啊,就連她婆婆程老夫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幾眼,笑問道:“你這可真是一天一個樣兒,沒有不吃東西吧?”

“沒有,都吃著呢。”

“母親,您看她這紅潤的小臉蛋就知道了,她吃的恐怕比我們還好呢。”

“這倒沒有,”程二夫人笑道:“我近來吃的肉不多,倒是吃了些藥膳,我覺著不錯。”

“是那個周小大夫給你開的?”

程二夫人笑著點頭。

程大夫人就好奇的問道:“她真有傳言的那麽厲害嗎?”

程二夫人臉色微紅,揮手讓下人都退下去,然後湊到程大夫人耳邊低聲說話。

程三夫人見了也湊上去聽。

程老夫人半閉著眼睛坐在炕上閉目養神,只當看不見幾個兒媳的動作。

兩位夫人看了一眼程二夫人的變化,也心動起來。

滿寶拿著一罐子藥膏再去給程二夫人看診時,程大夫人和程三夫人都正巧在程二夫人的房裏。

當天,滿寶一直在程家待到夕陽西下,而程家的下人就拿了三張藥方去濟世堂抓藥,順便買了兩罐藥膏回去。

滿寶剛從程家出來,殷家的下人就拉著一輛馬車在外候著,一看到滿寶便快步上前道:“周小大夫,我們老夫人請您去看看我們少爺。”

滿寶好奇的問,“你們少爺怎麽了,昨天不還好好的嗎?”

“是,但少爺今天說明天他就要上學去了,老夫人擔憂他的傷,不答應,少爺便鬧起脾氣來,老夫人想請您去勸勸。”

滿寶算了算,今天已經初三了,再過六天就是重陽了,以殷家對殷或的看重程度,的確要開始抗爭了。

滿寶點了點頭,扭頭和小芍道:“走,我們先去一趟殷家。”

小芍應下。

大吉便轉了馬車跟在殷家的馬車後頭走。

到了殷家,滿寶和大吉還看到了特眼熟的一輛馬車。

滿寶跳下車,先圍著那輛車轉了一圈,殷家的下人忙道:“白善少爺和白誠少爺也在這裏,這會兒還沒走呢。”

滿寶點了點頭,去找殷或的院子找他。

殷或正在絕食,就是白善和白誠勸他,他也不吃。

其實白善和白二郎也沒有很勸他,就勸了他一句,見他不吃,就一人挑了點兒東西在他旁邊吃起來。

為了殷或的身體著想,殷家給他做的食物都偏清淡,裏面最有味道的估計是那一小碗拌面了。

白善直接拿起來吃,白二郎眼巴巴的看著他,他就勉為其難的分了他半碗,然後倆人就當著殷或的面把他的面都吃了。

殷或:……

滿寶到的時候,倆人正挑著桌子上的菜在吃,吃的是津津有味,連一旁的點心都沒放過。

殷老夫人正生氣的坐在屋子的另一側。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