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三章 藥膏方子

程二夫人:……都請了人上門,又不是把人治壞了,不給錢,難道還把人打出去嗎?

也就十兩,五兩銀子,誰家也不缺那點兒錢,給個車馬費而已,這很多嗎?

從小一文錢一文錢掙過來的滿寶和從小便錦衣玉食的程二夫人大眼瞪小眼,都不太能理解對方。

程二夫人輕咳一聲,略過這個話題,笑道:“周小大夫,我照你的囑咐每天都做一套,雖然有些酸疼,但我也感覺到了,身子似乎輕便了點兒,那要是生產很久了,卻一直很胖的人做這個有沒有用?”

滿寶道:“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既然生產很久了,那到現在未必還是因為生產肥胖的,我得看看,但這個不適合她,總有適合她的治法。”

程二夫人就微微點頭,不再討論這個話題。

滿寶笑了笑,倒也不急。

莊先生說過,她到底年紀小,雖然名聲盛,但看病這種事,大家都很謹慎,所以大家都在等。

等確定了她是盛名之下無虛士,自然多的是人來請她。

鄭大掌櫃也是這樣想的,而同為大夫,他是知道滿寶的底子的。

她現在或許沒有流傳的那樣厲害,可她還未滿十三歲,天賦如此之高,將來有無限的可能。

最要緊的是,在高宅內院中她占有天然的優勢。

她是女子,多少女病人,哪怕她們坐擁財權,生了病也不喜歡請大夫,寧願找些道姑,尼姑和穩婆去問。

他知道這還只是開始,等滿寶治好了程二夫人,哪怕只是些小病小痛,她的名聲也會打出去,將來有的是病人找上門來。

而一家的女主人習慣了找他們濟世堂的大夫看病,將來男主人生病,或是家裏其他人生病了,先請的肯定也是他們濟世堂的大夫。

鄭大掌櫃如此想著,美滋滋的把滿寶給他的藥膏方子給做出來了。

他聞了聞,覺著還挺香的,看著藥方琢磨了一下,也只看出它有白膚的功效,再多的就看不出來了。

他有些好奇,滿寶再來藥鋪時,他一邊把藥罐給她,一邊把賬單給她,問道:“這藥膏用在何處?”

“肚子上。”這是莫老師給她找的幾個除妊娠紋的方子之一,因為她綜合看了一下,這個方子價格適中,所用的藥材也不稀奇,都可以找得到,就是處理起來很麻煩。

滿寶也聞了聞,覺著還挺香的,顏色有些泛紅,不過這是藥材的顏色,倒也不稀奇。

滿寶往自己手背上抹了抹,滿意的點頭,“不錯,大掌櫃,人工費算多少?”

大掌櫃見她往自己身上抹,就道:“不算你人工費,把材料費給了就行了,不是,你肚子是黑的?”

滿寶:“……這不是我用的,是給程二夫人用的,她生了孩子肚子上有印子,她用的是自家調制的香蜜,我覺著一般,所以給開了這個方子。”

她樂滋滋的道:“來前紀大夫叮囑過我了,說藥膏,丸藥一類的方子不要隨便給人,所以我沒給她開方子。”

鄭大掌櫃:……你不放心給她,你倒是也別給我呀!

你這給了我,這便宜我是占還是不占呢?

鄭大掌櫃也只苦惱了一瞬間,然後便輕咳一聲,問道:“這藥膏耐用嗎?”

滿寶看了看這罐子,斟酌了一下,“用個一月吧。”

“大概用多少罐能去掉?”

滿寶搖頭,“難說,我又沒試過。”

鄭大掌櫃就思考了一下,然後道:“那就暫定五兩銀子一罐?看程二夫人用過的效果再說。”

滿寶長大了嘴巴,“大掌櫃,這不好吧,這藥材總共就去了八百多文。”

鄭大掌櫃輕咳一聲道:“這處理藥材也需要不少功夫的,加上這熬制的花銷,林林總總算下來也過一兩了。”

“那你賺一半多也就算了,怎麼還賺了四倍多呢?”

“咳,這賣藥啊,采買藥材之類的也都需要人工呀,這店鋪也需要租金,這些不都是錢嗎?”鄭大掌櫃輕聲安撫道:“你盡管去和程二夫人說,這個價錢她用著才放心啊,比她用的那香蜜便宜多了。”

“香蜜她是自家做的,不花錢。”

“瞎說,這種花不費功夫,不費錢嗎?還有加的蜂蜜,對了,我們這用的可是上好的野蜜,很貴的……”

滿寶看著鄭大掌櫃吧啦吧啦的嘴巴,暗道:您剛才對著我可不是這麼說的……

不過她也慢慢琢磨過來了,這是做生意呢。

可這生意竟然賺近五倍的錢,這也太坑人了吧?

鄭大掌櫃見她皺著眉頭沈思,就知道她太過單純了,生怕她以後把方子漏出去,連忙道:“滿寶,你別看我們開價高,其實程二夫人她們這樣的人是不會嫌棄價高的,開價低了,她們反而還不敢用呢。”

“可我又不是只賣給她們,我還想賣給很多人呢。”

鄭大掌櫃一楞,回過神來後笑道:“一般人家,誰會特意去除那點痕跡呢?”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誰說不會的?”滿寶道:“每年春暖花開的時候,我二嫂下地幹活兒,還會掐了野花戴頭上呢,只要她們買得起,就會買了。”

鄭大掌櫃伸出一根手指道:“就算我平價賣出去,只賺點兒辛苦錢,一兩銀子賣出去,你以為會有多少人來買?一兩銀呢,外頭酒樓跑腿的夥計,一月下來也就二兩出頭的銀子,誰舍得一月花一兩來買一罐這樣的藥膏?”

滿寶就在藥箱裏翻了翻,翻出一張紙來,直接提筆寫了一張藥方給他,“喏,這個便宜,效果沒有這個好,但也有些許用處。”

鄭大掌櫃就接過藥方開,半響無語,他折了折收進袖子裏,對滿寶道:“平價往外賣,那也得五百文一罐。”

“行吧,那這個就五百文,這個你賣貴一點兒,五兩好了。”

鄭大掌櫃沒想到她這麼幹脆,總覺得哪兒不對,但現在顯然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

他輕咳一聲問,“這藥膏方子你以後還打算給別的鋪子嗎?”

滿寶搖頭,她跟別的鋪子又不熟,為什麼要給它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