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二章 八卦一

程二夫人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把錢收回去了,惋惜的問,“明天周小大夫真的不來嗎?為什麼非得三天後?”

“因為你針灸是每三天一次,推拿也是。”沒事她上門幹什麼?

她也很忙的好不好?

程二夫人可惜的嘆了一口氣,讓大丫頭把人送出去,她就在二門處停住了腳步。

目前滿寶也只有一個出診的病人,因此不是很忙,倒是小芍忙得很。

他的性子素來溫吞,學醫的天賦一般,滿寶自己學得快,當初紀大夫教她也是劈裏啪啦的一股腦的將自己知道的告訴她,滿寶還能舉一反三。

所以在教小芍時,她也是這麼幹的,很幹脆的讓他坐在她身邊與她一起看診,一起開方,後續再指點他。

可越指點她越覺得不對,兩天後她終於知道哪兒不對了。

她發現,相似的病癥,他後面給開的竟然都是她頭天糾正過來的藥方了,連藥量都是一樣的。

這本沒有錯,但也沒有對。

因為每一個病人的情況都是不一樣的,這開的方子怎麼都能一樣呢?

滿寶一和他說,小芍下次連方子都不敢開了。

滿寶見他摸了脈以後半天寫不出一個字來,便知道完了。

作為大夫,這樣猶豫不決,不說能不能開出好的方子,首先病人看了就覺著不好。

她只能暫停讓小芍開方,然後中午吃飯時和丁大夫他們唉聲嘆氣起來。

丁大夫他們覺得是正常的,“學徒嘛,誰第一次開方都是這樣的,我剛開始學醫時,也基本上是按圖索驥,照著書上的方子給人開方的。”

“我也是呀,但我不是教他了嗎,而且他都看了這麼多病人的脈了,應該會改方了呀。”

丁大夫笑哈哈的道:“這才三天功夫呢,哪能這麼快啊……你,不會就三天功夫就會改方了吧?”

滿寶搖頭,“不用三天呀,我當天和紀大夫學的,當天就改了兩張方子給他看。紀大夫指點了我好多,後來我就慢慢摸索出來怎麼開方了。”

陶大夫擡起頭來,斟酌的問道:“這個慢慢是……多長的時間?”

滿寶歪著腦袋想了想,“好像是一旬?或是七天?我給忘了。”

眾大夫:……

他們默默地低下頭去吃飯,想想當年,他們是用了多長的時間才琢磨出來的自己改方?

是半年還是一年來著?

鄭大掌櫃看著,悶聲一笑,撿了一塊肥瘦相宜的紅燒肉給滿寶,一臉慈愛的道:“周小大夫嘗嘗這個。”

滿寶連連點頭,夾起來吃了。

鄭大掌櫃便看著她笑道:“小芍資質有限,周小大夫的這個教法只適合像你這樣聰明的人,你可以問一問丁大夫他們是怎麼教學徒的嘛。”

滿寶就看向丁大夫和陶大夫他們。

丁大夫便輕咳一聲道:“我這簡單,就先學一個病癥,等他學個一年半載的,琢磨透了,知道開這一個病癥的方子了,再學其他病癥。”

陶大夫點頭,“不錯,而且這一個病癥學會了,再學其他病癥會更容易。”

古大夫也點頭,“這叫一通百通。”

滿寶道:“我也是這麼學的,當時來藥鋪看病的大多是風寒咳嗽的病人,我最先摸透的就是這一個病癥,不過其他病癥也學習就是了。”

丁大夫呵呵一笑,問道:“你用了多長時間來摸透風寒咳嗽的病癥?”

滿寶:“一個月?”

三位大夫連話都不想跟她說了。

但滿寶也領會了,於是出門去宿國公府時滿寶就問小芍了,“你想先學什麼病癥?”

小芍這三天來為了追上滿寶的速度,可以說頭都快要禿了,一連三天就睡兩三個時辰,剩下的時間不是在翻書,就是在看他開的方子和滿寶開的方子,還要背他記下的筆記……

這會兒聽見滿寶問,便知道她是打算和其他大夫一樣,先帶他一個病癥,雖然有些失望,但小芍還是松了一口氣。

他思考了一下,斟酌的道:“我聽您的。”

滿寶便道:“來藥鋪看病的,十個病人有七個是因為風寒,風熱和咳嗽來看病的,而這三個病癥又總會有相通之處,所以我們就先從這個來學吧。”

小芍應下,他也更偏向於先學這個。

“那從明天開始,你就先診這樣的病人,若沒有,你就給我打打下手就好了。”

小芍應下。

今天是程二夫人治療的日子,滿寶給她紮了針,又推拿了一番,然後就檢查她的動作。

因為是第二次,所以速度要快許多。

治完了病,倆人都有些出汗,程二夫人請滿寶坐下吃些茶點,休息一會兒再走。

滿寶就凈了凈手坐在桌子邊上,丫頭去廚房裏取了些熱乎的茶點來。

程二夫人換好了衣服坐在滿寶對面,給她撿了一塊點心,笑道:“周小大夫嘗嘗這個,我覺著還是不錯的。”

滿寶接過咬了一口,點頭道:“糯糯的,是很好吃,這個叫什麼?”

程二夫人就給她說心來,也拿著嘗了一塊,倆人說到最後,自然是什麼話題都說了,“聽說昨天周小大夫還去了殷家?不知道殷家小公子的身體怎麼樣了,聽我家小叔叔說,他好幾天不去學裏了,可是又病了?”

滿寶道:“沒事兒的,過段時間就好了。”

程二夫人見她不想提起殷或,便又換了個話題,“邳國公府的小公爺不知道傷情怎麼樣了。”

這卻不是個秘密,滿寶道:“腿接上了,現在是太醫院在治了。”

“可前兩天周小大夫不是上門去了嗎?”

“那是他們家老夫人不放心,讓我去看看,其實這接骨頭,太醫們比我厲害多了,我就站在旁邊看看。”順便混了十兩銀子的出診費,想想就覺得不好意思。

滿寶有一點兒一直想不通,她糾結了一下,還是沒忍住問,“程二夫人,為何你們對上門診斷的大夫都那麼好啊,只要上門就給銀子,你們不覺得這銀子也給的太多了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