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六章 改名

滿寶背著背簍跳下馬車,回身和車上的白善白二郎揮了揮手,在他們的註視下進了濟世堂。

白善見她進去了,這才放下簾子道:“走吧。”

馬車這才開始往國子監去。

藥鋪也是剛開門,病人們還沒來呢,滿寶先把東西放下整理好來,左右看了看後便從背簍裏拿出一本厚厚的典籍展開看。

過來串門的丁大夫看見,目瞪口呆,“周小大夫,你這看的是律書啊?”

滿寶點頭,起身請丁大夫坐下。

丁大夫沒坐,他很好奇的問,“怎麽改看律書了,你以前不都看的是醫書嗎?”

滿寶嘆息,“先生要求的,也就看幾頁而已,沒辦法,近來太忙,時間擠不出來了,只能趁著這會兒看了。”

丁大夫點頭,又覺得有些不對,他們不是大夫嗎?為什麽要看律書?

丁大夫迷迷糊糊的正要轉身走,突然想起了什麽,回頭道:“對了,昨天中午你走以後程家送來了一張帖子,想要請你今日上門看診,大掌櫃讓問一下你去不去。”

滿寶好奇的問,“程家是誰家?”

“宿國公家,”丁大夫道:“這一次問診的是他們家的二夫人,這出入內院還是你方便點兒,大掌櫃的意思是,你要是去,回頭給你配個藥童帶著,這樣出入便利些。老規矩,這樣的出診,診金你全拿,藥從鋪子裏抓。”

“那人家庫房裏就有藥呢?”

丁大夫便笑,“那更好了,你要是看病好,以後他們家庫房裏的藥多半就要從我們鋪子裏補充了。”

這也是藥鋪很喜歡坐堂大夫們閑暇之余出去問診的原因之一。

說到底,藥鋪的主要利潤還是來自於藥材。

滿寶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我去。”

丁大夫便點頭,轉身出去了,他剛撩開簾子,便看見外面趴著個人,那人嚇了一跳,尷尬的擡頭沖丁大夫憨憨的笑。

然後側過身子讓丁大夫出去,丁大夫才走出去,他立即拉著身後的柳娘鉆了進去。

丁大夫回頭看了一眼,指著他問一旁的夥計小丁,“這施大郎幹什麽?”

小丁只看了一眼便道:“來找周小大夫看病的,每次都趕早來,生怕碰見人一樣,剛才他一來就湊上去偷聽,我都提醒他了您在裏面,他還湊上去聽,我想著您和小周大夫也不會說啥機密事,所以也沒有硬攔住。”

機密事他們都是在後院說的,誰會在隔了一道簾子的診房裏說不能對人說的話?

隔墻都有耳,更別說隔著一道簾子了。

可眾目睽睽之下,偷聽得這麽光明正大的,丁大夫還是第一次見。

他搖了搖頭,見大堂裏病人開始多起來了,便回自己的診房去了。

滿寶看到鉆進來的夫妻,便收了書道:“是竇大郎和柳娘呀,坐下吧。”

竇大郎討好的一笑,和妻子坐在椅子上道:“周小大夫,您給我婆娘看看,看看她是不是懷孕了?”

柳娘羞澀的伸出手來。

滿寶一邊摸脈一邊道:“沒有這麽快吧?”

她伸手摸了一會兒,笑道:“沒懷。”

“可她月事遲了。”竇大郎有些焦急。

“遲幾天是正常的,”滿寶對柳娘道:“以你的情況,七天以內都是正常的,我剛看了一下,這兩月你身子調理得不錯,我再給你開一副藥回去,吃完就可以停了,後面要保持營養,就是很好的備孕了。”

她給柳娘開了藥方,然後看向臉色難看的竇大郎道:“我看看你的脈。”

竇大郎頹喪的伸出手來,滿寶摸了半響後道:“有好轉了,可還是得繼續吃藥,還有,你壓力別太大。”

“說的簡單,翻過年我就二十五了,”竇大郎哭喪著臉道:“我表弟年紀比我還小,孩子現在都能滿地跑了……”

“那有什麽辦法,你就是這個病,”滿寶道:“還有,吃藥期間盡量減少同房,這藥方先吃著,等下會兒來我給你換一副藥方。”

滿寶給竇大郎開了藥方,然後讓他出去抓藥了。

竇大郎卻沒走,拿著藥方遲疑的問道:“周小大夫,我聽外面的人都喊你小神醫,所以我這病可以治得好吧?”

滿寶道:“我們是大夫,治的是病,但我娘說,生孩子還得看命,我只能告訴你,如今我治愈你的可能是八成,八成呢,多高的治愈率呀,不過你要是自己把這八成機會作沒了,當我沒說。”

竇大郎楞楞,問道:“怎樣才不會作沒?”

“簡單,謹遵醫囑,該吃藥吃藥,晚上早點兒睡,早上早點兒起,少同房。”滿寶一揮手,“去吧。”

竇大郎還是沒走,他小聲道:“周小大夫,您沒有把我的病例告訴別人吧?”

滿寶:“……沒有,我們是大夫,又不是閑著沒事幹坐在街上說閑話的人,而且你這是假名,你怕啥?”

竇大郎不好意思的一笑,“就是,我,我想把我的名字改過來。”

滿寶覺得很稀奇,好奇的問,“為什麽突然想改過來了?”

“就是突然覺著用被人的名字看病有些不太好。”竇大郎咽了咽口水小聲道:“其實我姓施,您以後叫我施大郎就好。”

“好說。”滿寶特別利落的在竇大郎名字後面加了個符號,然後寫上施大郎的名字。

竇大郎這才拿著兩張藥方下去結賬拿藥,讓他媳婦留下和周小大夫再聯絡聯絡感情。

他覺得,和大夫搞好關系了,她能夠更掏心掏肺些。

不過滿寶的心肺就一個,她顯然是不可能把心肺掏出來給他們的,柳娘自從知道不能懷孕不是自己的問題後,她也不那麽著急了,所以丈夫一走,她便和滿寶說起閑話來。

其實就是告訴滿寶,為什麽竇大郎,哦,不,是施大郎會把名字改過來。

“帶我們來看病的是我們家的老姑奶奶,竇大郎是她大孫子,前兒不知道是誰告訴了她,知道相公在藥鋪裏看病用的是竇大郎的名字,老姑奶奶就打上門來了。”

滿寶忍不住笑出聲來,沖柳娘豎起大拇指,“其實你相公挺好玩的。”

柳娘笑了笑道:“周小大夫真愛開玩笑,他能有什麽好玩的?他呀,就是吃軟怕硬。”還窩裏橫。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