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三章 打聽

殷大姐瞪著他道:“你想什麼?”

殷大姐夫咽了咽口水,吞吞吐吐的道:“元娘,我這不是想著,你跟小弟才是同母出的姐弟,我們……嗷——”

殷大姐夫這會兒是真的慘叫出聲了。

殷大姐運了運氣,磨了磨牙後道:“我告訴你,別想些有的沒的,祖母都在給小弟物色媳婦了,就算娶不了高門大戶的女子,小門小戶的媳婦還是娶得著的。你少給我打歪主意!”

“這怎麼是歪主意呢?元娘,你真同意讓四妹妹她們招贅?要知道,她們可都是庶出,跟小弟隔了一層的。”

殷大姐哼了一聲,起身解開外衣,直接甩到架子上道:“少跟我扯這些,你們不過是欺負我父親不在京城了,所以什麼臟的臭的都湊上來,連你也打起我們家的主意來了。”

說罷,眼圈便紅了,尤其是想到這兩天總有人在她的人身邊打轉,她派人去查卻查不到源頭,心中更委屈了。

殷大姐夫見狀,立即摟住她的肩膀安慰道:“元娘,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一個女婿半個兒,你的家不就是我的家嗎?”他道:“我這也是擔心叔婆那邊,幾個堂叔叔可一直盯著家裏呢,小弟這會兒把自己刺傷了,三五日的族裏不知道,過一段時間總會知道的,到時候找上門來,再提起過繼的事,氣的不還是你和祖母嗎?”

“知道氣我你就幫我理一些事情,少和他們一樣給我找惱。”

“是是是,我幫你,我幫你,可我能幫你什麼呀,上次因為幫你去濟世堂裏找麻煩,我這會兒才恢復原職呢。”

殷大姐皺眉道:“我總覺得怪怪的,你幫我去查一查那個周小大夫,還有她那兩個師弟。”

殷大姐夫屁股往後挪了挪,“你,你還找他們麻煩啊,不是說小弟現在的大夫換成她了嗎?”

殷大姐就橫了他一眼道:“沒讓你找他們麻煩,就是查一查他們的來歷,看看他們是不是惹了什麼人,或是他們是不是真心對小弟的。”

“他們不就惹了三皇子嗎,不是你回來說的,三皇子和太子打架,把邳國公府的小公爺給波及到了,結果她插進去把小公爺給救活了……我錯了?”

殷大姐恨鐵不成鋼的點著他的額頭道:“你能不能不要我說什麼你就信什麼,你也動動腦子啊,算了,你就查一下平時他們都跟小弟玩什麼,是不是真心對小弟的就行。其他的事兒你少管了。”

滿寶他們對這些一無所知,依舊每天準時出門上學上工,就是大吉不再一個人趕車送他們了,而是每天都要再帶上兩個家丁。

劉老夫人從大吉那兒知道有人盯著他們以後,特意過來了一趟,坐在馬車裏逛了一下街後便悄悄和魏大人及老唐大人聯系上了。

劉老夫人這一次上京,手上還有唐大人給的一個手帖。

京城依舊一片繁華熱鬧,小公爺的落馬事件就好似掉進大河裏的一顆石頭一樣,濺起了一點兒水花,連人身上都沒澆濕就沈寂了下去。

除了封尚書還在查這個案子,朝中已經沒人再提起這事了。

但就是封尚書,他也不是只逮著這一個案子查的,他每天要復核的案子或要查的案子可不少。

比如,東宮侍妾小產的案子,如今就是他、大理寺和宗室一塊兒協理的案子。

這個案子才是最棘手的。

雖然現在這個案子也冷寂了下來,太子似乎也不太過問了,可這不代表他們就可以不查了。

別人他不知道,皇帝卻還在等一個結果的。

而封尚書卻是越查越心驚,本來就不多的頭發開始大把大把的掉,好幾次都在睡夢中想,他年紀似乎也到了,也該致仕回家種田了……

生活中充滿了不如意,但再不如意,生活還是得繼續,封尚書和大理寺、宗室商量過後,都一致覺得能拖一天是一天。

尤其是皇後的身體越發不好的情況下。

在濟世堂裏的滿寶這一點的感觸也很深,自從她揚名後,來找她看病的病人就多元了起來,雖然還是女性居多,但其他類型的病人也開始變多了。

於是,她每天看到聽到的故事也多了,生活中果然充滿了不如意,但再不如意,大家的日子還是得咬牙過下去。

滿寶每天從藥鋪裏回到家,或是去殷家裏看殷或時都特別滿足,覺得生活對她還是挺好的。

她覺得對殷或也挺好的,於是她特別喜歡把她在藥鋪裏聽到的各種慘事告訴殷或,當然,會隱去病人的姓名等,只感慨一聲,我有個病人……

殷或每次都聽得一楞一楞的。

滿寶就道:“怎麼樣,聽見這世上有這麼多慘的人,是不是就覺得自己不那麼慘了?”

白善和白二郎也好奇的看向殷或。

殷或木楞楞的搖頭,“我從未覺著自己慘……”

白二郎就撓了撓腦袋,“那你幹嘛自盡?”

這還是三人第一次如此直白的談起這個話題,問起原因。

殷或垂下眼眸,沈默了片刻後道:“就是覺得活著和死去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他笑了笑道:“我總覺得,當時祖母是想打死長壽的,真要死一個人,那還不如我死算了。”

反正他活著也沒什麼用,也沒什麼樂趣。

三人張大了嘴巴,齊齊的打了一個抖,然後壓低了聲音小聲問:“你祖母真的會打死長壽啊,她以前打死過人嗎?”

殷或認真的想了想後點頭道:“府裏是打死過人的,我記憶裏有兩個,其實我們家算是好的了,我祖母和姐姐們因為我身體的緣故,對下人都很寬和,在別的家族裏,死一兩個下人是正常的。”

見三人都張大了嘴巴,殷或便笑道:“很驚訝嗎?”

三人一頭。

殷或道:“遠的不說,這一次邳國公府小公子的事,自盡的下人有一個,邳國公府自己處置的下人便不少了,除了送到莊子裏的,聽說丟到義莊的就有三個。”

三人便咽了一下口水,都有點兒怕,“你,你怎麼知道的?”

給三人端茶點上來的長壽便道:“是少爺讓小的去打聽的。”

三人感受到了殷或的體貼,紛紛感激,“多謝你了。”

殷或笑了笑,低下頭去頗有些不好意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